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外智库 > 本月焦点 > 文章

中国、日本和印度在东非蓝色经济中的作用

作者: Aidan Buys,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初级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9-02-0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研究概要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下行与随之而来的商品价格大幅下降,损害了非洲资源型经济体的发展,但一些发展中国家面对经济冲击展现出了相当的韧性。2008年以后,中国、日本及印度已经成为非洲的关键投资者。特别是东非,已经成为外国投资的重要目的地。

东非的沿海国家正逐渐引起全球经济大国的瞩目,不仅因其经济机会,也在于其连接非洲内陆国家的运输走廊作用。全球经济大国的参与反映在更广泛的区域经济计划中,如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日本和印度的亚非增长走廊。东非的贸易和基础设施发展机会很多,但需要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并加强治理,以确保投资实现包容性和可持续发展。

本文分析了中国、日本及印度在东非,特别是肯尼亚及坦桑尼亚发展中的作用,聚焦区域蓝色经济。根据非洲联盟的定义,区域蓝色经济指与海洋和内陆产业相关的经济、社会及环境体系;在更广泛的政治及经济范畴下包括海洋贸易及港口基础设施及其连接、深入内陆国家的贸易通道等基础设施。

近期东非国家的经济绩效

在东非发展史上,肯尼亚和坦桑尼亚有重要地位。两国不仅在该区域增长速度最快,还承担了印度洋贸易中通往内陆国的通道角色:肯尼亚的港口城市蒙巴萨是一个关键枢纽,连接了海岸与刚果民主共和国、卢旺达、布隆迪和乌干达;坦桑尼亚的港口城市达累斯萨拉姆,连接刚果东部、卢旺达和布隆迪。肯尼亚还连接如南苏丹与埃塞俄比亚等其它内陆国,而坦桑尼亚则连接赞比亚。两国对该区域的长期发展起关键作用,但其基础设施依然落后。

2016年麦肯锡的一份报告根据经济绩效和政治稳定性,将非洲国家分为三类。其中“稳定增长者”是已经实现相当高经济增长水平(2010年到2015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为5.8%)并有理由保持稳定的国家,包括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博茨瓦纳、塞内加尔和摩洛哥;其它类别还有“脆弱”和“缓慢”增长者。报告对东非的经济增长率较为乐观,并指出迅速增长的年轻人口及高速城市化是非洲潜在的巨大优势。

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增长推动了东非进口购买力的增长,但东非贸易不平衡依然存在,这限制了其竞争力:出口仍高度依赖于自然资源等价值相对低的产品;除肯尼亚的其他非洲国家高度依赖进口石油;出口货物种类单一。这些问题都是东非未来发展的隐患。

脆弱的基础设施系统进一步约束了大多数非洲国家的发展。基础设施连接严重不足,互补的贸易产品缺乏,这些都限制了区域经济整合。如果不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不仅区域整合将延迟,其经济长远发展前景也将受损。

东非国家已在居住水平上取得突出进步,但依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为了建设基础设施项目以支持更多的货物运输,他们需要更多的外部资金和支持。在东非基础设施方面最活跃的投资者当属中国和日本,印度在该区域投资较少,但表现出增加参与的兴趣。

中国、日本及印度的非洲参与

20世纪90年代起,中国增加了在非洲的经济活动。21世纪初期,中国对矿产的需求促进了其对资源部门的投资,并涉及制造业、农产品和重要的基础设施投资。资源一直是中国在非洲大陆贸易关系的重点。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FOCAC)成为增强中国与非洲之间经济与外交关系的重要平台。到2015年,中非贸易额已达1790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时增长至4000亿美元。FOCAC已经在多个问题上推动了多边发展。

“资源外交”也是日本参与非洲活动的重要元素。成立于1993年的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TICAD)是促进合作的关键平台,论坛议题包括援助和技术转移。TICAD的目标首先是联系西方援助国与非洲受助国,合作减少非洲债务;其次是在非洲环境下采取“非洲模式”促进其发展。日本很早就对非洲感兴趣,但在贸易和投资上的数据表现远远落后于中国。2015年日本与非洲的双边贸易额仅为240亿美元。2016TICAD第一次在非洲举办,这意味着日本将深化与非洲大陆的政治及经济联系。

印度与非洲,特别是东非的关系源远流长,但直到近期印度的外交政策才开始重视非洲,印度—非洲商业论坛于2010年成立。虽然起步晚,但印度与非洲的双边贸易额已经从2001年的53亿美元,飞速增长到2014年的750亿美元。尼日利亚、南非、安哥拉、埃及、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六国,占据非洲对印度出口的89%。与其它主要经济体的贸易状况类似,印非贸易主要在矿产与能源资源领域。

中日印在肯尼亚及坦桑尼亚的贸易与投资扩张

印度洋—太平洋海域作为新兴的经济势力表明全球局势的根本转变。具体而言,中国和印度崛起已形成,并将持续塑造区域的地缘政治格局。

印度致力于增强其在印度洋的势力,不过也必须处理与中国的竞争问题。印度比中国和日本的经济体量都小。尽管经济和军队规模存在差异,印度和日本都在其直接影响区域内外有经济、政治、军事与外交目标上的雄心。在安全方面,中国和日本在吉布地已经建立了军事基地。中国、印度及日本还显露了经济雄心,最重要的是“一带一路”倡议(OBOR)与日本和印度近期启动的“亚非增长走廊”(AAGC)涉及东非以及通过交通走廊深入到中非。两项倡议都于近年提出,中日印在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的活动都在增加。中国和日本在非洲最大的投资都围绕基础设施,以日本在肯尼亚蒙巴萨的港口项目为代表。

中国在蒙巴萨与内罗毕之间投资40亿美元修建600公里的铁路,其中90%资金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中国在东非和大湖地区其他铁路项目上的投资也在迅速增加。虽然坦桑尼亚不是“一带一路”的正式成员国,中国仍然对坦桑尼亚基础设施进行巨额投资,并协助新建巴加莫约港口,修缮达累斯萨拉姆的港口。

日本投资了坦桑尼亚的多种基础设施:修建立交桥,缓解交通拥挤问题;推进农业用水供给项目,为4万人提供清洁水源;拓宽新巴加莫约大道,改善货物分布的效率,并投资其它道路拓宽项目。

尽管相对数额较小,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也接受了印度提供的资金。从2007年到2016年,肯尼亚接受了东非共同体(EAC)外国直接投资的54.1%,成为印度在东非直接投资的最大接收国,坦桑尼亚成为第二大受益国。

从贸易关系看,2016年肯尼亚对中国66%的出口额来自原材料,同年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则高度分化,显示了双边贸易的严重不平衡。坦桑尼亚对中国42%的出口额来自贵金属矿石(多数是金矿石),24%来自油料作物种子。

肯尼亚对日本的出口相对分化但仍然是资源导向的,肯尼亚从日本进口汽车(42%)、运输卡车(20%)及热轧钢铁(13%)。坦桑尼亚对日本出口贵金属(32%)、铜矿(28%)、咖啡(16%)、油料作物种子(9.4%)及生烟草(9%),从日本进口主要是汽车(41%)、热轧钢铁(13%)和运输卡车(10%)。

肯尼亚出口到印度的主要是干豆(46%)及碳酸盐(16%),从印度进口的多数为精炼石油(40%)与成品药剂(12%)。坦桑尼亚从印度进口的主要是精炼石油制品(47%),向印度出口稍微多元一些,包括33%的金子、24%的干豆以及24%的椰子、巴西坚果和腰果,不过出口的货物多数是原材料。

结论

东非沿海国家有很多经济发展机会,中国、日本和印度在肯尼亚与坦桑尼亚深度且持续增多经济参与,这种参与可能加剧地缘战略竞争。与其他国家一样,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现在已经主动参与到中日印的经济战略中,而不是被迫“选边站队”。在基础设施和贸易扩张的重要机会下,随着投资增长及多个大项目落地,东非治理与政治决策有待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