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大国关系 > 文章

陶短房:约翰逊当选英国首相:四道难关 众口难调

作者: 陶短房,旅加学者、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9-08-1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7月23日,持续一个多月的英国新首相暨保守党党领遴选结果出炉,前外相、前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当天举行的最后一轮、也是唯一由全体保守党员参与投票的遴选中,以92153票对46656票的巨大落差(投票率87.4%)毫无悬念地击败最后一个对手、现任外相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从而成为5月24日宣告辞职的特蕾莎·梅(Theresa May)继任者。

早在2016年“前前任”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因“搞砸”脱欧公投匆匆“甩锅”时便是最大首相继任热门的约翰逊,此次仍是一路“大热”,从选前民调到前几轮的“不达线淘汰”、“末位淘汰”,他始终遥遥领先于各路对手,并且逐轮将领先优势持续扩大,他无疑是此次胜选的最大赢家。

在当选后感言中,他信心十足地许下三大目标:完成英国“脱欧”;实现国家团结;击败(最大反对党工党领袖)科尔宾(Jeremy Corbyn),并接连将“团结”一词重复了四遍,表现出一如既往的自信和异乎寻常的使命感。

但约翰逊的胜利基础却并不怎么牢靠,这是因为有四道难关摆在他面前。

保守党因“脱欧”问题面临严重分裂,党内“反脱欧派”曾是绝对主流,其中的激进派虽囿于党的一致性不便公开立异,却迂回利用下院游戏规则给首相、内阁出难题,特蕾莎·梅即因脱欧协议四次闯关不过而不得不含泪卸任。和她相比,党内根基更浅、争议更大的约翰逊能否经得起下院内保守党和反对党“内外夹攻”,达成“让本届下院挺到任期届满”的既定目标,实在是个未知数。

他连呼四遍的“团结”,因党内围绕“脱欧”(包括脱欧与反脱欧、支持与反对“硬脱欧”等)的激烈争论和分歧,变得弱不禁风,新内阁尚未组成,已有财政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副外相邓肯(Sir Alan Duncan)、文化大臣詹姆斯(Margot James)、司法大臣高克(David Gauke,)、国际发展大臣斯图尔特(Rory Stewart)、教育大臣米尔顿(Anne Milton)等多位阁员宣布“不给面子”,而另一些反映热烈的党内干将,如公开要求出任财相的前下院领袖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哄传将出任新任脱欧首席谈判代表的前驻丹麦大使弗罗斯特,曾在约翰逊担任伦敦市长时出任“大总管”、如今几乎肯定会出任首相办公室主任的特里科特(Jon Trickett),以及因此前出借威斯敏斯特联排别墅给约翰逊而闹出不小轰动、据《金融时报》称将出任首相首席商务顾问的天空电视台高管格里菲斯等等,或各有所求,或争议颇大。

在党内、尤其党内上层和主流派中缺乏根基的约翰逊如何应对复杂的党内局势,调和好品味各异的“众口”,是他行将面临的第一个考验。

如果说,组阁是约翰逊当选后的第一道难关,那脱欧无疑是第二道。

如前所述,在英国不论保守党内、议会或整个社会,围绕脱欧问题都存在深刻分歧和巨大鸿沟:“硬脱欧派”挟5月欧洲议会选举大胜和近期民调结果有利之势,希望脱欧能在10月31日这个已被推迟两次的截止日顺利完成,协议能表决通过固然好,不通过也要“硬脱欧”;“软脱欧派”实际上是较为温和的“反脱欧派”,他们内心不赞成脱欧,但又深知公投结果不容更改,主张反复修改脱欧协议,直到可以在国会过关为止,为此不惜努力和欧盟交涉和继续推迟脱欧最后期限;“不脱欧派”则希望通过新的脱欧公投“吃后悔药”,让英国继续做欧盟的“特殊VIP成员”,并享受较前更多的特殊待遇、承担较前更少的义务。

和前任特蕾莎·梅的“软脱欧”立场不同,约翰逊一直是立场鲜明的“硬脱欧派”,在遴选期间他也曾多次重申“10月31日最后期限不容更改”、“无论协议表决结果如何届时都要脱欧”。但迫于党内压力,他的姿态已悄然调整软化,开始强调“努力和欧盟协商”,“不排除修改协议条款”,这势必给党内、国内持“软脱欧”甚至“二次公投”立场者(尤其其中的保守党人)更多期待和幻想。

然而欧盟各国对此的反应一目了然:它们早已受够了英国的“特殊成员”做派,当然更不希望后者在脱欧后继续以“享受许多成员国待遇的非成员国”面目“厮混”下去,不论选中、选后,欧盟理事会、欧洲委员会和各成员国要人不断强调“脱欧不可逆”、“脱欧协议不可更改”,这将进一步压缩约翰逊在这个关键性问题上的腾挪空间。

约翰逊的第三道难关,是如何应对工党“倒阁、逼迫提前解散议会重新选举”的攻势。

约翰逊当选后,工党领袖科尔宾第一时间宣称“不能由区区16万人(指保守党党员人数)决定一国首相人选”,这也是他本人和工党自英国“脱欧”危机爆发后的一贯战略,即借题发挥,触发提前解散议会选举,争取在选举中取代保守党的执政地位。

英国是代议制君宪国家,内阁由下院席位最多且超过半数的党派或党派联盟组建,所有阁员必须首先是下议员,首相则是当选下议员的议会多数党党领自动出任,无意外情况下任期5年。

目前这一届英国议会是2017年6月8日选出的,选举结果,保守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并未过半,不得不拉上北爱尔兰的地区性小党——民主统一党为合作伙伴,才勉强组阁成功,目前保守党有314个议席,民主统一党有10个,相加勉强超过320席的过半门槛。

本届下院任期至2022年5月5日截止,因为辞职的仅仅是首相个人,保守党仍然是联合执政党中的最大党,因此“改选首相”实质上只是“变更保守党党领”。

反对党、尤其科尔宾等工党要人的如意算盘,是利用保守党在下院席位不过半、党内因脱欧问题出现分裂、明里暗里拆约翰逊台者为数不少的大好机会,借反复杯葛脱欧协议表决迫使保守党同意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正如一些评论家所指出的,如果事态果真发展到这一步,即便约翰逊宣称“有把握赢”,他也会被党内“拆台派”渲染为“最大的输家”,从而根本动摇执政根基。

按照一些英国分析家的说法,目前工党内“暂缓弹劾新首相”的呼声占据微弱优势,但之所以如此并非“厚爱”约翰逊,而是期待后者“执政蜜月期”早日结束,党内出现更大裂痕,并相信在那种情况下触发选举,反对党胜算更大。如果约翰逊不能尽快稳住党内阵脚,后果不堪设想。

约翰逊的第四道难关,则是“两个特朗普”如何相处,以及英美传统关系如何巩固的问题。

英国人对英美特殊关系寄托极大期待,却又不希望被看作美国背后亦步亦趋、惟命是从的“小弟”;期待本国首相能与美国总统间有着如撒切尔夫人和里根、布莱尔(Tony Blair)与小布什般密切的私人关系,却又普遍反感特立独行的特朗普(Donald Trump)。

约翰逊曾被称作“英国的特朗普”,在担任伦敦市长和外相期间与特朗普的铁杆心腹班农(Stephen K. Bannon)互动频繁。在有望出任首相后,特朗普曾多次公开称赞他“是我最期待的英国首相人选”,此次约翰逊当选后,特朗普不仅第一时间表示祝贺,还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公开提及他“英国特朗普”的绰号——但英国公众似乎对此十分敏感。

约翰逊本人也已意识到个中风险:在遴选敏感期间他拒绝了到访的特朗普见面邀约,更对曾经的“老朋友”班农敬而远之。但他显然不可能不对上任后和特朗普建立“撒切尔和里根般的私人关系”有所期待——事实上英国公众也未必没有这样的期待。

然而特朗普偏偏是个善变且顽固坚持利己主义的美国总统,他曾经的“好朋友”——法国总统马克龙、俄罗斯总统普京等,都饱受其苦、其害,约翰逊若“把持不当”,就可能在这道叵测关口前“马失前蹄”。

来源:中国网,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7_211447.html 发表时间:2019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