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社会 社会事业 > 文章

葛延风:中国疾病负担过重 且卫生支出费用偏低

作者: 葛延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部长、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8-10-10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2018常春藤新浪健康之夜”于9月22日在北京举行,活动由新浪财经、北京常春藤医学高端人才联盟主办,主题为:寻路大健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部长葛延风出席并演讲。 

其表示中国的筹资能力仍然不足,去年中国人均GDP8800美元,其中卫生支出占GDP的总费用为6.2%,人均卫生总费用约560美元左右。美国去年卫生支出的总费用是9500美元,中国人均卫生总费用大概只相当于美国的1/17~1/18。

而目前中国疾病负担过于沉重,随着老龄化的加剧,慢性非传染病疾病的负担在出现迅速地攀升,甚至是高血压、糖尿病失能、半失能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有这么重的疾病负担,支出费用又这么少,短期内矛盾不可能得到有效的调和。

以下为演讲实录:

葛延风:谢谢主持人,各位来宾下午好,我想说一点健康教育的事。

扯远一点,中国的医疗卫生面临着很多的问题,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和挑战是什么?

我们的疾病负担过于沉重,而且传染病的压力仍然很大,除了急性传染病以外,包括乙肝、丙肝、结核的压力都很大。随着老龄化的加剧,慢性非传染病疾病的负担在出现迅速地攀升,甚至是高血压、糖尿病失能、半失能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

我们的筹资能力仍然不足,去年我们的GDP是8800美元,卫生占GDP的总费用为6.2%,人均卫生总费用大概是560美元左右。美国去年的总费用是9500美元,我们的人均卫生总费用大概只相当于美国的1/17~1/18。这么重的疾病负担,又这么少的钱,而且短期内的矛盾不可能得到有效的结果。

我觉得必须扭转我们的医疗服务模式,我们一定要转向以预防和健康管理为核心。以治疗为中心,转向疾病预防和健康管理为中心。这里面也有很多的选择,我觉得其中很重要的一块是要搞好对老百姓的健康教育,健康教育说简单也简单,第一,让老百姓有更多更好的健康生活的常识;第二,让百姓有对常见病、多发病最简单的基本的认识,这样他的就医行为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第三,要让老百姓树立理性的生命观、疾病观包括死亡观。

当然,这些年我们的健康教育领域应该说是各界做了很多的工作,可是总体上我仍然觉得我们健康教育的未来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比如说生活方式上,我们不良的生活方式仍然有很多,缺乏锻炼、抽烟、饮酒,高盐高脂,这些不良的生活方式带来了许许多多健康的问题。

第二,我们有许多老百姓缺乏最基本的医疗或者疾病常识,生病以后乱吃药、乱投医,我身边有的朋友从外地到北京来检查,有时候找一个三甲医院本来已经确诊了,结果又说第一家医院不行我还得找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三甲医院,要找好几个大夫,造成了很大的资源浪费。

第三,理性的生命观的培育,虽然说到现在为止,我们虽然说医疗技术进步得很快,但仍然有许许多多的疾病是靠技术无法解决的,有很多东西是属于自然规律,我们更多的应当是尊重自然的规律,尊重生命,更多的比如说不可治疗的、治不了的,我们要强化临终关怀和舒缓治疗,不要把大量的钱财浪费在抗拒自然规律上,可是事实上现在仍然有很多。我们开会的时候我经常讲,你到其他国家的大医院的ICU住的是什么人?基本上都是有治疗价值的。国家很多大医院的ICU住的是没有治疗价值的,每天要花上万、甚至是一天几万块钱来延长几天几周的生命,病人本人没有尊严,全身插满的管子,家属苦不堪言,医保的资金,包括个人的负担也非常非常重,也是在大量地浪费资源。

反过来讲,如果我们健康教育做得好了,让老百姓有少的行为少生病,可以解决很大的负担,另外我们不做抗拒自然规律的事情,我们理性地就医,有限的资源就可以更加集中到那些有价值的人身上,可以产生更好的效果。所以我觉得健康教育非常重要。

健康教育下一步怎么做,重点要解决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抓好学校的健康教育,从娃娃做起,包括对幼儿园、早期学段的孩子,更多是教他一种好的生活方式。比如说再大一点,初中生、高中生我们教他一些基本的跟健康和疾病有关的常识。从娃娃抓起的好处,首先是成本很低,另外可以实现小手拉大手,如果学生在学校里学到很多的知识,可以告诉文化水平偏低的爷爷奶奶。现在国家对学校健康教育很重视,但总体还是存在很多的短板,包括教材、包括考核,包括从事学校健康的一些队伍建设,包括不同部门之间的协作,这还是有差别的,所以第一要抓好学校健康教育。

第二,要深化通过医疗服务系统的改革,让我们的医生更多地重视健康教育,特别是在诊疗过程中的健康的教育,因为这是一对一的服务行为,比如说这个过程中医生遇到了什么病人,除了给他诊断、给他开药,详细地询问他的病史,告诉他像这样的疾病大概的规律是什么,不一定讲很清楚很专业的,但比如说基本的注意事项这往往会产生非常好的效果。但目前的情况来看,由于我们缺乏有效的约束激励机制,也就是说无论是初级卫生服务体系还是大医院搞健康教育不赚钱,所以不愿意干,但也有其他的因素,现在大医院的三甲医院的大夫,一个号几分钟,有的国家规定,一个单元不得低于30分钟,就留出足够的时间跟病人进行交流。当然,核心还是激励机制。

其实,这点应当考虑一个大的改革方向,是要为健康结果付费,如果健康教育做得好,疾病预防做得好,节省了费用,是打包付费的模式,为健康的结果来付费。

第三,一个很重要的领域是大众传媒。我们早年大众传媒是纸媒,后来电视和广播慢慢普及了,现在新媒体、包括门户网站、包括搜索引擎,以及手机中的各种APP越来越普及,大众传媒在健康教育中如果做好了会带来非常好的效果,但如果做不好,会带来很负面的结果。所以,我觉得下一步这块要强化,核心是两点:

第一,政府要建立有公信力的传播渠道。比如说,我们国家级的有关组织。

第二,对现在各种媒体,一定要建立严格的约束和评价机制,对那些害群之马该清除的一定要清除。

除此之外,社区和职业场所他们应该积极地发挥在健康教育方面的功能。

来源:新浪财经,http://finance.sina.com.cn/meeting/2018-09-22/doc-ifxeuwwr7189952.shtml 发表时间:2018年10月10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