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智库 > 本月焦点 > 文章

高铁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来自欧洲和中国的证据

作者: Chia-lin Chen,英国利物浦大学地理与规划系讲师;Chia-lin Chen,英国利物浦大学地理与规划系讲师; 发布日期:2020-01-21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研究概要

在评估运输投资时,人们大部分关注点集中在成本收益分析中净收益的增加。在评估高速铁路时,重点主要是高速铁路对生产力和经济增长的影响。本报告回顾了测度这类影响的研究进展,也探讨了高铁建设的缺陷与不足,提出新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能够通过结构性调整和对人们活动的重新定位,带来区域经济重构与再平衡。报告利用来自欧洲与中国的高铁建设数据研究了高铁建设对知识密集型行业和商业行为的影响。

研究背景

过去认为,将交通的影响量化有重复计算的危险,直接用户收益已经通过节约时间等途径直接反映在土地价值与雇佣变化之中。这种看法假定,所有涉及交通的市场都处于完全竞争状态下,交通总成本的变化可以直接完全转化为相关行业的价格和成本。考虑到相关行业的不完全竞争性,企业寻租将致使交通变化的影响与直接用户收益不对等,交通变化会产生宽泛的经济影响(WEIs)。

WEIs是传统成本收益分析(CBA)的一项拓展,囊括了不完全竞争的可能影响。近期的相关研究深化了我们关于交通变化如何影响企业绩效、生产力及劳动力市场的认识。

传统的基础设施项目主要关注用户利益,CBA是评估利益的主流方式,而用户利益很大程度上由所节约时间的价值决定。现在一般认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如高铁(HSR)线路建设,更多关乎宽泛的经济利益(WEIs)。

影响因素分析

HSR对可达性和时间的节约产生了非边际的影响,从本质上改变了时间和空间距离。这导致个体与企业的重要行为变化,可能使其活动集中,也可能导致活动分散。

新商业行为的产生取决于企业对城市连接性变化的反应。商业再分配可能在两个方面发生:最明显的是,企业将重新分配其整体的商业活动,这种做法将导致集聚或者分散;另一个可能是,企业认识到集聚的生产力优势主要发生在技能水平及职位方面,采取内部重组的方式从不同区域的便捷联通中获益。

大量研究关注单个城市改善联通后的集聚情况,这和城市规模与生产力的关系有关。这些研究可以拓展到在两个城市之间引入HSB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取决于每个城市的初始优势与不足,以及它们之间可达性的变化程度。

更宽泛的经济影响

交通变化的四个核心经济影响是集聚、不完全竞争市场的产出变化、劳动力供给变化、生产力不同的工作。英国采用了一种标准的宽泛经济利益分析路径,以扩大CBA框架中的用户利益。如何测量交通项目带来的变化成为关键,以往的模型忽视了总体影响的发生机制,这一机制包含了每个城市或区域经济中经济活动的重新分配,或者结构性变化,理解这一机制与测量总体影响同样重要。

HSR项目中,推动经济复苏与转型是重要目标。一些学者比较了引入HSR后,欧洲西北部(在巴黎、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与伦敦之间的区域)与中国珠江三角洲的变化。采用克鲁格曼的专业化指标,可以发现,欧洲的城市总体上更加相似,与中国珠江三角洲相比更加趋向集中。这意味着,在经济更成熟的欧洲,交通改善将产生集聚的总体趋向。而在经济快速发展变化的中国,交通改善总体上倾向于提高专业化,以及加深地区分化。

学者们进一步研究了在英国肯特郡和中国长江三角洲地区引入新HSR服务后城市表现的更多细节,采用了GDP(或总增加值GVA)的变化和知识经济中的就业变化两项指标。后者反映的是经济集聚指标中不明显的结构性变化。结果发现,肯特郡受到区域HSR的影响比长江三角洲明显,但肯特郡的GVA并未出现巨大增长。知识经济方面,最大的获益者是未受到HSR影响的镇,拥有大型高等院校及研究机构的地区受益于去往伦敦时间的节约,也获得好处。

在中国长江三角洲区域,HSR对区域总体GDP的影响略小。对制造业与知识型企业的总体与区域分布而言,接近高铁站并非具有决定影响的因素。与HSR建设相关的市内交通改善,可能在此过程中发挥了作用。这一研究意味着,深入分析地方情境中的微观细节,以及企业对HSR做出反应的方式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