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智库 > 本月焦点 > 文章

谁应对中国的数字隐私负责

作者: Shazeda Ahmed,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前访问学者;Bertram Lang,法兰克福歌德大学政治及中国研究领域研究员、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前研究助理 发布日期:2019-01-03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中国公民越来越关注蚂蚁金服等私人公司的侵入式数据收集行为。政府正依靠科技巨头建立社会信用体系,以达到监督和限制公民行为的目的。中国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的界限正在逐渐消失,技术平台越来越需要与政府的要求同步,政府也越来越依赖科技公司来监控和限制公民的线上和线下行为。

蚂蚁金服将市场主导的移动支付服务支付宝与商业信用评级产品芝麻信用捆绑在一起。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经常被误认为与中国政府运营的社会信用体系相同,但实际上这个商业信贷平台只是更广泛的国家项目的一小部分。经历几十年政治动荡,中国的社会人际信任饱受打击,2014年以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领导推动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社会信用系统收集的不仅仅是公民的财务信息

社会信用被解释为修复中国个人、企业和法律机构之间以及中国公民与政府之间联系的手段。与传统的金融信用评分不同,国家发布的社会信用评估基于长期由各个政府部门收集的公民信息(例如人口统计、税务欺诈、社会保险支付、法院命令)。

这些以前孤立的信息现在将在政府机构之间共享,以评估政府是否要对某个人实施惩罚。如果某人诉讼失败而未能履行法院判决(例如未能支付法院规定的罚款),那么此人现在可以被多个政府部门列入黑名单,面临机票和火车票消费的限制,以及失去将孩子送到私立学校的特权。

在一些省级试点测试中,基于所收集信息的评级通过本地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或与中国各省相联的信用网站向中国公民开放。在上海,小额贷款服务、自行车共享公司和图书馆等第三方为评级为正的人提供奖励,包括免押金或高级服务。

虽然芝麻信用评分和社会信用试点测试评级采用不同的衡量标准,但国家媒体和蚂蚁金服仍将芝麻信用作为在全国建立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一步。芝麻信用在国家社会信用体系中的作用关键在于蚂蚁金服与NDRC之间的“合作备忘录”。该文件尚未公开,但NDRC网站关于20168月签署“实施联合奖励和惩罚”的文章宣称:芝麻信用将归集的守信或失信信息与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共享。蚂蚁金服将依托自身丰富的场景,推动守信联合激励、失信联合惩戒,依托云计算与大数据能力,积极配合发改委推动开展大数据技术,开展城市信用状况监测工作,成为互联网企业运用信用信息落实联合奖惩机制的标杆,为共建诚信社会贡献一份力量。

私营公司与中国政府分享“信用数据”

蚂蚁金服是签署类似联合奖励和惩罚备忘录以及与NDRC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共享“信用数据”的几家私营公司之一。该平台共有37个“市场机构”参与,其他签约方包括美团点评和滴滴出行。

早在签署备忘录之前的2015年,芝麻信用就开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保留的债务人和判决违约者全国黑名单来降低这些用户的分数。芝麻信用用户分数下降会使其在寻求支付宝、淘宝和天猫等电子商务平台服务以及附属小额贷款、汽车租赁和约会服务时受到限制。新华社曾赞扬蚂蚁金服促使债务人还款。

然而,20181月,蚂蚁金服的严重过失出现在了头条新闻上,引起了中国媒体和公众对数字隐私问题的关注。支付宝用户在访问其2017年消费习惯总结时,该公司自动勾选同意条款,其内容是该支付宝用户同意进行芝麻信用评估。中国公民在社交媒体上谴责蚂蚁金服诱使用户转交他们的数据。蚂蚁金服在社交媒体上道歉,该公司也被中国网信办进行了官方谴责。

网络批评主要针对商业公司

通过网络搜索发现,几乎所有与社会信用有关的批评意见均指向了私营公司不透明地、侵入性地收集个人信息,而避免攻击国家试点项目。

中国商业信用评级产品的负面效果越来越清晰,如果客户撞坏了租来的汽车,租赁公司将通知蚂蚁金服。这里就出现了隐私问题,因为芝麻信用的用户协议并未表明当第三方将数据发送给蚂蚁金服时是否会通知用户。同样,当用户未能偿还贷款时,批评者对蚂蚁金服的公共羞辱机制感到忧虑。一位陷入困境的债务人曾感到十分难堪,因为发现蚂蚁金服打电话告诉他通讯录上的朋友们他欠了钱。

芝麻信用可以计算友谊强度

芝麻信用的不透明数据收集和评估方法进一步引发了不安。芝麻信用通过查看IP地址来计算用户与其朋友之间关系的强度,认为通过相同网络访问网站的人有更紧密的联系。更重要的是,朋友的芝麻信用评分相互影响,这意味着只要与其他低分的人联系,就会拖累自己的分数。

公众呼吁制定一项保护个人数据的国家法律,这既反映了公众对科技巨头当前滥用数据的不安,也反映了公众对监管机构解决问题的信任。中国尚未通过有效的个人数据保护法,这导致了过多的信息收集、泄漏和转售,并且难以确保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数据隐私保护可以在中国运作吗

鉴于中国监管机构可能要依赖私营企业配合NDRC全国信用信息中心的工作,它会有动力来控制科技企业的隐私滥用吗?最近公布的中国数据隐私标准将使中国更接近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但在限制侵入性数据收集行为的效果上,这些新标准还有待观察。

20179月,国家网信办对中国最广泛使用的手机应用(包括支付宝)内置的隐私保护进行审查,但这无法阻止蚂蚁金服在未经明确同意的情况下收集用户数据。蚂蚁金服最近被指责无视用户数据隐私,但这可能只是蚂蚁金服和类似公司在蓬勃发展、竞争激烈的数据驱动行业中侵犯个人隐私的冰山一角。这些公司创造的无处不在的工具正在充当一种监管的基础设施:这些产品的设计决定了用户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如果这些信用分数能告诉政府更多其所需的信息,政府可能会支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