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全球治理 > 文章

张敬伟:冷场的达沃斯与不在场的美英法

作者: 张敬伟,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9-02-0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1月22日至25日举行。这个因为瑞士小镇达沃斯而驰名的全球经济论坛,前所未有地冷场,因为美、英、法三国领导人都缺席了这场年度论坛。

虽然论坛汇聚各方嘉宾共同出席400余场工作研讨会,其中包括100多国政府和1000多家企业的最高领导层,而且今年的论坛主题也颇能把准全球经济的脉搏——“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结构”。但是,少了西方三大国领导人,论坛“成色”显然不足,冷场的达沃斯也释放出意味深长的意境。

论坛少了西方三大国,并非三大国领导人不愿参加论坛,而是糟糕的内政和各种麻烦,让他们没有心情来到论坛。特朗普总统非常希望在全球政商要人面前夸耀他的政绩,去年他已经在联合国大会的讲台上夸耀一番了——虽然引来了一片讪笑。客观而言,目前美国的经济虽有下滑之势,美国股市也动荡不安,但过去一年美国经济的基本面还是好的。当然,因为美联储加息,引发美国股市动荡,而且导致特朗普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龃龉。正因为如此,恰恰说明特朗普需要维持更为稳健和长久的经济向好局面,担忧美联储加息坏了现在的好局面。

然而,特朗普还是因为边境墙57亿美元的建墙费,和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杠上了。因为府院冲突,美联邦政府部分停摆,而且府院双方互不让步,本次政府停摆已经创了最长记录。按照每日2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损失,政府停摆带来的损失已经超过建墙费用。因此,特朗普无法参加达沃斯论坛,他甚至发出了民主党比中国更难对付的愤怒。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总统一直都是全球化的反对者,而且在去年的达沃斯论坛上发表了他的单边主义宣言。特朗普要把“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进行到底。他来到达沃斯去谈全球化,也充满讽刺意味。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遇到的麻烦不比特朗普少。千辛万苦和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被下院高票否决。随着3月29日脱欧大限的临近,特雷莎·梅只能在英国处理脱欧事宜。不过,脱欧这件麻烦事,一不小心就会变成“硬脱欧”,从而引发英国、全欧和全球的市场动荡。为了英国顺利脱欧,特雷莎·梅自然也没有心情去谈论“第四次工业革命”和“全球化4.0”。

英国脱欧,也和全球化不合辙。2016年英国莽撞脱欧,其实也是为了所谓“英国优先”。现在,英国社会各界在脱欧问题上产生了矛盾,也是为了“英国优先”。作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虽然没有撒切尔夫人的“铁娘子”风采,但在脱欧立场上确实强势。毕竟,她接盘的就是卡梅伦留下的脱欧公投的烂摊子,其政治使命就是为了脱欧。因此,为了顺利脱欧,特雷莎·梅无可选择,更无退路,只能死扛到底。因此,达沃斯论坛的“清谈”和梅首相的心境是严重不兼容的。

法国总统马克龙倒是欧盟的维护者,也是全球化的高扬者,从其和特朗普的多轮口水战即可看出法兰西人不惧美国的个性。然而,马克龙的内忧却是不少,他的燃油税改革引发了整个法国的“黄马甲运动”,整个巴黎变成了混乱场,并且蔓延至欧盟其他国家。骄傲的马克龙虽然暂时屈服,但是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又持续在街头行动。在此情势下,马克龙自然也无法参加达沃斯论坛了。

美、英、法三国领导人缺席达沃斯论坛,导致达沃斯有些冷场,这是事实。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达沃斯论坛不重要,而是三个西方大国因为自己的原因不得不缺席。英国和美国都曾经是工业革命的主导者,法国也是主要参与者,他们的领导人无奈缺席以“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结构”为主题的达沃斯论坛,折射了他们在“全球化4.0”时代的影响力势微,也凸显其无力继续主导新的工业革命。从美国和英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企业华为设备的弃用来看,西方国家已经从高科技的引领者变成了掣肘者和破坏者。

看似冷场的达沃斯论坛,其实折射了美、英、法三国尴尬。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表时间:2019年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