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智库 > 本月焦点 > 文章

全球化与中国大战略

作者: Aaron L. Friedberg,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与国际事务系教授 发布日期:2018-07-11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1978年底开始的改革开放是中国现代史上决定性的转折点,它提高了数亿人的生活水平,增强了国家的影响力和威望,中国因此逐渐成为一个足以与美国媲美的全球力量。

虽然改革开放对中国相当重要,但融入全球经济也给中国带来两个外部挑战。一方面,中国对外国市场、资本和技术的依赖越来越显著,更可能受到经济冲击,例如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一直奉行“独特的政府主导下的市场化模式,保持对关键要素的控制”,如汇率、国有企业和各种“直接和间接的政策杠杆”。这些政策杠杆让中国模式得以持久发展,同时让中国一定程度上远离了全球化的影响。

另一方面,竞争者可能利用中国对外国市场、资本、资源和技术的依赖阻碍中国发展,例如终止贸易和金融关系、实施禁运、冻结海外资产等。美国有20多年拒绝与中国贸易,即使后来恢复与中国的贸易和外交关系,美国仍坚持出口管制,限制出售或转让能提高中国武器系统性能的高新技术。

中国从世界秩序的稳定和西方的繁荣中获益颇丰,因此不会对这一秩序发起正面挑战。中国意识到在经济、环境、公共卫生和互联网管理等领域,中美双方进行合作才能解决共同的问题。最近,随着经济力量持续增强,中国开始不再被动承受全球贸易体系所带来的制约,而是进一步倾向于平衡,减少对竞争对手的依赖并发展经济上的应对手段。

阶段一:韬光养晦

1979年到1989年是改革开放的头十年,这期间中美具有高度趋同的战略目标。美国人认为中国实力增强符合美国的利益,能够更有效地制衡苏联。中美在这段时期是“虚拟盟友”关系。然而,苏联解体与冷战结束使中美失去了继续进行深层次战略合作的地缘政治基础。因此,虽然中国试图融入全球经济、与美国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但美国更有可能利用这些联系向中国施压。

当时中国的对外宣传主要是“讲经济”,强调中国当前的良好表现和未来前景。中国领导人试图说服世界,中国正在朝着更加自由的市场、富有成效的国际合作和政治自由化的方向前进,使国际社会认为中国能够进行有意义的政治改革。

阶段二:绑定对冲

20世纪90年代中国受到制裁时,因为在中国有巨大的利益,许多美国跨国公司积极游说国会和政府,在许多关键问题上推动美国与中国合作。航空巨头波音公司在推动中美关系和缓的每一步中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包括说服美国最终决定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发展两国间的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以及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1994年初,中国政府开始在与克林顿政府打交道时加大商业压力,美国企业对美国政府施加的压力成为瓦解克林顿对华战略的关键。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加速,生产资料(包括能源、矿物、其他原材料以及食品)的消耗也逐渐增加。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中国从自给自足转变为主要进口国。中国对进口的高度依赖成为新的潜在脆弱性。中国无法扭转对进口日益依赖的总体趋势,但对进口的依赖要求中国拥有足够的军事力量,以确保关键材料的供应源头,并保卫通往中国的交通线。自世纪之交以来,中国已经发展出一些军事实力。但大多数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建成蓝水海军、海外基地、远程空运和境外地面部队还需要几十年时间。

中国采取对冲策略保障自己的经济安全,包含三部分:首先,中国通过购买国外的矿山油田和农场来扩大物质生产资料(主要是能源、矿产和食品)的所有权。中国企业最近在自然资源投资方面变得更加挑剔,更关注其投资组合的多样化,如购买高科技公司和房地产。

其次,中国开始控制远洋运输体系中的关键部分,通过这些系统获得绝大多数进口能源、粮食和矿产。目前中国的大部分海运贸易通过中国企业建造、拥有以及运营的船舶进行。另外,中国企业也斥巨资购买、建设和扩大沿海的港口设施。

第三,过去15年来,中国一直在寻求多样化的供应网络,修建横跨欧亚大陆的公路、铁路和管道。这些投资应看作是针对意外事件的保险措施。中国目前支付的保费无疑很高,不过如果使用得当,这些投资能够抵御海上供应的中断。

阶段三:重塑调整

随着中国对其他国家的重要性不断增加,中国也越来越能够利用贸易和投资来对外施加影响。这一进程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显著加速。

中国经济外交主要是通过与其他国家“合作共赢”,使它们从持续增长和繁荣中获益,来缓解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带来的压力和困境。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政府开始更频繁、更果断、更多样化地使用经济手段。

中国主要通过限制或切断日益庞大而重要的国内市场准入来惩罚违规的贸易伙伴。除此之外,中国战略家们还开始考虑更广泛、更雄心勃勃的经济实力利用方法。全球产业结构已经发生变化,中国将大大减少对美国(或日本)的依赖与脆弱性,同时增加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美国、欧洲和日本仍然位于产业链上游;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位于下游,而中国则处于中心位置,是国际经贸体系中的一个纽带。中国正在从严重依赖基础设施投资转向以创新为导向、技术密集型模式,更多地依赖国内需求。产业政策将推动高附加值产业发展,中国企业将成为全球高端半导体、人工智能、机器人和“第四代”制造技术的领导者。

随着产业升级,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商业互动的性质也发生变化。中国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经济关系将从互补转向竞争。中国致力于进一步取代美国、欧洲和日本,成为东亚地区最重要的终端消费品市场,使东亚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相互依存、相对独立的生产链。

“一带一路”倡议的愿景是中国成为欧亚地区体系的中心,通过公路、铁路和管道在物理上联系各国,最终整合成以人民币为国际货币的大型贸易区。中国能从更加一体化和发达的欧亚大陆获得战略和经济收益。如果中国和欧亚合作伙伴之间的贸易越来越多地使用人民币,它们对美国金融制裁的担忧也会相应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