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生态 能源 > 文章

石定寰:太阳能制氢亟待重大突破

作者: 石定寰,国务院原参事、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原理事长 发布日期:2019-09-1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今年“两会”期间,氢能首次变为政府工作报告。3月26日,四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氢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财政补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多次明确表态大力发展氢能产业。政策层面频频释放的积极信号,把氢能从产业低谷推向了发展的浪潮。

“长安问道,问道新能源未来。”2019能源思享汇论坛于8月18-19日在西安召开。大会以“问道”为主题,聚焦新能源发展,探讨如何进行“能源革命”,又该如何发展新能源之道。能见App全程直播本次论坛。

会议第二天分会场主题为:氢见未来。众多氢能方面的大咖,从制氢、氢能储运、加氢技术和设备以及氢能的安全应用、氢能与其它能源的应用机会等方面一起展开探讨。

国务院原参事、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原理事长石定寰出席会议并致辞,以下为发言全文。

石定寰各位与会嘉宾,今天很高兴,我们一上午的思享汇分成两部分,今天这个会场是“氢见未来”会场,我想就此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因为我本身在科技部工作早在十几年前就参与了氢能研究开发工作,而且参与了当时由美国能源部发起的全球国际氢经济伙伴计划,叫IPHE,这是咱们在十几年前,当时16个国家政府共同签字建立的这样一个全球伙伴计划,那么当时是美国的小布什政府,在他当政期间,也曾经通过专家的建议,提出氢能未来将可能是一种经济的形式,提出了氢经济概念,也是在全球推出了这个国际合作。

这个事情包括标准化,包括它的各种装备、设备、各种应用,加强国际合作,这是当时的共识,当时16个国家,包括欧盟在内,共同见证和签署了这样一个协议,我当时作为科技部的代表,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参与这个协议签字。

在这个之后当时国际上组织16个国家建立这样一个氢经济发展计划,从整个氢经济发展的路线图、战略,包括到产业链,包括到制氢,氢的制备、氢的来源、氢的运输,包括系统的安全,包括各种应用,当时应用主要在交通工具上,氢燃料汽车,还有氢燃料电池,做了这样一个全产业链安排,同时也组织了专家委员会,我们国内专家也参加了不同的环节,比如清华大学矛教授代表中方参与了这样一个专家委员会的工作,这个专家委员会秘书处设置在美国能源部,每年在全球不同地方召开会议,推动发展。

在此之前联合国UDP很早就组织了氢燃料汽车,首先大巴的应用,我记得第一批项目在中国落户,组织奔驰汽车到中国来。国际组织,也包括我们新建立的16个国家的氢经济伙伴计划,都在推动这个事情。

中国应该说我们也是在积极参与工作,我记得当时在85后期,95期间,国家科技部也首次把氢燃料电池开发工作纳入到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那么当时国内像中国科学院的大华所,包括中国科学院的电工所等等这样的研究机构,大学包括清华、同济也参与了这方面工作。

经过我们系统调研,我们在科技部当时组织制订了未来中国发展氢经济的路线图,按照这样的路线图有条不紊的推动这项工作,应该说经过那几年的工作,中国处于国际上各个国家,在推动氢经济利用当中的,我认为是第一梯队,像马拉松赛跑一样,可能跑一跑有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第三梯队,中国当时涉及的面,包括工作深度是属于第一团队,因为当时国际氢经济组织在这开氢能大会的时候,我记得那年我们是在凯宾斯基饭店开大会,当时进去了中国正在开发的一些氢燃料电动汽车,包括大巴,也包括轿车,当时我们组织一个车队,要经过中国公安部批准的,20多辆车浩浩荡荡从北京凯宾斯基饭店一直开到了天安门广场,开到了人民大会堂,在人民大会堂开了氢经济大会。

应该说在那段我们国家还是做了大量工作,包括清华建立了氢能源电池的测试台站,做各种测试工作。我记得当时我们在那开发了氢能源电池大型公共汽车标准,我亲自陪着美国当时能源部的部长,到清华参观,他看了以后也很震惊,也没有想到中国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应该说在那个时期,十几年前我们中国已经在氢燃料电池,氢能开发利用的第一波,中国已经走在了比较前列的位置。

如果我们继续保持势头的话,我认为发展到今天可能会更好,但是比较遗憾,发展到今天电动汽车、混合汽车发展很快,国家也给了很多补贴政策等等,政府的政绩也比较明显,大家就一股脑就做了这个开发,就把氢能源开发利用相对滞后了。

国际上也有这个问题,在一段时间后也有很多国家比较冷淡了,但有一些国家是坚持了,比如说日本、包括韩国等等,我们最近开这个会议请他们介绍,他们在氢经济方面做了全面的规划,以至于这次克强总理到日本访问,看到日本的发展感受到了很大的振动。所以进一步在中国掀起了,我们在改革开放最近这些年当中,十八大以后我们第二次重视,这次势头很大,从中央有关部门,国家政府政要等等都发表了言论,表示支持,很多地方政府也都表现了极大地热情。各个方面在开发,包括最近也看到像山东,因为山东省政府副省长凌文,原来是神华集团的,山东全面部署这方面工作。广东、江苏,前两年在刚刚起步的时候,第二次起步的时候,也是联合国召开了氢能大会,这几年应该说氢能开发利用在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潮,但是我们希望这个高潮应该是在一个非常冷静的思考,在有战略的谋划,有具体的组织措施,是扎扎实实的,而不是追风跑,而不是浮夸的各种工作。

这样才能把这个势头让能够扎扎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去发展,让我们整个产业链能够全面发展,这就需要我们有关部门,应该对这样的问题更加冷静。

现在我也看到了我们有很多机构,包括建立氢能产业联盟等等,发布这方面的研究报告,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我想这样就能进一步,在我们“十三五”后期起步,沿着“十四五”、“十五五”,可能这样的工作要做起来要经过5年、10年,首先要意识到氢能不是一次能源、是二次能源,包括我们在能源消费结构当中化石能源、非化石能源属于一次能源,氢能属于二次能源,通过化石能源或者再生能源把氢制备出来,所以氢的制备首先是个问题,第一步中国有大量的生产技术,包括煤化工工业里面也有制氢,我们各种工业的制氢也好,工业的副产氢也好,首先要把这样的资源充分调研,然后第二步再去研究氢能的制造,用非常清洁的方式。这就提出来我们将来的可再生能源,它将来很重要的用途,就是用它转变成电以后变成一种制氢,其实在过去我们还有一个项目就是太阳能直接光解制氢,这个项目到现在各个国家都在研究这个事,但没有重大突破,如果一旦被突破的话,就不用再转变成电的过程,直接就能用太阳能方式制氢。

这首先是氢能资源来源问题,我们现有资源怎么用,技术制备怎么做,更希望我们的清洁能源,用我们的太阳能、光伏等等通过电,通过电池组,以后更直接的用太阳能制氢,我想这是未来的方向。

当然我们之前还提出来核能制氢,比如清华开发的最重要的用途就用在这方面,现在核能制氢在山东建设第一个示范项目,我们希望在这方面也是个出路。

我想这是一个问题,再有氢能储存、运输,储运和储备,过去我们中国很早就开发了,用金属储氢,现在储氢的办法,实际上上一波发展中我们已经做到700公斤的,而且已经在进行示范应用,包括制氢、储氢技术,我们在上一波已经做了开发,但很遗憾这些技术当时没有得到更多的推广应用,处在低潮。

当然我想储氢的技术,现在也有镍系储氢,但技术还没有进入商业化,再一个氢能的利用,我们最直接的用在氢燃料汽车,燃料汽车技术实际上最早也是加拿大,国外在开发的,90年代,当时引起了很多国际上大公司的兴趣,包括奔驰、通用汽车等等,都先后和巴莱特(音)公司建立关系,中国有不少人在巴莱特公司工作,他们回来以后也认为掌握了这项技术,在国内也搞了很多氢燃料汽车,包括上海的付利清(音)也是从也那回来的,以至于后来巴莱特认为他们的技术通过中国人流出去了,所以当时严格对中国进行封锁,除了中国人参观访问都是严格限制,我后来参观是通过国际机构组织去参观的。所以燃料电池技术还是很新的,我们当时国内组织了开发,我们在九五后期、十五当中也做了这方面安排,但是当时开发出燃料汽车仍然是成本比较高,可靠性比较差,寿命比较短,不能长期坚持,也就是说在关键技术、核心技术上还是不成熟。我了解很多也是收购、买了国外公司,也有收购瑞典的公司,这公司、那公司,中国公司自己的核心技术,包括里面的膜技术始终在美国,我们没有解决。如果解决燃料电池关键核心技术,它的资源利用就很好了,这都需要很好的研究,包括它的高可靠性,成本降低,因为燃料电池在各种工况下要非常可靠的运行。

除了汽车以外,现在也在考虑用在船舶上,合作开发用于水上氢燃料电池传播的这样一个信号,我想这方面都很发展,包括无人机,美国无人机打开以后发现里面的动力系统是金属燃电池,而且不是用纯氢,是用天然气、甲醇等等,燃料多元化,这也是开发方向。

当然还有发电上,作为发电系统,如果作为发电系统将来可以跟我们分布式能源系统很好的结合,因为它是比较灵活的发展方式,这个用途燃料电池确实还是非常广泛的。包括我们十多年前在德国、日本都看到了开发小型燃料电池家庭的利用,户用系统,我想在应用方面更是十分广泛的。

这样一个氢能开发利用,应该说是我们未来能源清洁化、低碳化的一个重要方向,而且我们中国也有丰富的资源,领先的技术,所以我认为这样的工作是值得作为国家战略方向,坚持不懈的长期支持,而不是寄希望一两年之内马上成大气候,我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我们也希望氢能发展走到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不要像光伏的发展中有这样的问题,一呼而上、一呼而下,我们希望中国更加理性一家,通过科学的思考、科学的决策,不要盲目的一会儿上、一会儿下,被忽悠、被左右,包括地方政府我们要有专家帮助地方政府把好关,出好主意,做好谋划工作。

地方政府一看氢能领导重视就上,没有经过冷静思考我认为这是不行的,再一个做这个事情它是长期的过程,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要经过很多核心技术的突破,所以现在还没有到大规模的推广应用阶段,没有到大规模的产业化推广阶段,还是处在前期的研究、开发、应用、示范,扎扎实实做好我们相关的工作,包括标准化的工作,包括质量的检测认证,我们这个检测认证老是走在后头,应该走到前头指导健康发展,所以这些环节上我认为都要加强,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事业是一个健康的、协调的、可持续的能够全面发展。

这就是我对这个问题现在的思考,我们也支持各个企业的工作,但是一定要在科学、战略思维指导下做这个工作。当然我也希望今天大家通过讨论,各抒己见,让它健康成长,成为我们国家清洁能源力量的一个分支。

预祝本次大会圆满成功,谢谢各位。

来源:能见App,https://mp.weixin.qq.com/s/YVN-yV24A8VfS4Bp6K0XOw 发表时间:2019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