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地区政治 > 文章

张志新:特朗普反对奥巴马指控,他到底“通俄”了吗?

作者: 张志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8-10-11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9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授权对外国政府、实体和个人干涉美国选举的行为实施制裁。在11月中期选举即将开始之前,特朗普此举既是对国会两党认为其忽视“外国干涉”的正式回应,也显示建制派对特朗普施政的压力不断增大。

根据上述行政命令,在美国选举结束后45天内,总统的首席情报顾问——国家情报总监应当对是否有外国势力干预美国选举做出评估,并将相关信息通报司法部长和国土安全部长。后两者在接到报告后45天内,应当评估上述干预行为的影响,并对美国政府的回应措施提供建议。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将是上述回应措施的实施单位。

事实上,早在2016年大选结束后不久的12月29日,奥巴马政府就曾指控俄罗斯涉嫌通过网络袭击干预美国选举,并因此做出一系列制裁决定。其中包括:制裁为俄情报机构的网络黑客行为提供支持的3家公司;制裁与干涉美国选举有关的俄情报总局的4名官员和2名黑客;关闭位于马里兰州和纽约州的两处俄外交活动场所,并授权驱逐35名俄外交官。而就在当天,特朗普即对所谓俄干预行为“”表示怀疑。他说,关于黑客问题,美国是时候“往前走了”;美国应当“管好自己的生活”。

特朗普总统正式就任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始终拒绝谴责俄“干预选举”行为。即便美国情报部门多次表示“干预行为的确存在”,他也“王顾左右而言他”,并没有出台实质性的措施强化网络安全、防止外国势力对美选举的干预。也因此,无论是坚信2016年大选结果由于俄黑客介入而导致希拉里•克林顿败选的民主党,还是认定俄罗斯正在通过网络攻击干预美国政治进程的共和党建制派,都对特朗普在此问题上的“不作为”感到不满。

显然,特朗普不愿承认俄干预选举很大程度上源于自己身陷“通俄门”。在他看来,承认俄干预就为“通俄门”调查大开方便之门,甚至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自己当选的合法性存疑。今年7月16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晤当中,特朗普宁愿指责美国的情报部门,也不愿公开谴责俄罗斯的“干预行为”,凸显他从心底里不认可本国情报部门的调查结果,也因此会说出不认为俄干预美国选举的“口误”。

与此同时,建制派对于特朗普在当选前后试图缓和美俄关系始终心存疑虑。一方面,他们担忧特朗普或许真的有把柄掌握在俄情报机构手中,因此可能受到俄方要挟而做出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决策。另一方面,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战略界对俄罗斯的态度从轻视逐步转向敌视。在今年年初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美国更把俄罗斯列为试图挑战现存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大国”。在此背景下,特朗普任何缓和美俄关系的举动都被认为“不合时宜”。也因此在7月俄美首脑会晤后,美国国会加紧制定法律强化对俄制裁,并防范俄罗斯通过网络干预美国内政治。

综上所述,特朗普签署上述行政命令与其说是强化网络安全,防范俄罗斯等国通过黑客干预美国政治,不如说是在国内建制派的压力下做出的政治姿态。近期,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访俄,并与俄方相关人员举行长时间密谈,显示特朗普对任期内改善双边关系仍寄予厚望。从这个意义上讲,特朗普签署行政令更多像做给美国建制派看的“表面文章”,使他们对政府的俄罗斯政策“安心”,从而在总统民意支持率下降的情况下夯实共和党建制派对他的支持。

来源:中国网,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5_192715.html 发表时间:2018年10月11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