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文化 文化产业 > 文章

吴雪:自媒体:寒冬过后能否涅槃

作者: 吴雪 发布日期:2019-02-0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2018年,是自媒体刺骨寒冬的一年,北京网信办关闭了11万个违规自媒体账号,删除49.6万篇违法信息,可以预见,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大刀阔斧的监管仍可能继续。

而在2018年之前,自媒体走过了漫长的“野蛮掘金”之路。由于违法成本低,一些自媒体为了捞金违规违法,想红想暴富而为所欲为。

野蛮掘金

这是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时代,流量与关注度的获得,不再靠喊出更大的声音,而是仰仗更“别致”的路径——蹭热点、标题党、吃人血馒头、写黑稿,甚至金钱交易。

2015年双十二,随着人们的购物欲被挑逗到了高点,一篇《致贱人:我凭什么要帮你?》的公众号推文引爆全网,短短三天,阅读数超350万,吸粉超20万,它的缔造者叫咪蒙,一个熟谙人类情绪、心理及欲望的“自媒体玩家”。原是一名古典文学硕士,曾在《南方周末》工作。

咪蒙的走红,如一颗深水炸弹,令自媒体池塘浮躁到了极点,许多人不再选择静默枯坐、唯内容为王,而是以颠倒黑白为荣,传播戾气招揽看客,丢弃新闻使命,一脚踏入以文赚快钱、以笔谋暴利的“生意江湖”。“咪蒙”头条广告报价75万元/条,张凯律师一篇推文打赏就140万元,甚至地产自媒体敲诈勒索,年入近千万元……

时间倒退回十六年前,稚嫩的自媒体还未意识到,自己拥有变现的可能。即便是人人追捧的微信,最初上线时也并没有什么远大布局。2007年“老徐的博客”在开设600天后突破1亿点,当时大家痴迷于将喜怒哀乐分享到网络日志;2009年新浪微博上线,几何式的裂变传播,造就了各种领地的意见领袖,传统媒体的话语垄断被打破。

2012年,微信重新定义了传播的意义;2015年,直播成为传媒产业的又一风口;2016年自媒体一片创业红海、垂直深耕矩阵化。没人会预想得到10年后的今天,自媒体的迭代繁荣足以养活数以百万计的普通人,甚至改变了众多白领、精英甚至家庭主妇的人生轨迹。

然而,高于体制内的惊人回报,三千万创业者的蜂拥而至,又如一帖清醒剂,令人深思,野蛮掘金并不等于“蓬勃生长”,自媒体秩序掉队的硬伤,是多方的疏忽,也是人性的弱点。而流量换来的价值,统一指向自媒体华而不实的“虚假繁荣”——关注噱头多于真相,关注流量多于内容,关注赚钱多于责任。

2018年9月10日,某周刊率先打响《自媒体黑幕》第一枪,在封面报道中,明确指出当下自媒体的两块短板——道德底线与法制监管,深度剖析了自媒体黑幕的几大顽疾。

然而,这只是揭开了自媒体“虚假繁荣”的冰山一角,一个月后,《再揭自媒体黑幕》一文,分别曝光了自媒体政治传谣、地产黑公关、毒害青少年等问题,2018年10月22日的《地产自媒体敲诈勒索触目惊心:有公号年入千万》一文重点揭露了地产自媒体背后网络黑社会“收保护费”的潜规则,引发全国媒体转载及跟进报道。

站在奔涌向前的岔路口,我们无法再回避自媒体的顽疾了。

动真格的监管

自媒体满地黄金的光景一去不复返了,2018年尾,自媒体注定要迎来寒冬,寒冬来自于动真格的监管。10月20日,新华社刊发系列监督报道,人民网、《人民日报》发表了“自媒体账号乱象”四评;11月8日,《人民日报》再次发布《自媒体乱象需多方共治》;11月10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针对自媒体六大乱象,指出自媒体“要自律,不要自戕”。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一波接一波的封号席卷而来。2018年10月26日,监管部门顺藤摸瓜对“地产大哥”“互助卖房”“上海好白相”等违规微信公号进行了封号处理。紧接着,11月1日,第一批19个严重违规公众号被处理,包括“人民监察”假冒官媒发布时政信息,“没有买卖没有杀害”传播有损社会稳定谣言,以及“世界未解之谜”假借科学之名发布虚假信息谋利。

相较于之前的约谈、罚款,此次的监管非比寻常,从平台到内容生产者、从行业头部到底部,力度之大、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堪称空前。据统计,国家网信办目前共处理了“唐纳德说”“傅首尔”“紫竹张先生”等9800多个自媒体账号。

在上海华东政法大学阙天舒看来,监管不是目的,变好才是。短期来看,监管带来的“变革阵痛”,令人陷入彻骨寒冷,长远来看,这对行业却是一个去伪存真、优胜劣汰的必经过程。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杨鹏教授认为,“一棒子打死”与“盲目捧上天”的两极分化,都不是对待自媒体该有的态度。

“内容为王”永不过时

由萌芽到繁荣,再到沉淀,自媒体的发展路径,让人感触良多,在与传统媒体共生的网络空间,未来自媒体将走向何方?

在讨论之前,分享两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事。第一,北京市第一份都市早报《北京晨报》于2018年年底停刊;第二,山东新媒体村,农妇做自媒体收入过万元,而成本只有一年400元的宽带费。

一边是传统媒体转型,一边是自媒体沦落为流水作业,当新闻的使命越来越远,当资本的泡沫越吹越大,历史的前车之鉴告诉我们,如今自媒体以新闻之名“忘我逐利”,后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经过新一轮的洗牌,自媒体行业涨粉最快、获客成本最低的人口红利期已经过去。杨鹏认为,今后,粉丝经济、社群经济会成为自媒体的重要特征,相同的标签,会吸引到相同兴趣、性格、喜好,谁能激活相似点的用户,并持续输出优质且有价值的内容,才能在竞争中持久存活。

事实上,从“内容为王”这点上看,传统媒体与自媒体并非两极,传统媒体代表严肃的权威,自媒体代表着多元化的声音,社会需要明辨是非的新事物参与,更需要主流导向的官媒发声。

曾经靠着标题党、滥竽充数的自媒体们,终将在大浪淘沙中淘汰出局,传统媒体、自媒体的未来,最终仍然会归位到深耕且持续产出“优质内容”上,只有这样,“靠自媒体养活自己”的豪迈,才能彻底不沦为一个噱头。

来源:《光明文摘报》 发表时间:2019年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