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地区政治 > 文章

朴东勋:朝鲜“两会”与半岛局势前景

作者: 朴东勋,延边大学朝鲜半岛研究院国政所所长 发布日期:2019-05-15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今年2月举行的朝美首脑河内会谈突然中断,使半岛局势再次进入僵局。双方都要把责任推向对方,但朝鲜的反应相对消极,似乎把更多精力集中在国内问题上。4月中旬,朝鲜连续召开朝鲜劳动党第七届四中全会和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十四届一次会议(以下简称为“两会”)。

重塑权力结构,巩固政治权威

金正恩执政以来,朝鲜重视党的领导制度化、程序化,国家重大决策通过政治局(扩大)会议、中央会议讨论决定,提高了国家决策的合法性及透明度。4月9日,朝党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宣布将召开朝党七届四中全会。10日,全会如期举行,讨论决定了有关发展自力更生的民族自立经济议题和组织问题,并决议将国家领导机构组成方案提请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十四届一次会议加以追认。11日,十四届一次会议召开,讨论决议了推选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选举国家领导机构、修改社会主义宪法、国家财政预算和决算等四项议题。金正恩在最高人民会议上做了朝鲜领导人29年来的首次“施政演说”。

在十四届一次会议上,金正恩再次被推选为国务委员会委员长。之前,外界对金正恩没有参加区域选举(只参与投票)表示疑惑,现在看来,朝鲜是为了体现全体人民的共同意志,通过全体代议员共同推举的方式选出“朝鲜最高代表”。尽管修宪内容尚未公布,但外界推断朝鲜通过本次会议,重新界定和扩大国务委员会以及国务委员会委员长、第一副委员长的职权范围的可能性较大。

十四届一次会议在国家机构组织人事调整方面,完成了新老交替。91岁的金永南退居二线,由69岁的崔龙海接任最高人民会议常委会委员长,崔龙海还兼任国务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前慈江道党委书记金才龙接替80岁的朴凤柱担任内阁总理,太亨彻接替94岁的杨亨燮担任最高人民会议常委副委员长,基本上由50后接替了30后。

稳定经济,做好打“持久战”准备

金正恩在朝党四中全会上分析了“日趋尖锐的当前国际形势”,“阐明朝美峰会的基本目的和党的立场”,强调高举自力更生旗帜,加强自立经济,更加蓬勃地推进社会主义建设,从而给误以为制裁能够使朝鲜屈服并为此拼命的敌对势力以沉重的打击。

朝美河内峰会尽管以“无协议方式”落幕,但成了使两国首脑发现各自立场分歧的重要契机。美国认为对朝经济制裁正在发挥效力,并坚持朝鲜无核化举措有实质性进展之前不会缓和经济制裁的立场。在此背景下,朝鲜若继续把缓解制裁作为谈判惟一目标,有可能让美国更加相信制裁的“有效性”。因此,金正恩“觉得不必为从制裁中解困而执着于朝美峰会”。他在最高人民会议施政演说中也强调“美国把有悖于我国根本利益的问题作为解除制裁的条件提了出来”,“一个心思琢磨着绝对不可能实现的问题”,因此“我国与美国之间的对峙不得不带有长期性”。

自2017年安理会对朝实施严厉制裁以来,朝鲜经济的确受到了影响。朝鲜对外贸易大幅减少,贸易逆差达到20亿美元左右,约占贸易总规模的70%;大会前夕金正恩视察元山葛麻海岸旅游建设项目,并把完工时间从2019年10月再次延迟到2020年4月15日太阳节;大会期间朝鲜很少提及朝党七大所提出的五年战略计划目标等等,这些基本说明了当前朝鲜经济形势。因此,金正恩在四中全会中反复强调自力更生和发展自立经济的重要性。

金正恩要求各经济部门挖掘自立经济潜力,让国家的所有资源最有效地为国家发展做出贡献;为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短期内要解决“吃的问题和生活用品问题”;强调进一步“改善计划工作,按照经济原理和规律有现实意义地解决经济管理的重要环节——价格、财政及金融问题”。实际上,朝鲜已允许企业和农村部门对计划外产品自行销售,国内价格双轨悄然成风。金正恩执政以来,为激活企业、农村部门生产积极性,在宏观、微观领域有了较大变化。

为了进一步推动“自力更生的自立经济”发展,朝鲜通过“两会”对内阁领导层也做了一些调整。朴凤柱卸任总理一职,转而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成为辅佐金正恩经济决策的重要参谋。接替内阁总理职务的是原慈江道党委书记金才龙,他还担任中央军委委员和国务委员会委员。慈江道是“苦难行军”时期自力更生的“江界精神”的发源地。金才龙在就职宣誓中强调“要坚决同无能的工作态度、慢性形式主义、保身主义决裂,要把敌人的制裁和封锁化为发展自强力的重要契机”。慈江道同时又是朝鲜军需工业重地。需要留意的是,曾担任中央委员会军需工业部部长的李万建也通过本次改选被任命为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会委员,成为朝鲜领导团队的核心成员。换言之,军需工业领域核心干部调任国家党政主要部门,预示朝鲜有可能把军工业转向民用经济,以应对国际制裁。

提升外交团队地位,推动朝美谈判

朝美河内峰会未能达成共识让人感到意外,但是回想峰会之前几个细节,可以发现本次峰会会谈失败并非偶然。1月底,在特朗普准备第二次朝美峰会之际,美国国家情报部门在参议院听证会上主张朝鲜不太可能放弃核武器,由此美国舆论对朝美峰会的负面评论开始升级。2月5日,美国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比根刚刚飞往平壤、尚未开始正式谈判,特朗普就迫不及待地公布朝美峰会日期。大致是同一时期,美国国会公布即将举行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的听证会。比根谈判回来之后,特朗普称“美朝河内峰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而以强硬著称的美国国家安全助理博尔顿突然改变行程,取消访韩计划,搭乘特朗普飞往河内的飞机。

综上,朝美双方领导人是在朝美谈判内容确定之前已经决定要见面,高估了首脑会谈解决双方敏感问题的能力。而随着事态的发展,进行政治权衡之后,美国可能已做好谈判破裂的准备。面对双方的立场分歧以及来自国内的政治压力,特朗普临时改变最初判断的可能性较大。金正恩在“两会”发言中认为“美方没有做好与我方协商解决问题的准备,也没有拿出明明白白的意向和方法”。对把争取连任作为主要政治目标的特朗普来说,朝核问题已从安保问题转向政治问题,而国内舆论导向成为朝美谈判进程的风向标。反过来讲,若在朝核问题上获得国内支持,特朗普必须提高谈判门槛。

这就加大了朝鲜对美外交的难度。朝鲜希望在美国进入总统竞选模式之前,在无核化问题上要取得进展。因此,金正恩在施政演说中尽管指责美国“公然提出强盗般的单方面要求”,但又表示两国首脑之间的个人关系“不像朝美两国关系那样敌对”。如果美国在年底前端正态度,能找出符合各自利害关系的建设性解法,那么“可以再试一次”。

显然,下半年美国将成为朝鲜外交的公关对象。不过,河内会谈突然中断使朝鲜猝不及防,感觉到会谈的难度及其复杂性。金正恩过分相信首脑会谈能够发挥的效力以及对美国国内能够产生的影响力,忽略了局势的整体判断及前期工作对首脑会谈的重要性。为此,朝鲜“两会”在外交团队方面也做了调整。尤其是在朝美对话以及危机管理中表现良好的崔善姬副相被推选为朝党中央委员,并通过最高人民会议提升为国务委员、外交委员会委员。这样,包括始终陪同金正恩参加朝中、朝美、朝韩首脑会谈的金英哲在内,外交班子成员李洙墉、李勇浩、崔善姬等主要人物均进入国务委员会,建构外交团队与领袖间可直接沟通的制度平台。

朝美对话进入僵持阶段,在国际制裁持续的大背景下,朝鲜通过两会整饬党内氛围,通过党和国家建制规范化、程序化,重塑政治权威,进一步巩固了“领袖惟一领导体系”,并努力对外展示“正常国家”形象。考虑朝美对话的难度和复杂性,朝鲜正在挖掘所有潜力稳定经济,做好与美国打“持久战”的准备。当然,双方没有放弃进一步展开对话的可能,但吸取河内会谈的教训,各方似乎变得更加谨慎,外交团队的能力显得更加重要。

来源:《世界知识》2019年第9期 发表时间:2019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