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 文章

茹玉等:全球价值链助推农业产业升级的创新路径研究——基于湄潭县茶产业扶贫项目的案例分析

作者: 茹玉,清华大学经济学研究所;肖庆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办公厅科研处处长、研究员;都静,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发布日期:2019-08-14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产业兴旺是农村地区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但大规模产业扶持引发的同质竞争、产能过剩、产品附加值低等问题不容忽视。如何创新发展模式促进农业产业升级进而提升竞争力尤为重要。全球化趋势日益加深,国际分工优势凸显,农业产业能否突破区域性技术约束和市场瓶颈、通过全球价值链实现加速升级值得讨论。本文以湄潭茶产业为例,从理论层面分析融入全球价值链对农业产业升级的作用机制,总结实践做法和经验,并探讨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可行路径。研究发现,国际标准定位、政府重视、跨国公司带动、良好营商环境有助于农业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今后,农业企业在国际认证、技术创新、人才培养、品牌建设上要加大投入,政府要发挥好引导和服务作用。

项目来源: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精准扶贫‘产业链’模式研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全球价值链视角下的国内区域分工与市场一体化研究”(编号:71733003)。

一、引言

培育优势产业是促进农村地区可持续脱贫的重要保障。改革开放以来,脱贫攻坚一直是党中央关注的重点,易地搬迁、就业帮扶、科技扶贫、产业扶贫、金融扶贫等各项举措在全国各地相继落实,并取得了极大进展(黄承伟,2016;彭春凝,2016;白描,2018;张彬斌,2013;许庆等,2016;陈平路等,2016)。而这其中,基于地区资源禀赋、开发特色优势产业被认为是脱贫致富方式中效率较高、“造血”能力较强、辐射带动范围较广的一项途径,也日渐成为脱贫攻坚的主要方向(Ravallion等,2007;邓维杰,2014;刘建生等,2017;张琦等,2016)。

产业帮扶在促进地区经济增长、提高农民收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部分地区同质竞争、产能过剩、供需不匹配、产品附加值低、产业竞争力难以维系等问题逐渐凸显(陈聪等,2017;汪三贵等,2015;Park等,2010)。在同一个贫困地区,资源禀赋大致类似,贫困群体全局性规划能力欠缺、市场信息滞后,因而政府的产业扶持政策一经推出,很多农户就盲目扩大生产,同一地区产品同质化现象较严重。例如蔬菜种植,据统计,目前全国蔬菜种植面积比10年前增长32%,由于供过于求,大部分蔬菜价格持续低迷,菜价暴跌,菜农损失惨重。贫困农户家庭本就经济基础薄弱、抗风险能力较差,产品滞销、生产成本无力回收,大量脱贫群众不得不重返贫困。还有,某一年辣椒价格高,第二年整村甚至整县全种辣椒,桃子价格高,又全种桃子,大量优质的生鲜产品短期内无法及时出售,政府没有市场渠道,只能任其白白烂掉,最后扶贫效果大打折扣①。如何破解产业扶贫中出现的无序生产、同质竞争、产能过剩、价贱伤农问题,如何创新产业升级②模式进而提升农产品附加值和竞争力,是值得深入思考和讨论的,这对于实现2020年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做好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的战略衔接乃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意义重大。

全球一体化或为农业产业传统的发展模式提供一种创新思路。近年来,全球化趋势日益加深,国际贸易活动大幅扩张,按照比较优势跨地区分工合作,从投入品采购、生产加工到产品营销、物流、售后服务的全产业链过程嵌入到全球网络,将区域化的产业链融入到全球价值链中的发展模式,已经成为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实现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Dollar等,2017)。融入全球价值链为地方产业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实现专业化生产、更快融入全球市场、更多就业和学习机会提供了稳定可靠的保障(UNCTAD,2013)。既然如此,那么对于现阶段农业产业扶持中所面临的种种矛盾,能否通过融入全球价值链的方式得到解决,通过何种渠道才能融入到全球价值链中,这些问题的研究对于加快贫困地区的农业产业升级、促进农民稳定增收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基于此,本文以贵州省湄潭县茶产业扶贫项目为例,主要揭示融入全球价值链促进农业产业升级的创新模式和可行路径,为全球化框架下提升农村地区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和竞争力提供政策支撑。

二、全球价值链及其对农业产业升级的影响机理

根据联合国工发组织(UNIDO)的定义,全球价值链是指在全球范围内为实现商品或服务价值而连接生产、销售、回收处理等过程的全球性跨企业网络组织,涉及原料采购、生产、加工、销售直至最终消费的全过程。相比传统的产业链模式,全球价值链主要强调的是以全球市场为载体,各国企业按比较优势从事专业化分工合作的过程,在获取市场信息、确定产品价格、供产销等各环节更依赖于国际市场,链条上的各参与主体共享全球化收益,同时共同承担全球化背景下更大的贸易风险、金融风险及其放大的传导效应。不同于农业传统的产业链模式,全球化农业价值链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参与更大范围的国际竞争,在全产业链各环节的管理体系和质量控制上更加标准化、规范化,这就要求参与的农业企业必须加强技术创新、人才培育和品牌建设,不断学习价值链上主导企业的生产技术和管理技能,从价值链低端到高端逐步推进,进而在全球竞争中保持永久的生命力。有关农业传统产业链和全球价值链的更详细的差别详见表1。

表1 农业传统产业链和全球价值链的比较(略)

农业产业能否融入到全球价值链中?这与当地的经济社会环境、地方的资源禀赋、政府动员能力有很大关系(Neilson等,2014;Pimpa,2017;Stoian等,2012;Nwagbara等,2015)。一般而言,更低的运输成本、更廉价的劳动力成本、更低的融资成本、更高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更好的创新水平,更有利于企业融入全球价值链(Dollar等,2017)。过于落后的地区,由于投资风险、市场风险存在很大隐患,一般大型公司参与意愿较低,凭借地方企业自身嵌入全球价值链难度较大(Lodge等,2006)。

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农业产业如何实现升级?如何有效缓解传统模式中出现的过剩产能、低附加值、低竞争力等问题?这主要源于四个方面的作用:第一,将农业产业融入到全球价值链中能够创造更加有利的市场格局,加快市场流通速度,更大范围消化过剩产能,降低价格波动风险,减少交易成本,尤其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低收入群体,效果更明显(Boffa等,2016;Taglioni等,2016;Bernard等,1999;Bolwig等,2009; Warning等,2002;Little等,1994);第二,产品进入全球化市场、融入全球价值链的网络,往往需要满足更加严格的国际标准,这就倒逼产品质量不断提升,产品更加精细化、复杂化、多样化,产品同质化现象逐步减少,产品竞争力逐步提升(Dollar等,2017);第三,产业价值链从区域到全球,能够为落后地区提供更多的学习和就业机会,劳动力的生产技能和管理能力不断提升,生产效率大大提高,另外,在产品出口过程中也可以学习更多的市场经验,在全球化框架下把握消费者需求,据此不断改进创新,提高市场竞争力(Pietrobelli等,2010;Kawakami等,2012);第四,在跨国公司的带动下,融入全球价值链也有助于产业链的延伸,通过与跨国公司的合作,将其先进的生产加工技术以及现代化的产业管理体系与传统的农业生产有机对接,促进传统农业产业升级,提高农业产业化经营水平,从根本上帮助农村地区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从逻辑上可以推断,全球化的农业价值链能够有效推进农业产业升级。然而,在实践中,农业产业究竟如何融入全球价值链中还不得而知,各个环节的参与主体在全球价值链中需要如何发挥协同作用还需要进一步考量。为此,笔者对贵州省湄潭县进行了实地考察,分别与湄潭县及所属遵义市的政府领导、跨国公司、供应商、部分茶企和合作社、以及农户代表开展访谈,深入了解了跨国公司参与当地茶产业扶贫项目的背景、运行模式、参与主体分工、成效及风险等,接下来将对此做详细阐述。在此基础上,分析这一模式的成效和经验启示,探索农业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可行路径,并提出政策建议,为农业产业不断升级和可持续发展提供一定的参考依据。

三、农业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实践做法——以湄潭县为例

(一)湄潭县概况③

湄潭县位于贵州北部,被誉为“黔北小江南”,是全国著名的农村改革试验区,是贵州茶业第一县、全国第二产茶大县。湄潭是典型的内陆山区农业县,截至2017年底,全县总人口49.56万人,其中农业人口45.45万人,占91.7%。全县辖12个镇133个村(居、社区),其中含5个贫困镇64个贫困村。早在上世纪40年代,湄潭县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薄弱、生产技术落后,农民生活极其贫苦,2011年,湄潭县被认定为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重点县之一。多年来,湄潭县充分利用低纬度、高海拔、寡日照、多云雾、无污染的自然优势,大力发展茶叶生产、兴建茶产业园区、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并依托茶产业开发生态旅游带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利用物联网技术和众筹平台打造共享茶庄园满足个性化需求,鼓励社会化服务公司以托管形式帮扶无劳动能力群体管理茶园,多措并举,因户失策,不仅消化吸收了农村剩余劳动力,而且吸引大量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极大促进了当地经济增长和农民收入提高。

图1 融入全球价值链对农业产业升级的影响机理(略)

截至2017年底,全县茶园面积达60万亩,投产茶园56万亩,茶叶年产量6.16万吨,年综合产值102.7亿元,全县注册茶企业达390家,其中年产值500万元以上的企业350家(国家级龙头企业4家),成立茶叶专业合作社76家,涉及茶园面积25.6万亩。2017年,茶产品出口额1658万美元,占全省茶叶出口总额的23%。全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4.64亿元,同比增长1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9536元,同比增长8.1%;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2137元,同比增长9.8%;全县小康社会实现程度达96.2%。截至2017年底,茶园生产已实现贫困村全覆盖,贫困人口从2006年的72800人减少到7741人,贫困发生率从16.45%下降到1.79%。2018年2月,湄潭县经上级审核批准已经正式退出贫困县行列。

湄潭县依托茶产业,10年间6万余农民实现脱贫致富,在农村发展的经济效益、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等多方面都取得了积极成效,但传统的产业扶贫模式中普遍存在的产能过剩、产品附加值低、品牌知名度不够、市场空间受限等问题仍无法避免,由于缺少现代化龙头企业的带动,小规模农业企业在技术创新和人才培育方面也很难突破,单产低、原料使用率低、机采率低、安全监管难等问题制约了湄潭茶业的进一步发展。针对这些问题,湄潭县政府积极努力,不断探索茶叶品牌打造和市场拓展的新出路。2016年,世界上最大的茶叶产品生产商,联合利华公司(属于跨国公司,以下简称“联合利华”),与湄潭县正式建立了合作关系,将湄潭茶业引入全球价值链网络,力求在全球化背景下实现更优质的生产、更大范围的市场竞争和更高的产品价值,为湄潭茶产业的持久繁荣、茶农生计的持续改善提供保障。

(二)联合利华带动湄潭茶园融入全球价值链的模式创新

2016年,联合利华与遵义市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在辖区内的湄潭县开展可持续茶园项目。在遵义市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联合利华与湄潭县共同打造了“跨国公司+供应商+当地茶企(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全球价值链产业经营模式(见图2):联合利华根据全球化市场的需求及国际广泛认可的产品标准制定相应的采购计划,委托供应商寻找当地具有一定产业规模的、有意向开展“雨林联盟”④认证的茶企(或合作社)进行合作,茶企(或合作社)组织小规模农户在基地统一集中生产并提供相关技术服务,实行“五统一”(统一供苗、统一配药、统一供肥、统防统治、统一收购茶青)管理机制,对于无力负担前期生产资料投入的特殊贫困户,由企业或合作社给予部分或全部资金垫支,待其茶青获益后予以偿还。到期后茶企(或合作社)组织统一验收,对农户生产的符合标准的茶青全部收购,提供给供应商进行原叶质量的集中审核,审核通过后供应商对原叶全部收购,交给联合利华进行加工生产,最终联合利华将产品放在全球化市场参与竞争,并负责产品营销、物流及售后服务。

图2 跨国公司带动湄潭茶园融入全球价值链的运营模式(略)

实践中,联合利华在帮扶湄潭县生产优质茶叶、推动茶产业升级、改善农民生计等方面,采取的具体举措如下:

1.国际标准认证可持续茶园。联合利华的茶叶原料来自全球各国,为了保证全球产品的一致性,在原料采购的质量把控上采用非常严格的标准,从2015年起,联合利华所有茶叶原料必须采购经国际“雨林联盟”认证的可持续茶园。为此,联合利华一方面帮助湄潭建设可持续示范茶业园区,另一方面与当地部分茶企合作,在政府的引导和支持下,开展“雨林联盟”认证工作。经认证的茶叶既达到了出口标准,除联合利华批量采购外,也能更广泛地吸引国际市场认可并采购湄潭茶叶。截至2018年10月,联合利华已经与当地8家茶企开展合作,涉及茶园面积达1.6万亩,预计2020年将实现10万亩的认证目标。

2.开发茶叶新产品提高原料利用率。过去,湄潭县一直以生产名优茶为主,仅仅采摘茶树的单芽、一芽一叶或一芽二叶,而联合利华开发的袋泡茶充分利用了茶树的一芽三叶、四叶、五叶,极大地扩展了茶树的用途和价值,提高了原料使用率。另外,联合利华有效利用当地丰富的茶叶和植物资源,运用精深加工技术,开发了牙膏、毛蕊花糖苷等高附加值产品,变废为宝,为农户增收提供了更多可能。

3.品牌合作提升知名度。联合利华拥有立顿等全球知名茶叶品牌,而贵州拥有“遵义红”等公用品牌,但是由于品牌影响力不足,湄潭70%以上的茶叶均以原料茶而非自主品牌上市,限制了茶叶更大范围的流通,制约了湄潭茶叶产值的持续提升。为此,联合利华凭借自身的品牌优势为湄潭开创了“立顿·遵义红”、“立顿·遵义绿”,凡是经过“雨林联盟”认证并且符合标准的茶叶,制成袋泡茶,均可以此冠名进入市场,以大品牌带动小品牌,极大地提升了当地茶叶品牌的知名度。

4.培育高素质管理人才和技术骨干。联合利华一直致力于打造规范化、现代化、符合国际标准的质量管理体系,因而非常注重人力资本的培育。一方面,联合利华派遣专业技术人员为当地茶企提供加工技术和质量管理培训;另一方面,联合利华也组织当地的茶企高管和技术骨干赴其生产基地和研发中心实地考察培训,通过多种途径不断提升当地茶企的管理能力和技术水平,进而提高湄潭茶业的核心竞争力。

5.拓展全球化市场。联合利华与湄潭县的合作为湄潭茶业赢得了更广泛的市场机会,不仅帮扶湄潭拓宽国际市场,在国内也为湄潭茶叶争取了更大的市场空间。联合利华中华区总部和其研发基地都位于上海,上海又是湄潭县对口帮扶的城市,上海政府专门建设了茶城和茶叶批发市场专供湄潭茶叶展销,上海拥有更好的营商环境、更国际化的发展视野、更大的消费市场和更便利的贸易条件,为湄潭茶叶市场推广和品牌宣传提供了便利。此外,上海政府的公务用茶、酒店用茶等也都源自湄潭,切实提高了湄潭茶叶的市场份额。

作为一家世界500强的跨国公司,联合利华拥有更广的国际市场、更先进的生产技术、更知名的品牌优势和更现代化的管理理念,在全球市场范围内定位产品需求和采购意向,采用国际化的产品质量标准严控原料采购,建立严格的质量管控体系,加强管理人才和技术骨干的培育力度,放眼于全球市场参与竞争,从生产、加工到营销,将湄潭县的茶产业全产业链条融入到全球价值链中。这种模式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区域性的市场约束和技术瓶颈,有效缓解过剩产能和质量监管难题,为当地茶业找到产业升级、走向国际化的道路,联合利华也找到优质的原料基地,实现“共赢”,推动可持续发展。

四、农业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可行路径探析

联合利华推动湄潭茶产业扶贫项目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发展模式,在资源要素的高效利用、品牌影响力提升、市场竞争力增强、产业升级加快、农民稳定增收等方面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这也为其他地区的茶产业以及其他农业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发展路径提供了值得借鉴的经验启示:

国际标准认证是决定农业产业能否融入全球价值链的关键。达到国际标准才能有效推动我国农业“走出去”。我国农产品通常申请的认证是无公害认证、绿色食品认证和有机认证,这三者主要强调产品生产过程安全无污染*,市面上农产品多为前两者,有机食品不仅生产环节质量管理要求严格,而且需要专业人才实时监督检测,因而市场销售价格较高,目前市场认可度还比较受限。相比国内的标准认证,雨林联盟认证在国际市场拥有更大的市场认可度和影响力,这项认证更强调农业生产和生态环境的和谐共生,在计划与管理体系、生物多样性保护、自然资源保护、改善生计和人类福祉等方面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不仅关注产品自身,更加注重管理体系、生态保护和人居环境,多层面确保产品安全和生态可持续,而且这项认证分为A、B、C三个等级,认证过程更加弹性化,为不同发展阶段的农业企业参与国际市场赢得了更多机会。除了雨林联盟认证,欧洲有机认证、美国有机认证在国际市场也享有较高威望,这些标准也是跨国公司在农产品原料采购上的门槛要求,想要融入全球价值链,积极参与这些国际标准认证很重要。

政府重视是推动农业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核心保障。政府强烈的帮扶意愿、贯彻落实的决心以及积极的行动力对制定并实施产业扶持政策、盘活农村资产资源、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创新经营管理模式、培育人力资本、带动农户生产发展等发挥了根本性、决定性的作用,为优化整个社会的产业布局、提升市场营商环境、提高社会整体竞争力打下了坚实基础。在湄潭项目上,上海市政府在雨林联盟认证和市场推广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三级政府也高度重视,湄潭县成立由副县长牵头,县扶贫办、县投促局、县茶产办、镇茶产办等多部门联合参与的专项管理小组,整合资金优先支持本项目发展,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引导农户土地流转、维护良好的市场营商环境,并在可持续茶园认证、新茶园建设、土地流转、“五统一”方面给予茶企大量的资金补贴,针对开办实体店、产品自主创新、产品出口、开展人才培训的企业实施奖补政策,对茶产业生产过程的流动资金提供贴息贷款。据统计,湄潭县每年安排约1/4的财政收入用于支持当地茶产业发展。

跨国公司是带动区域性农业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主导力量。已有研究显示,跨国公司是联结全球生产网络的主要动力(Dollar等,2017),是帮助企业实现最高生产率的战略合作选择(Antras等,2004)。跨国公司拥有强大的资金、技术、人才、管理和市场优势,也具有更加成熟的商业运营体系,通过技术流动、知识扩散、人才交流、市场开拓等,极大地弥补农村地区生产发展的短板,为贫困地区带来更多的财富、能量和机会,以及高效率、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环境是影响农业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一项重要因素。地理位置、经济结构、资源禀赋和人力资本等经济社会发展环境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地区的农业产业能否融入到全球价值链中。在联合利华入驻以前,湄潭县就已经具备相对完整的区域化产业链,当地的茶企数量较多、茶园初具规模,已经形成良好的市场竞争环境,龙头企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在技术创新、产品研发、融资机会、风险规避、农户带动等方面已经积累了一定经验,这些基础环境极大地促进了联合利华与湄潭县的顺利合作。

五、结论及建议

产业帮扶是培育地方特色产业、实现农村地区自我发展的有效手段,但是在实践中常常出现产能过剩、品牌影响力不足、产品附加值低、市场空间受限等问题,严重制约了贫困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和整体进步。为此,本文以湄潭茶产业扶贫项目为例,试图在全球化背景下,探索出跨国公司推动农业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进而促进农业产业升级的可行路径,为提升产品附加值和竞争力实现农村地区可持续发展提供一定参考。

在案例中,联合利华与湄潭县构建了“跨国公司+供应商+当地茶企(合作社)+基地+农户”利益联结机制,在全球化框架下把握市场需求、制定产品标准、管控产品质量、加强人才培养、参与市场竞争,推动湄潭茶产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生产网络。通过国际标准认证可持续茶园、开发茶叶新产品、加强品牌合作、培育高素质管理人才和技术骨干、拓展全球化市场等多项举措,在更大的市场范围内按需安排生产,有效消化过剩产能,提高茶叶利用率和生产效率,进而提升产品附加值和竞争力,为当地茶产业升级和持久发展以及农民可持续增收做出了巨大贡献。

结合理论分析和案例经验,农业产业想要融入全球价值链促进产业升级,必须从四个方面加以突破:一是达到国际认证标准,二是有力的政府引导,三是与当地产业匹配、优势互补的跨国公司带动,四是营造良好的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环境。对此,本文建议:一方面,要提升当地企业国际化的发展思路,以国际标准严格把控产品质量、改进硬件设施、加强技术创新和人才培养,并积极参与国际化标准认证,才能真正迈入国际市场。另一方面,要加强政府的引导和服务作用,优化产业扶持政策,改善当地营商环境(包括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和市场制度、提升人口素质等),吸引跨国公司与当地企业建立合作,通过技术、知识、人才、管理、市场等多方面的互动交流,推动农业产业不断升级,进而提升当地产品的附加值和持久竞争力。

这种模式对于具有一定产业基础、经济社会发展环境较好的农村地区实现农业产业升级以及农民稳定增收有较强的参考价值,同时,也为相对落后的地区提供了一种值得借鉴的发展思路和努力方向。除了茶产业以外,在规模化经营的果蔬产业、中药材产业、养殖业和畜产品加工业等都可以引入这种全球价值链的经营模式,充分发挥各行业跨国公司的引领和带动作用,加强本土企业的技术创新和品牌建设,促进农业产业不断优化升级,并逐步提升本土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分工地位和价值分配。目前很多大型农业企业如双汇集团、蒙牛集团等都已经打造全球价值链模式,并逐渐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位置。

注释

①根据新闻报道整理而得。资料来源: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_166909.html;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lh/2018-03/15/c_1122543927.htm;http://news.sina.com.cn/c/2017-06-21/doc-ifyhfpat5593677.shtml

②产业升级的涵义有多种解释,比如Park等(2013)认为是产业部门由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的推进,张辉等(2007)认为是低层次向高层次的转换,刘仕国等(2015)认为是单位产品的价值和单位产出的增加值率由低到高,隆国强(2007)认为是特定产业内部向资本与技术密集的价值环节提升、向信息与管理密集的价值环节提升过程。考虑到农业产业的特殊属性,为简单起见,本研究所指的产业升级统一认为是附加值提升的过程

③除特殊标注外,本研究所采用的数据资料均来源于调研一手数据

④“雨林联盟”是非营利性的全球环保组织,以优化土地等资源的高效利用、促进生态平衡、实现可持续发展为评判标准,对企业提供战略支持和认证服务。经认证的茶叶质量可以达到欧盟在内的国际标准,为提升中国茶叶质量、扩大产品出口提供了便利

⑤无公害是入市的基本条件,绿色食品认证包含A级和AA级(区别在于A级允许限量使用化肥农药等,AA级则不得使用),有机食品认证有严格的质量管控体系和追踪机制,严禁使用化肥农药等

参考文献

1.Antras, P., Helpman, E.. Global Sourcing,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2004. Vol. 112, No. 3: 552~580

2.Bernard, A. B., Jensen, J. B.. Exceptional Exporter Performance: Cause, Effect, or Both?,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999. Vol. 47, No. 1: 1~25

3.Boffa, M., Kumritz, V., Santoni, G., et al.. 2016. Overcoming the Middle-Income Trap: the Role of GVC Integration for Climbing-up the Income Ladder, University of Geneva

4.Bolwig, S., Gibbon, P., Jones, S.. The Economics of Smallholder Organic Contract Farming in Tropical Africa, World Development, 2009. Vol. 37, No. 6: 1094~1104

5.Dollar,D.,Reis,J.G.,王智.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2017).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

6.Kawakami, M., Sturgeon, T. J.. The Dynamics of Local Learning in Global Value Chains: Experience from East Asia, London: Palgrave Macmillan, 2012

7.Lee, J., Gereffi, G., Beauvais, J.. Global Value Chains and Agrifood Standards: Challenges and Possibilities for Smallholder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12. Vol. 109, No. 31: 12326~12331

8.Little, P., Watts, M.. Living Under Contract. Madison, WI: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1994

9.Lodge, G., Wilson, C.. 2006. Multinatioanl Corporations and Global Poverty Reduction, Challenage, Vol. 49, No. 3: 17~25

10.Neilson, J., Shonk, F.. Chained to Development? Livelihoods and Global Value Chains in the Coffee-Producing Toraja Region of Indonesia, Australian Geographer, 2014. Vol. 45, No. 3: 269~288

11.Nwagbara, U., Kamara., H. Y..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Leadership and Poverty Reduction: the Case of Nigeria and Sierra Leone, Economic Insights-Trends and Challenages, 2015. Vol. IV, No. 2: 21~30

12.Park, A., Wang, S.. Community-Based Development and Poverty Alleviation: An Evaluation of China's Poor Village Investment Program,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2010. Vol. 94, No. 9: 790~799

13.Park, A., Nayyar, G., Low, P.. Supply Chain Perspectives and Issues: A literature Review, WTO Co-published with the Fung Global Institute. 2013

14.Pietrobelli, C., Rabellotti, R.. Global Value Chains Meet Innovation Systems: Are There Learning Opportunities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Working paper series 232, IDE, Chiba City, Japan. 2010

15.Pimpa, N.. Responsibility for Poverty: Sustainable Management by Mining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in the Mekong Countries, The Journal of Developing Areas, 2017. Vol. 51, No. 3: 335~348

16.Ravallion, M., Chen S.. China' s (Uneven)Progress against Poverty,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2007. No. 82: 1~42

17.Stoian, D., Donovan, J., Fisk, J., et al. Value Chain Development for Rural Poverty Reduction: A Reality Check and A Warning, Enterprise Development and Microfinance, 2012. Vol. 23, No. 1: 54~60

18.Taglioni D., Winkler, D.. 2016. Making Global Value Chains Work for Development, Washington, DC: World Bank

19. UNCTAD. 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Global Values Chains: Investment and Trade for Development, New York and Geneva: UN. 2013

20.Vicol, M., Neilson, J., Hartatri, D., et al. Upgrading for Whom? Relationship Coffee, Value Chain Interventions and Rural Development in Indonesia, World Development, 2018: 26~37

21.Warning, M., Key, N.. The Social Performance and Distributional Consequences of Contract Farming: An Equilibrium Analysis of the Arachide de Bouche Programme in Senegal, World Development, 2002. Vol. 30, No. 2: 255~263

22.白描.中国精准扶贫的实践与思考——中国精准扶贫进展与前瞻研讨会综述.中国农村经济,2018(4):140~144

23.陈聪,程李梅.产业扶贫目标下连片贫困地区公共品有效供给研究.农业经济问题,2017(10):44~51

24.陈平路,毛家兵,李蒙.职业教育专项扶贫机制的政策效果评估——基于四省雨露计划的调查.教育与经济,2016(4):56~63

25.邓维杰.精准扶贫的难点、对策与路径选择.农村经济,2014(6):78~81

26.黄承伟.中国扶贫开发道路研究:评述与展望.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5):5~17

27.蓝庆新.论全球价值链下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升级.山西财经大学学报,2005(5):74~78

28.刘建生,陈鑫,曹佳慧.产业精准扶贫作用机制研究.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7(6):127~135

29.刘仕国,吴海英,马涛等.利用全球价值链促进产业升级.国际经济评论,2015(1):64~84

30.隆国强.全球化背景下的产业升级战略——基于全球生产价值链的分析.国际贸易,2007(7):27~34

31.彭春凝.当前我国农村精准扶贫的路径选择研究.农村经济,2016(5):91~95

32.汪三贵、郭子豪.论中国的精准扶贫.贵州社会科学,2015(5):147~150

33.吴海英.全球价值链对产业升级的影响.中央财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6

34.许庆,刘进,杨青.农村民间借贷的减贫效应研究——基于健康冲击视角的分析.中国人口科学,2016(3):34~42

35.张彬斌.新时期政策扶贫:目标选择和农民增收.经济学(季刊),2013(3):959~982

36.张辉等.全球价值链下北京产业升级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37.张琦,冯丹萌.我国减贫实践探索及其理论创新:1978—2016年.改革,2016(4):27~42

38.卓越,张珉.全球价值链中的收益分配与“悲惨增长”.中国工业经济,2008(7):131~140

来源:国研网,http://d.drcnet.com.cn/eDRCnet.common.web/DocDetail.aspx?chnid=1002&leafid=1&docid=5518603&uid=0201&version=integrated 发表时间:2019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