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社会 社会治理 > 文章

路琦、郭开元: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读教育重在教育和保护

作者: 路琦,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党委书记、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秘书长;郭开元,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少年法律研究所所长 发布日期:2018-08-16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除港澳台地区外,在中国教育学会工读教育分会注册的专门学校有93所,比2005年(67所)增加26所。新增加的专门学校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四川省由1所增加到9所,贵州省由2所增加到14所。在地域分布上,目前专门学校分布在25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比2005年(22个省)增加了3个省(自治区),这3个省(自治区)分别是江西、海南、新疆。至今,仍有7个省(自治区)没有恢复或建立专门学校。

专门学校教育是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的重要环节

与2005年相比,专门学校的办学经费得到较大改善;专门学校离市区更近,校园环境有所改善,生均建筑面积扩大,学生的住宿条件有所改善;教育教学设施有所改善,90%的学校建有网络教室、心理咨询室等专门教室(2005年不足60%);体育运动设施比以前更丰富。

专门学校的办学类型呈现多元化。在学校类型方面,95.2%的是公办的专门学校,4.8%的是民办或民办公助的专门学校。在学校的主管机关方面,95.7%的专门学校由教育机关主管,少数专门学校由教育部门和综治部门双重管理或者由司法行政管理部门管理。在有些省份,专门学校由综治部门建设,建成后移交教育部门管理。

在学校功能方面,专门学校教育是义务教育的重要形式,是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的重要环节,其主要功能是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学生进行教育矫治。一些专门学校将教育矫治的功能向前延伸和向后延伸。向前延伸主要是将对不良行为的教育预防功能延伸至专门学校的预备生和普通学校的校外教育;向后延伸主要是专门学校与未成年犯管教所建立合作关系,对被监禁的未成年犯开展义务教育,直接服务于未成年人的重新犯罪预防,有此合作模式的省份主要是广东省、浙江省和吉林省。另外,部分专门学校通过建立德育实践基地、法治教育中心、心理健康教育中心等形式,对普通中小学学生开展法治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对普通中小学的教师、家长进行教育培训,提高普通中小学教师和家长对学生不良行为的教育预防和矫治能力。

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主要原因是在原学校学习成绩差和有严重不良行为

对学生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主要原因中,69.1%的是在原学校学习成绩差,32.5%的是有严重不良行为,20%的是有犯罪行为。

对学生家长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主要原因中,85.9%的是在原学校学习成绩差,10.9%的是有严重不良行为,4.9%的是有犯罪行为。

对学校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主要原因中,在原学校学习成绩差的占69.6%,有严重不良行为的占78.3%,有犯罪行为的占39.1%。

对教师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主要原因中,有不良行为的占39.5%,有严重不良行为的占28.9%,有轻微犯罪行为的占21.9%。虽然不同主体对于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主要原因存在着不同认识,但是以上调查数据相互印证了目前专门学校仍保持原来工读学校对有严重不良行为或者轻微犯罪行为的学生进行教育矫治的基本职能,这也正是专门学校在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系统工程中的功能所在。

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方式具有多样性,警察送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比例呈上升趋势。在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主要方式方面,对学生的调查数据分析发现,16.4%的是警察送来的,22.7%的是被父母送来的,43.4%的是原来学校建议的,13.1%的是学生自己主动来的。其中,与2016年的调查数据相比,被警察送来的学生所占的比例增加了10.7个百分点。对教师的调查数据表明,在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主要方式中,18.4%的是警察送来的,38%的是被家长送来的,3.8%的是原学校建议的,11.6%的是学生自己主动要求的。由此可见,学生到专门学校学习的方式主要是被父母送来及原学校建议。近年来,警察送生的比例有所增加,反映了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开展分层矫治的现实需求。

专门学校的学生结构与专门学校的功能定位和招生方式密切相关,这也反映了专门学校的教育改革现状和发展趋势。在学生人数方面,专门学校的学生人数呈下降趋势,2013年工读学校学生人数为9300人,2014年为8500人,2015为7920人,2016年为7181人。在所抽样调查的21所专门学校中,截至2017年10月,在校学生人数为2215名,多数学校的在读学生没有达到饱和度,甚至有两所学校没有学生。在学生性别结构方面,以男生为主,在所抽样调查的学生中,男生的比例为90.2%,女生的比例为9.8%。另外,专门学校学生主要集中在14至17岁,占84.4%,平均年龄为15.48岁,呈现低龄化趋势。

专门学校教育矫治内容趋于科学化、专业化

随着社会经济和教育的发展,专门学校教师的学历有较大的提高,2017年调查数据显示,79.6%的教师是本科,比2005年(50.1%)提高了29.5个百分点;4.4%的教师是研究生,比2005年(1.1%)提高了3个百分点。师资力量的提高为提升专门学校教育质量奠定了基础和前提。

教师队伍结构的科学性和稳定性有所增强。教师的专业结构具有多学科性,其中80%以上的学校配齐了义务教育学科教师,90%以上的学校配有专兼职的心理教育教师和法治教育教师,还有一些学校聘请专职的科技教师或非遗教师。调查发现,专门学校教师的教龄在10年以下的占69.1%,10年以上的占30.9%,保存了相对稳定的教师队伍。

专门学校普遍开设义务教育和校本课程。调查数据显示,80%以上的专门学校开设了义务教育规定的课程,76.1%的学校开展的形式多样的课堂教学能够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79.1%的专门学校老师能用多种方式评价学生的学习、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另外,专门学校开设丰富多彩的校本课程,主要包括美发、刺绣、茶艺、陶艺、篆刻、书法、足球等,对学生进行生活技能教育和健康教育,提高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文化素养。

专门学校注重品德教育、法治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在品德教育方面,专门学校注重行为养成教育,通过持续的、生活化的行为养成教育,矫治学生不良的行为习惯,培养文明礼仪,确立良好的道德规范和行为规范。调查数据显示,94.3%的专门学校通过多种方式帮助学生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另外,专门学校开展优秀品质教育。调查数据显示,92.9%的专门学校通过多种活动进行责任心、感恩、诚信、友善等方面教育。在法治教育方面,专门学校开展了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法治教育活动,提高了学生的法律意识。在心理健康教育方面,专门学校普遍开展心理健康教育,促进专门学校学生的心理健康。对学生的调查数据显示,学校老师给学生讲过心理健康问题的占94.1%,认为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活动形式多样的占83.0%,学生对学校开设的心理健康教育活动的效果很满意的占82.3%。

改善专门学校学生家庭教育情况可取得明显教育转化效果

家庭是儿童社会化的重要场所,家庭教育环境是未成年人价值观形成和行为规范习得的基础环境。家庭教育环境通过形成具有共振性和弥散性的家庭氛围,対孩子形成无形的影响,使其产生某种心理评价,形成某种心理状态,进而支配其行为。良好的家庭教育环境包括一个有着互敬互爱的夫妻关系、亲切融合的父母子女关系、充实的精神生活内容和高尚道德情操的家庭环境。通过调查数据比较分析发现,与普通学校学生相比,专门学校学生的家庭教育环境相对较差,存在着家庭关系紧张、父母教养方式粗暴、监护不力等问题。其中,家庭关系紧张主要是指父母感情失和、经常争吵,不利于营造教育未成年人的家庭教育氛围;父母监护不力致使未成年人容易遭受疏忽照料;父母教养方式粗暴致使未成年人容易受到虐待。调查发现,25.1%的专门学校学生的父母之间经常吵架,比普通学校学生(13%)高12个百分点。25.7%的专门学校学生平时很少见到父母,比普通学校学生(10.6%)高15个百分点;11.6%经常被父母打,比普通学校学生高7个百分点。

亲子关系和早期家庭教育是儿童社会化和人格发展的核心要素和主要动因,对儿童的成长有着决定性影响。调查发现,与普通学校学生相比,专门学校学生存在着亲子关系疏离的问题。仅有5.1%的专门学校学生认为父母总是帮助和鼓励自己,比普通学校学生低8.5个百分点;72.6%认为父母尊重自己的意见,比普通学校学生低约14个百分点;30.6%的认为父母不关心自己在想什么,比普通学校学生高17个百分点;16.9%的认为父母不关心自己交什么朋友,比普通学校学生高7个百分点。调查数据显示,56.9%的专门学校学生有过逃学经历,部分学生存在着打架斗殴、强行索要财物、吸毒和故意毁坏财物等违法犯罪行为。

专门学校加强家校互动,改善专门学校学生的家庭教育状况,可以取得明显的教育转化效果。专门学校有家访制度,教师与家长保持着密切联系,开展对学生的个性化教育矫治。90%以上的专门学校有家长学校,定期召开家长会,介绍学校的教育情况,介绍学校正在或准备开展的教育活动,并请家长给予配合,共同达成教育目标。学校开展亲子活动,调节家庭亲子关系。调查数据显示,76.7%的学校经常指导家长对学生进行心理健康教育。60.8%的家长认为孩子进入专门学校之后性格变得开朗,53.4%的家长认为孩子学习成绩有所提高,51.1%的家长认为孩子改正了以前的不好行为,38.6%的家长认为孩子与父母的关系有所改善。这些可以在对学生的调查数据中得到印证。在情绪管理方面,80.1%的学生有巨大压力或情绪低落时,能够自我排解,82.6%的学生能够积极乐观看待生活和学习中遇到的困难,83.6%的学生对陌生环境的适应能力很强。在自我认知方面,86.7%的学生了解自己的优缺点,83.3%的学生自理能力较强。

来源:《光明日报》 发表时间:2018年8月16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