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社会 人口就业 > 文章

姜春燕:大学生职业生涯焦虑群体类型及分析——以择业效能感和状态焦虑为视角

作者: 姜春燕,山东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发布日期:2018-10-0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高等院校办学规模一再扩大,高校毕业生人数呈不断增加态势,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日益凸显。2018年我国高校毕业生达到820多万人,再创历史新高,两会提出,要将着力促进就业作为今年政府工作的重要方向,加强全方位就业服务,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政府对于大学生就业和职业技能培训日益重视,很多高校全面加强大学生职业生涯教育课程建设,将生涯教育课程贯穿从入学到毕业的整个培养过程,不断提升高校就业指导服务水平。因此,大学生的职业生涯规划教育,不仅要从整体上高度重视、全面把握,也要关注不同年级在不同环节出现的问题,才能有效增强大学生的职业规划能力和就业竞争力。

大学二年级是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过程中的敏感时期,在这个阶段,大学生择业意识刚刚萌生,他们对自身能力进行了质疑、评估和重新塑造,但是获取职业信息、进行职业生涯规划和具体实施的技能还很缺乏。他们在自我探索、职业追问、价值澄清过程中会进行一定的思考和分析,难免会产生焦虑情绪,是进行焦虑研究的重点时期。本研究选取山东省某高校600名在校生进行调查,其中,文科、理科、艺术类各抽取学生200人,采用《择业自我效能感量表》《状态焦虑量表(SAS)》进行问卷调查,收回有效问卷541份,有效率为90%。在有效问卷中,男生99人,女生442人,缺失值为17;其中城镇户籍302人,农村户籍239人,缺失值为6;独生子女286人,非独生子女255人,缺失值是14。

使用K均值聚类进行聚类分析。首先,通过前期文献阅读及个人经验设置分类类别为4,SPSS系统自动抽取{Z1,Z2,Z3,Z4},作为初始聚心。其次,计算每个观测量到各个聚心的欧氏距离。按就近原则将每个观测选入一个类中,然后计算各个类的中心位置,即均值,作为新的聚心。最后,使用计算出来的新聚心重新进行分类,分类完毕后继续计算各类的中心位置,作为新的聚心,如此反复操作,直到两次迭代计算的聚心之间距离的最大改变量小于初始聚心间最小距离的倍数时,或者到达迭代次数的上限时,停止迭代,得到最终的聚心。

大学生职业生涯焦虑群体类型

采用K均值聚类的方法进行聚类分析,共迭代10次,将大学生职业生涯焦虑群体类型分为4类:聚类1——高效能高焦虑(117);聚类2——低效能高焦虑(139);聚类3——高效能低焦虑(116);聚类4——低效能低焦虑(169)。根据各个种类的特点,结合大学生在职业生涯焦虑中的具体表现,将其归纳为冲动型(高效能高焦虑)、无助型(低效能高焦虑)、稳健型(高效能低焦虑)、冷漠型(低效能低焦虑)。

“冲动型”的主要表现是具有较强的择业意愿,由于过多在意职业的选择,由此带来较高的焦虑情绪,而高焦虑又导致行动的冲动性。“无助型”的主要表现是对职业规划有较高的焦虑和担忧,但缺少具体的设计和实施,因缺乏参与感而导致自身的无力感。“稳健型”的主要表现是有一定的职业动力,并有计划地进行职业发展设计,由于提前进行了规划而降低了焦虑。“冷漠型”的主要表现是既缺乏职业规划意识又缺乏规划动力,由于缺乏关心和关注,不存在焦虑情绪,也必然缺乏适度焦虑所能带来的推动作用。

在这个时期,冲动型、稳健型的男生居多,说明男生具有更强的择业动机,他们对自己的未来走向能够及早进行思考并制定计划。虽然择业效能高,但是一部分男生过于追求择业目标而带来了高焦虑情绪。相比较而言,女生对未来职业缺乏前瞻性,相当一部分女生自我评价过低、缺乏自信,既没有择业动机也没有择业目标,对自己的未来发展缺乏理性思考和规划,甚至出现焦虑、恐慌、逃避的心理,因此,如何帮助女大学生提早做好择业准备,满怀信心地迎接职业生活,是高校职业生涯教育者的重要责任。

通过不同户籍在各类型的分布比较发现,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城乡学生在4种类型中的分布没有显著差异,但是仍能看出,稳健型中,城镇学生远远多于农村学生。城乡学生接纳的可控信息源大小不同,在城镇生活的学生能够获取更多的资源,具有更强的职业适应性;与此同时,他们对自我把控能力强,能够对自己的未来进行一定的规划,焦虑情绪少。对来自农村的学生而言,父母的知识结构、职业经验都比较欠缺,农村学生适应能力、自我调节能力相对弱一点,既缺乏择业动力,也缺乏相应的担忧,1/3的学生尚未唤醒择业意识,处于不思考不着急的状态。

独生子女由于受到的关怀和关注比较多,家人的叮嘱与陪伴能够有效减少其焦虑的出现。他们能够充分利用父母、亲朋、师长所提供的社会资源,因而他们不仅有明确的职业自我概念,也有更加积极的职业探索行为。非独生子女则出现两极分化现象,一部分择业动机不强但会因此而焦虑,另一部分既不行动也不焦虑,竞争意识和危机意识形成较晚,缺少必要的准备和规划。这种职业犹豫将干扰他们的职业生涯规划、破坏正常的职业发展过程。

不同专业学生也会产生显著差异。艺术类专业学生,大多数性格活泼、观察力强、敢于竞争,相较于文理科学生而言,社交能力强,更易于融入社会。众多灵活就业的途径在一定程度上也减轻了艺术类毕业生的就业压力,导致其焦虑总体水平反而略低于非艺术类学生。与艺术类学生相比,部分文理科学生在文化学习上投入的精力较多,对职业的认识不够丰富,缺乏从理论到实践的规划和过渡,职业生涯规划相对处于被动状态。

提高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意识

对于职业生涯规划,不同学生呈现出不同的觉醒状态,应采取不同的方法和措施对其进行有针对性的启发和引导。“冲动型”学生群体,处于开始觉醒阶段,应注意保护他们较高的择业动机,重点在于降低他们的焦虑情绪,可引导他们放平心态、放松心情,对未来的职业生涯规划做到逐步开展、逐渐深入。“无助型”学生群体,处于逐渐觉醒阶段,重点在对他们的心理帮扶上。这类群体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对未来职业充满迷茫。可以通过团体辅导、专家讲座、单独辅导等形式,增强此类学生的自信心和心理动力,进而通过实践活动,增加参与程度和参与感。随着他们自信心的增强,焦虑感自然会有所下降。“稳健型”学生群体,处于已经觉醒阶段,他们认识到及早进行职业生涯规划的益处,能合理筹划自己的将来,因此,要鼓励和保护他们的择业热情和择业积极性,引导他们根据自身的变化,采取相应的措施和方法,不断调整职业生涯规划的方向。“冷漠型”学生群体,处于尚未觉醒阶段,重点在于调动他们的择业积极性,提高参与热情。这类学生并非对职业生涯规划完全冷漠,而是没有意识到职业生涯规划对今后职业发展的重要性,可以通过具体案例讲解、理论分析等形式,促进其择业意识的觉醒,使他们充分认识到规划设计对整个职业发展的重要性。

根据这个时期学生的心理特点,对于出现的高效能、低焦虑现象,应该给予鼓励和引导,使其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对于出现的高焦虑、低效能现象,应该及早采取干预措施,防患于未然。首先,关注不同群体的差异性,唤醒择业意识。随着学生对自己兴趣、价值观、能力、职业等各方面认识的增加,大学生的职业规划、未来选择随着学业的进展日益清晰,但他们对职业生涯的认识程度呈现出快慢不一的趋势,重视程度也参差不齐。在此过程中,高校要重视群体的差异性,重点在于唤醒职业生涯意识。职业生涯意识启发的早晚和挖掘的深浅,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的进度和广度,只有激发学生的职业生涯意识,才能提高大学生对职业规划的重视程度,尽快进行自我的规划管理,从而增强职业心理成熟度、降低职业困惑。

其次,利用团体心理辅导的针对性,缓解焦虑状况。对于缺乏职业生涯规划意识的学生,应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着力激发潜能,鼓励他们寻找自身优势,培养积极的就业心态。对于高焦虑学生,则要引导他们形成对自身的正确认识和对未来的合理把握。高校的职业生涯教育者可以利用团体心理辅导的方式进行重点引导,着力改变学生对职业规划的冷漠态度,增强其参与就业竞争的主动性,帮助他们采取积极、有效、合理的应对方式,缓解焦虑情绪。

最后,注重职业能力的发展性,保持动态适应。职业生涯规划课程有着连续性、动态性的特点,因此,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大学生的职业生涯焦虑,在甄别出需要重点关注的对象后,不断调整方式方法来适应他们职业成熟的发展要求。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的变化既有联系性又有阶段性和顺序性,要充分利用调查问卷、访谈等方法,不断对学生的职业生涯规划进行修正,要根据对学生的追踪观察,保持对学生的动态适应,不断完善其职业发展路径,帮助学生调整职业目标,提高职业竞争力。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http://soci.cssn.cn/shx/shx_shxlx/201809/t20180919_4562852.shtml 发表时间:2018年10月9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