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合作平台 > 宏观数据 > 文章

投资:资金来源不足成为约束投资的重要因素(2017年第4期总第90期)

作者: 许召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投资专题组 发布日期:2017-06-30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一、投资增速继续小幅回落,中央项目投资持续负增长

1-5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完成20.37万亿元,同比增长8.6%,比1-4月份低0.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1.0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同比增长6.8%,比1-4月回落0.1个百分点。虽然投资增速比1-4月份下降,但民间投资增速仅下降0.1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和投资增速的差距明显小于上年。

image.png

图1: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形势

数据来源:CEIC数据库

分所有制看,5月份投资增速回落主要原因是国有投资增速下行。1-5月国有及国有控股单位投资总额达7.29万亿元,同比增长12.6%,增速比1-4月下降了1.2个百分点。而非国有单位投资多呈趋稳态势,例如1-5月份私营企业投资增速为10.8%,比1-4月份提高了0.5个百分点;个体经营企业投资负增长幅度显著减小,从1-4月的负增长12.1%提高到负2.1%;港澳台企业和外资企业仍维持在轻微负增长水平。

从中央地方项目划分看,中央投资项目增速进一步回落。1-5月份,中央项目的投资增速从上个月的-9.2%下降到-10.2%,地方项目的投资增速从9.6%下降到9.4%,降幅为0.2个百分点。中央投资项目增速下滑,一是由于国家预算内资金拔付较慢,1-5月国家预算内资金来源同比增长仅为1.5%;二是因为中央项目多数属于公益性,由于项目收益低,难度较大,导致中央项目面临较大的融资压力。

二、资金来源增速大幅度下滑,对未来投资增长可能产生明显约束

1-5月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总计达21.2万亿元,同比负增长0.1%,资金来源的增长速度显著低于投资增长速度。2016年1-5月份,资金来源总额为21.25万亿元,投资总额为18.77万亿元,资金来源高于投资总额2.49万亿元;今年1-5月份,资金来源仅高于投资总额8560亿元。按此趋势,1-6月份资金来源很可能低于投资总额。

从分项看,1-5月份主要资金来源的增长速度都很低。其中,占资金来源约2/3的企事业单位自筹资金总额为13.38万亿元,同比下降了4.6%;国家预算内资金仅比上年同期增长1.5%;国内贷款同比增长2.8%;利用外资同比下降12.9%;仅其他投资增长16.9%。

image.png

图2: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

数据来源:CEIC数据库

资金来源增速低于投资增长,主要与金融体系降杠杆有关。从社会融资总额看,5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65.2万亿元,同比增长12.9%,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11.95万亿元,同比增长13.2%,这两个指标增长速度都远远高于投资资金来源中贷款的增长速度,这说明大量的贷款被用于还本付息等流动资金周转,而不是用于投资。这也说明了实体经济总体的效益仍然处于较低水平,对贷款的依赖性在提高。

三、总投资与民间投资的差距缩小,总投资增长企稳具有较强的支撑

2012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快速回落是总投资下行的主要因素。2012年以前,我国民间投资增长速度一直显著高于总投资增长速度,但2012年以后,民间投资增速快速回落,带动总投资增速下滑。尤其是2016年1-6月份,总投资增长速度为9.0%,而民间投资增速仅为2.8%,低于总投资增速6.2个百分点。但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显著回升,与总投资的差距显著缩小。1-5月份,民间投资同比增长6.8%,较总投资增速仅低1.8个百分点。随着民间投资增长企稳,对总投资的下行压力显著减小,预计将成为促进总投资企稳的重要支撑因素。

image.png

图3:民间投资与总投资增长的比较

数据来源:CEIC数据库

四、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行是投资增速放缓的主要因素

从投资主要构成看,制造业和其他投资基本稳定,房地产投资小幅回落,基础设施投资回落幅度较大。1-5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16.6%,增速较1-4月份下滑1.6个百分点。而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速提高0.2个百分点;房地产业投资同比增速回落0.5个百分点;其他行业(主要是农业、采掘业、建筑和除交通、房地产和水利外的其他服务业)投资同比增速保持稳定(图4,表1)。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降是投资增速下降的主因。

表1:各类投资对总投资增长的贡献  单位(亿元,%)

image.png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

image.png

图4:四大类投资的累计增长速度

数据来源:CEIC数据库

投资内部结构趋向合理,内生性投资增速回升。如果将基础设施投资作为最能体现政策取向的投资,而把制造业投资作为典型的市场内生性投资,则政策性投资与市场内生性投资的增速差距也呈缩小的趋势。2016年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高于制造业投资17个百分点,从那以后,制造业投资开始缓慢回升,从2016年1-8月的2.8%恢复到目前的5.1%,而今年1-2月以来,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从21.3%回落到16.6%,高于制造业投资增速的幅度降低到11.5个百分点。政策性投资和市场内生性投资差距的缩小,有利于总投资增长企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