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区域经济 > 文章

李汉卿:西部陆海新通道:催生全方位开放新局——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汉卿

作者: 李汉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9-09-1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西部大开发棋至中盘,近日新添关键落子。国家发改委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深化陆海双向开放,强化措施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汉卿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将重塑对外开放新格局,为西部地区加快融入国际社会,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提供难得契机。同时,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以全方位开放引领西部内陆、沿海、沿江、沿边高质量开发开放,打通西北与西南全方面联系,促进西部内陆开放与沿海开放优势互补,在促进区域发展平衡、内外需协调等方面将发挥积极作用。

“未来,西部陆海新通道将西部地区拉到了全球市场的前方,毗邻东盟,对接全球,不断扩大西部地区的国际‘朋友圈’,通过不断推进投资、经贸、基础设施国际合作,实现优势产能优势互补。这样不仅解决了西部地区经济发展中的动力不足问题,还将在更大范围实现产业空间均衡布局和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李汉卿说。

通道之“新”

被视为西部大开发关键之举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新”在何处?

“西部陆海新通道之新主要体现在新通道、新枢纽、新动能。”李汉卿称,西部陆海新通道是中国西部和东盟国家这两个极具经济增长潜力区域的“国际连接新通道”,是在加强西南、西北骨干通道建设基础上,融合综合运输组织方式,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的物流高质量发展新通道,也是带动新增贸易、促进以贸易平衡为导向的贸易平衡新通道。

西部陆海新通道以海铁联运作为陆海联动的优先运输方式,构建陆海新通道综合立体交通网,通过新枢纽实现对接共建“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发展、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等国家战略,突出枢纽辐射带动作用。

在李汉卿看来,新枢纽突出国际联通与综合运输两个特征。广西北部湾将成为“国际新枢纽港”,成为西部内陆从市场后方变为开放前方的前沿门户。同时,新枢纽还体现在物流集群带动枢纽经济的发展上。甘肃兰州是西南与西北连接的陆路通道重要节点,是西部铁路、公路主要交通干线的汇集点,在西部陆海新通道中将成为西部扩展开放新空间,促进陆海内外联动、双向互济的“内陆国际新枢纽”。

李汉卿认为,西部陆海新通道为西部发展带来新动能,从出口导向到内需拉动,使其成为构建开放型经济体系的重要支撑。西部陆海新通道将以“全链条、大平台、新业态”为指引,创新“物流+贸易+产业”运行模式,打通物流、商流、信息流、资金流,助力西部产业链、供应链能力全面提升。重庆等地有良好的产业和商贸基础,也是重要的消费中心,作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将实现产业要素与资源的快速集聚,强化枢纽基础保障和集聚辐射能力,促进交通物流经济深度融合发展。

挑战犹在

重庆、广西等西部省区市近年来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加强与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经贸合作,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持续推进,通道建设取得成效,但挑战犹在。

李汉卿坦言,一是部分地区交通基础设施存在瓶颈。西部地区公路、铁路网密度比照东部地区仍然偏低,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协同能力有待加强。存量设施能力尚未充分利用,“吃不饱”和“吃不着”现象并存。部分物流枢纽存在同质化竞争、低水平重复建设问题,内部缺乏有效分工,集聚和配置资源要素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二是多式联运基础设施联通效率有待提高。海铁联运等重要节点存在专用站场、载运机具、信息平台等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不匹配、互联互通不足等问题,造成“最后一公里”衔接困难。三是枢纽设施尚未由物流功能延伸到供应链其他环节,需要进一步培育形成通道经济的能力。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时代,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作用也将发生深刻变化,从简单的投资拉动将逐渐转向通过交通基础设施的投资结构优化,带动产业链、供应链协同发展的新格局。”李汉卿说。

《规划》设定到2020年,一批重大铁路、物流枢纽等项目开工建设。到2025年,经济、高效、便捷、绿色、安全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基本建成。一批重大铁路项目建成投产,主要公路瓶颈路段全面打通,形成以铁路为骨干、高等级公路为补充的陆路交通通道。

对此,李汉卿表示,要注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创新金融产品和拓宽筹资渠道,引导长期资金进入。规划建设具有多式联运功能的综合货运枢纽。结合综合交通网络发展,通过调整既有铁路场站的规模及功能、移地建设、铁路引入既有公路枢纽、物流园区、港口等方式,强化集装箱运输功能,以重要的联运枢纽(城市)为核心,打造由物流园区、特色产业、配套服务等共同组成的通道经济体。加快枢纽城市与崇左(凭祥)、东兴、德宏(瑞丽)、西双版纳(磨憨)、红河(河口)等口岸的通道设施建设,增强连接口岸的运输能力。

协力共建

涉及13个省区市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在建设中如何加强省际合作?

李汉卿建议,首先,推进统一市场建设。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清理和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打破地区封锁和垄断,矫正要素配置扭曲,促进各类要素有序自由流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强化跨部门、跨区域的内陆沿海沿边通关协作,推进口岸管理相关部门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遵循市场规律,建立灵活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全程运价机制,切实降低物流成本,提高新通道竞争力。

其次,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统筹推进通道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支持毗邻省份间加强沟通协调,优先打通铁路运输干线,畅通瓶颈路段,提升通道骨干网络能力,构筑各省紧密协作、高效便捷、互联互通的立体综合交通运输网络。

再次,加强产业协作。进一步优化产业空间布局,支持建立区域产业链条上下游联动机制,促进产业组团式承接和集群式发展。积极推进区域协同创新,支撑引领区域产业协调发展。

最后,创新发展合作平台。严格落实《规划》中提出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统筹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及时协调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加强省际协商合作,发挥省际协商合作机制作用,协商解决西部陆海新通道区域合作有关事项。依托中国—东盟信息港,建设中新等沿线国家和地区国际数据通道,促进信息资源互联互通与共享共用。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彩娜 发表时间:2019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