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生态 资源 > 文章

王军:国土综合整治如何服务生态系统

作者: 王军 发布日期:2018-08-10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人类活动对国土的影响范围和强度日趋增大,已成为生态系统的主导者,强烈影响着生态系统。在生态文明建设提升为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千年大计的背景下,国土综合整治如何发力,以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和优美生态环境,值得深思。

生态系统服务的科学问题

生态系统服务是指人类从生态系统中直接或间接所获得的各种惠益,分为供给服务、调节气候、文化服务和支持服务四类,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生态系统服务将人与自然联系在一起,构建了人类与自然的桥梁和纽带,将科学与管理决策紧密相连。

生态系统服务的关键科学问题。深入研究“生态系统服务形成和相互作用机理”“生态系统服务权衡”“生态系统服务集成评估方法”和“生态系统服务与科学决策的整合途径”等科学问题,将生态系统服务纳入管理决策,实现区域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是21世纪人类社会面临的共同挑战之一。联合国环境署2009年提出了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计划,2012年通过了联合国大会正式批准,成为环境领域第二个全球政府间的评估计划,目前已有150多个国家作为成员加入。我国是该计划的成员国,也将全程参与研究和评估工作。

国土综合整治提升生态系统服务能力的迫切性。我国耕地总体质量不高且后备资源严重不足,耕地质量平均等别为9.8等,可供开垦的后备资源约8000万亩;生态环境本底脆弱,全国水土流失、沙化和石漠化面积分别为295万平方公里、173万平方公里和12万平方公里,全国中度和重度退化草原面积仍占草原总面积的1/3以上;生态多样性保护压力大,约44%的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呈下降趋势,野生动植物种类受威胁比例达15%~20%。

国土综合整治提升生态系统服务的关联和不足

国土综合整治对生态系统服务的重要影响。国土综合整治是指人类采取综合措施对某一空间范围内的自然资源通过整治、开发、修复、治理和保护等一系列手段,以达到提升国土资源利用效率和质量、保障国土资源可持续利用和改善生态环境目的的过程。其核心都是通过改变和调整土地利用/覆被的空间格局和结构类型,来协调人地关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随着国土综合整治目标的多元化、整治内容和手段的多样化、整治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的不断拓展,其定会成为大规模改变土地利用/覆被和陆地生态系统有目的、有组织的人类活动,对生态系统类型结构和服务功能产生重要影响。

国土综合整治的生态系统思维不足。须用生态观和生命观看待国土综合整治。但目前相关工作分散在多部门开展,更多的是项目、工程或任务,未能充分考虑自然生态系统和尊重自然规律,更未从理论逻辑层面理解国土综合整治的本质和功能。国土综合整治是对人与国土关系的再调适,是对国土资源及其利用方式的再组织和再优化过程,是对供给、调节、文化、支持等服务功能的综合权衡和提升。

国土综合整治与生态系统服务作用机制与集成评估欠缺。国土综合整治是在短期内通过改变土地利用类型和格局,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区域水资源、土壤、植被、大气以及生物多样性,进而对生态系统的功能和服务产生影响。其对生态系统时空结构的影响通过3S技术和格局分析技术容易测度,而对生态系统过程和服务的影响则是长期、复杂和非线性的,需要长期定点观测和研究。国土综合整治在推进中,面临着增加耕地数量、协调区域发展和增加农民收入等多重目标,须权衡关键生态系统服务,科学合理地集成评估促进区域生态系统服务的优化。

国土综合整治的生态系统管理体系滞后。生态系统管理以生态系统结构的合理性、功能的良好性和生态过程的完整性为导向。总体上看,我国开展的土地整治、高标准农田建设、矿山环境综合治理、水土流失治理和土地沙化防治等国土综合整治活动,在保护耕地资源、保障粮食安全、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和增加农民收入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中央地方需求、部门利益、目标导向的不同,和技术规范要求差异,以及公众参与不充分等原因,国土综合整治的生态系统综合管理体系存在缺位和不到位现象。

国土综合整治提升生态系统服务的决策路径

强化生态系统思维,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建设。要牢固“生态系统”思维和“生命共同体”意识,落实主要城市化地区、农村地区、重点生态功能区、矿产资源开发集中区及海岸带和海岛地区的国土综合整治,针对性开展城市低效用地再开发、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加快工矿废弃地复垦利用、积极推动退耕还林还草等措施优化生态功能;分区域实施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整治重大工程,协调自然生态系统和经济社会关系,因地制宜恢复生产、生活、生态和文化功能。

加强与生态系统服务的关系认知,优化国土空间开发格局。一是在区域上要保证自然生态优先,从地理和生态的角度,通过构建生态板块和绿色基础网络体系,为大的区域布局构建空间结构,增强生态环境承载力。二是要选择对全局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问题复合型的地区,优先重点部署国土综合整治重大工程。三是以提升生态系统服务能力为重要导向,优化生态格局和功能,耦合调节服务与文化服务。

加快土地科技创新,为提升生态系统服务注入新动能。加强国土综合整治与生态系统服务相关作用机制与集成评估方法、生态系统服务与国土综合整治科学决策的整合途径等方面的研究,完善国土领域的部重点实验室和野外科研基地体系建设,加快推进进入国家层面的科技创新体系。积极参与IPBES等土地和生态等领域的国际合作组织。

加强制度建设,夯实国土综合整治提升生态系统服务基础。用生态系统思维完善国土综合整治的制度管理体系具有内在逻辑和客观合理性。加快研究起草国土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的法律法规。推动建立体现国土综合整治生态建设要求的目标体系、考核办法、奖惩机制。建立完善国土综合整治中的生态补偿机制,构建国土综合整治对生态系统影响的监测预警体系。积极引导多方参与,探索国土综合整治与修复的市场机制,探索国土综合整治与修复的国家基金运作机制。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土地”,https://mp.weixin.qq.com/s/B8WjKzJvGux3aJvF-ToqQQ 发表时间:2018年8月10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