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产业企业 > 文章

刘涛、赵萍:多用改革的办法挖掘消费潜力

作者: 刘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研究员;赵萍,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 发布日期:2019-08-13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对下半年经济工作进行了部署,其中,在消费方面,会议提出要深挖国内需求潜力,拓展扩大最终需求,有效启动农村市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有效启动农村市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作为此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的重点举措,将对今后一段时期内的消费布局起到重要作用。

改革是挖掘消费潜力的必然举措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研究员刘涛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就下半年经济工作提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可以看作是去年党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的延续,表明当前我国扩大消费迫切需要依靠改革破除体制机制障碍。

刘涛指出,当前,制约我国消费扩大和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有很多,主要包括重点领域消费市场无法有效满足居民多层次、多样化消费需求,监管体制不适应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迅速发展,质量和标准体系滞后于消费提质扩容需要,信用体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没能有效发挥作用,消费政策体系还难以有效支撑居民消费能力提升和预期改善,等等。

因此,要运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可以从三个方面着力:一是健全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制度,完善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机制,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研究完善法定节假日的假期制度安排,支持有具体消费场景的消费信贷发展等,从而增强居民特别是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能力和意愿。二是从大幅放宽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推进重点领域商品和服务标准建设等方面,扩大满足发展享受型需求的有效供给。三是从健全消费领域信用信息共享共用机制、推动消费者维权机制改革等方面,完善消费软硬件环境。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经济增长更多倚重市场的内生增长动力,而要激发市场的内生增长动力,实际上就是要依靠改革来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即通过政府的放管服改革,使营商环境得到进一步优化,从而激发市场的内生增长动力。因此,此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多用改革的办法扩大消费,实际上是和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这一基本思路一脉相承。

赵萍还分析认为,我国当前的消费增长内生动力非常强劲,且消费增长的潜力也非常巨大。例如,随着我国技术创新步伐的不断加快、线上线下的融合发展,创造了很多新产品、新模式和新业态,这对于激发消费增长的潜力至关重要。同时,我国的消费率仅仅略高于50%,距离发达国家消费率80%的水平还有很大一段距离,若能把消费潜力激发出来,未来的消费增长空间将是巨大的。此外,中等收入阶层规模的不断扩大,也意味着未来消费增长的社会层面支撑将非常强劲。

总而言之,在未来消费增长潜力巨大的背景下,如何将消费潜力挖掘出来至关重要。此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就是要继续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使消费的内生潜力被挖掘出来。这也意味着,未来的消费增长会更多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补上制度短板的角度入手,为消费增长打造一个更良好的增长环境,从而使企业的供给能力不断增强,消费意愿不断提高,从而促进供需总量结构更加匹配,让未来增长的动力更加强劲。

三方面着手启动农村消费市场

在消费方面,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还提出要有效启动农村市场。对此,赵萍表示,农村消费市场的现状可以用两点概括,第一是规模尚小,第二是消费水平偏低。其消费总量与人口总量不相匹配,仍有很大的增长潜力。

刘涛也表示,我国农村消费规模相对较小,但增长速度更快。以今年上半年为例,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只有城镇居民的46.5%,名义增速为8.7%,快于城镇居民2.3个百分点,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仅相当于城镇的16.9%,名义增速为9.1%,快于城镇0.8个百分点。因此,有效启动农村市场是必然趋势。

刘涛还指出,当前,农村消费市场具有明显的梯度追赶型特点。为此,要适应农村居民消费升级趋势,加快商品消费的升级换代,培育发展通信、文娱、旅游、教育等服务消费,支持消费新业态、新模式向农村进一步延伸和覆盖,健全农村现代流通网络体系,畅通城乡双向联动销售渠道,改造和提升农村地区交通、信息、金融等方面的设施。

同时,赵萍也提出了启动农村消费市场的三个切入点。

第一,是继续保持农村居民收入的持续较快增长。可以通过电商扶贫、家政扶贫等方式提高农村居民收入,同时加快农产品的流通渠道建设,使农产品货畅其流,进一步促进农业转型升级,提升农业的附加值。可以说,保持农村居民的收入快速稳定增长,是为农村消费的增长奠定了一个重要的基础。

第二,要提高农村的消费便利程度。目前,农村的消费便利程度还远不能满足消费需求增长的要求,农村的商业物流以及网络基础设施建设都明显落后于城镇,且农村由于地广人稀,基础设施建设可能会面临经济方面的挑战。因此,要通过政府与社会的共同投入,来有效促进农村商业基础设施的完善,给农产品进城、工业品下乡建立更加便利的渠道,这样既能促进农民增收,同时又有利于挖掘农村消费的潜力。

第三,要进一步提高对农村市场的消费者权益保护以及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力度,让农民能有一个更好的消费环境,能够放心消费、大胆消费,这样才有利于把农村农民的消费意愿转化成现实的购买力。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表时间:2019年8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