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智库 > 本月焦点 > 文章

中国经济正在放缓,但这未必是坏事

作者: Stephen S. Roach,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9-09-03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中国经济每年增长10%的日子已经结束,这是不可避免的。但真正的原因不是经济放缓,而是中国从追求数量向追求质量的转变。

对于一个经济大国来说,年增长率数十年间都维持在10%是史无前例的。但这正是中国从1980年到2011年的表现。自2012年起,中国经济年增长率已经减缓到7.2%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是6%6.5%

对于众多对中国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这个变化很正常。预期的增长目标相对“奇迹”增速来说减缓了40%。这似乎在警示可能出现的“中等收入陷阱”,即高速增长的发展中经济体在首次获得经济繁荣后回到弱增长的轨迹。一些研究指出当人均收入进入1600017000 美元范围时,发展中经济体将会出现持续性增长减速。2017年中国到达了这个临界点。

但经济学的学生们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数据分析的风险保持谨慎,而中等收入陷阱正是数据处理制造陷阱的经典案例。有五个关键原因可以反驳中国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观点。

首先,中等收入陷阱可能根本不存在,这是一项对1950年到2010年间125个经济体的实证研究得到的结论。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最好解释是发展中断和均值回归的大趋势。高速发展的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放缓可理解为增长奇迹结束后的空缺。更进一步,这种周期性的发展间隔并非永久无法脱身的发展陷阱。

其次,固定的陷阱门槛(1600017000美元为临界值)在一个充满活力的全球经济中没有任何意义。自从2012年中等收入陷阱的早期研究发表后,全球经济已经增长了约25%,也许中等收入的临界值也同样增长了。因此,近期的研究把临界数值由绝对数值改为与高收入国家的对比。从这个角度来说,增长危机始于发展中经济体的人均收入达到高收入经济体的20%30%。由于中国将于2019年达到美国人均GDP30%,这才是应该开始担忧的时间点。

第三,并非所有的增长放缓都是一样的。一个国家的GDP是跨领域、行业和产品的多项活动的总和。结构变化会带来经济中断的表象,但可能只是战略调整的结果。而这正是中国如今的情况,从高速发展的制造业和第二产业转向低速发展的服务业和第三产业。这是中国战略调整带来的结果,因此可以减少担忧。

第四,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严峻挑战,远比经济放缓是“奇迹后的空缺”还是陷阱重要。中国明确要从依赖进口转变为自主研发,这是发展中经济体寻找机会在技术前沿拥有话语权。尽管周期性的外在因素,如去杠杆化、全球经济放缓甚至是贸易战的干扰,会带来短暂性的影响,但是追赶技术前沿并与其他国家一同推动技术发展才是经济发展带来的最终回报。

第五,在决定一个国家的发展前景时,生产率增长远比GDP增长重要。更需要关注的问题应该是中国是否陷入生产率陷阱,而非GDP发展陷阱。在一项关于全要素生产率的新研究中,中国研究者带来了好消息。最新的全要素生产率发展评估指出了中国在过去40年的一些波动。但过去五年的趋势令人鼓舞:生产率每年增长约3%,其中第三产业增势强劲。因此,即使近期GDP增长有所放缓,由服务业领跑的中国经济调整对整体生产率的影响意义深远。

如今的问题变成中国是否能维持生产率增长。向自主研发的转变和高教育水平工作者所带来的生产率使维持当前轨道变得可能。如果能够维持,那么新的研究表明中国的GDP增长率还能在未来五年维持6%。这样的结果也符合中国的长远抱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