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文化 公共文化 > 文章

袁振国:什么对事业成功、生活幸福更具影响

作者: 袁振国,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主任、教授 发布日期:2019-08-1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1.社会情感能力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

早在100年前,美国心理学家特尔曼就对1500多名超高智商的儿童进行了长时间的跟踪研究。40年后发现,这些人中只有20%的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60%的人成就平平,还有20%的人流入到了中等以下。可见,认知能力与一个人后来成就的大小并无太大关系。那么,主要原因是什么呢?通过对成功人士的访谈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以下四种品质是取得成功的关键:有明确的目标和坚持力,谨慎、有进取心,自信不自卑,善于为实现目标不断积累成果。

哈佛大学从1938年开始开展一项持续了70多年跟踪了724人的关于幸福的研究,2016年发布了《幸福研究报告》。项目负责人说,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幸福完全与财富、名声或者拼命工作无关,这项研究得到的最清晰的信息,是良好的关系和心态,是爱的力量,让我们更快乐、更健康、更幸福。

在大量研究的基础上,麻省理工学院的心理学教授提出了五大人格模式。认为人的非认知特征可以概括为五个维度,每个维度又具有若干要素,这些要素具有积极的和消极的两个方面,并且可以根据人积极和消极性程度,测量一个人的人格得分。这五个维度是,外倾性,亲和力,责任心,情绪稳定性和开放性。得分越高,事业成功和生活幸福的比例越高(见图表)。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此进行了进一步改造,建构了社会与情感能力的测评框架。这一框架沿用了五大维度但含义更趋合理,包括:任务表现(尽责性);情绪控制(情绪稳定性);协作(亲和性);思想开放(开放性);与人交往(外向性)。每个维度又确立了不同的测评指标,任务表现的指标包括成就动机、自我控制、责任感和毅力;情感控制的指标包括抗压、乐观和情绪控制;协作的指标包括同理心、合作与信任;思想开放的指标包括好奇心、创造力和宽容度;与人交往的指标包括活力、果敢和乐群。除了五大维度之外,还有一项“复合能力”,即个人技能不同方面的组合,测评指标包括自信心、元认知和批判性思维等。

2.社会与情感能力具有更高的可塑性

社会情感能力与认知能力有很大的不同,认知能力在很大程度上是遗传的,后天改变的空间有限,而社会情感能力主要是后天可习得的,是可以培养的。一般来说,在儿童早期,社会与情感能力是波动性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波动性会降低,稳定性增强。这意味着,社会与情感能力发展的关键时期是儿童与青少年时期,通过有效的教育干预与系统的学习,可以促进孩子的社会与情感能力发展,提升孩子的幸福感与成就动机。

“佩里学前教育项目”是干预成功的最好例证。此项目选取了智力发展水平处于85分以下的儿童,对他们进行社会与情感能力的教育干预,教他们如何与别人友好相处,每周开展家访活动,改善亲子关系。项目进行了实验组与控制组之间的对比研究和持续的跟踪研究,直到这些研究对象到40岁。研究发现,教育干预对这些孩子的认知能力没有产生任何影响,但是极大地提升了他们的社会与情感能力,婚姻更加幸福,家庭关系更加和谐,健康状况更佳,生活质量更高,犯罪率更低。

OECD社会与情感能力课题组开展的一项研究发现,超过20%的调查对象最看重的社会与情感能力是责任感、自信、批判性思维、动机、持久力与创造力。家长最看重孩子的社会与情感能力是乐观、创造力、动机和好奇心。家长认为与孩子幸福和健康相关度较高的社会与情感能力是自我效能、自我控制、乐观和持久力。研究发现,相较于社会经济背景、父母教育与家庭收入因素,社会与情感能力对学生的学业成绩产生更大的影响,好奇心对语文学习效果影响较大,持久力对数学学习效果影响较大,好奇心对科学学习效果影响较大,创造力对艺术学习效果至关重要。在各种多样且多变的社会和经济体中,社会与情感能力的作用和影响越来越重要。无论对个体还是整个社区和国家来说,都是如此。社会与情感能力发展好的孩子,有更好的学业成绩,在未来有更好的工作与更高的收入,更有可能活得更长,更低的辍学率,更低的实施暴力与犯罪等反社会行为的风险,等等。

3.从PISA到SSES

PISA项目自开展以来,对促进各国教育质量提高产生了很大的积极作用,但也不断受到批评和质疑,主要的一点就是太注重认知能力,而忽视了非认知能力的影响和培养。对东方国家来说尤其如此。在不断的反思过程中,OECD从2013年开始了社会与情感能力研究(简称SSES),旨在促进认知能力和社会情感能力的平衡发展。

2018年,OECD在完成了基础研究和工具开发后,开始了国际“社会与情感能力”测评项目。该项目与PISA是平行的大型跨国调查项目,着眼于促进青少年非认知领域的发展,旨在测评参与城市和国家的学龄儿童和年轻人的社会和情感能力发展水平以及哪些因素影响了这些能力的发展,并进一步探索如何通过教育实践提升这些能力。除了测评内容与PISA测评不同之外,SSES项目测试对象有所扩展,不仅测评15岁的学生,还测评10岁的学生,每个国家测评对象不少于6000名。目前有11个国家及城市参与,分别是哥伦比亚的波哥大、韩国的大邱、芬兰的赫尔辛基、美国的休斯敦、哥伦比亚的马尼萨莱斯、俄罗斯的莫斯科、加拿大的渥太华、意大利的罗马、葡萄牙的辛特拉、中国的苏州,以及土耳其。

此项目要回答的主要问题是:不同年级或年龄孩子的社会与情感能力发展水平有何不同;不同性别与家庭背景孩子的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差异是什么;哪些社会与情感能力能够预测儿童的成功或幸福;什么样的家庭环境能够促进孩子的社会与情感能力发展(如教养方式和家庭可获得的学习资源);什么样的学校环境能够促进学生的社会与情感能力发展(如课程内容、教学方法和学校资源);什么样的社区环境能够促进孩子的社会与情感能力发展(如运动、文化资源与安全)。

认知能力和社会情感能力的平衡发展无疑对人更好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社会与情感能力是实现主体目标,与他人合作以及管理情感所涉及的能力。这些能力表现在无数日常生活中,也在人生活的各个阶段中发挥着作用:例如孩子们在与他人玩耍时被告知哪些行为是合适的,而成年人则需要学习在职业环境中团队合作的规则。人们从小就追求目标(例如在玩游戏、解谜时),而这一点在成年后变得越来越重要(例如,在追求学位和工作等方面)。学习正确表达积极和消极情绪的方法,以及处理压力和挫折是终身的追求,尤其是在处理诸如离婚、失业和长期残疾等生活变故时。

认知能力和社会情感能力是相互联系的,相互影响的。比如像创造性和批判性思维是现代社会最为重要的心理特征,它们都需要认知能力和社会与情感能力的结合。创造性,也称为发散性思维,是指创作内容不仅新奇、原创和出乎意料,而且恰当、有用和适用于当前的任务。已经发现它与智力测量以及社会和情感技能有关。有创造力的人倾向于对新的经历更加开放,想象力更强,不那么计较,更冲动,更外向。批判性思维涉及运用逻辑规则和成本效益分析的能力,从战略上思考并将规则应用于新情况以解决问题。这一能力具有很强的认知能力,它依赖于思考信息、在新的环境中解释信息并在现有知识的基础上找到解决新问题的能力。然而,批判性思维也包含了对新经验开放的方面,如想象力和非常规性。许多现实生活中的情况要求更复杂的能力,这些能力包括智力、社会和情感方面的因素。为了了解这些能力,目前OECD的SSES框架包含能力领域的不同方面,并确信不同能力在日常情况下相互作用。

4.发展素质教育的重要突破口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自素质教育概念提出以来,我们一直提出的是“实施素质教育”或“推进素质教育”。十九大报告提出“发展素质教育”的要求,这里面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在工作上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彻底改变“素质教育轰轰烈烈,应试教育扎扎实实”的现象,二是要扩展素质教育的广度,深化素质教育的深度,提升素质教育的高度。在社会变化日益加剧,新兴高科技不断推出、国际竞争更为加剧的背景下,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培养未来人才的应对能力,必须高度重视认知和社会与情感两种能力的培养,保持这两种能力的平衡。对我们来说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培养尤其需要强调。社会情感能力的培养可以成为发展素质教育瓶颈的突破口。在普遍提高学生社会情感能力的同时,对教育中的一些突出问题比如校园欺凌,暴力冲突,心理疾病、自杀等,产生显著的干预效果。

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首先是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在教育的指导思想、教学内容、教学过程中要贯穿相应的要求和指导意见。OECD虽然对各国并不正式要求使用标准化措施评估学生的社会与情感能力,但许多国家和地方司法管辖区为学生的社会与情感能力评估提供了指导方针。评估学生的社会与情感能力通常不是为了学生的升学或认证也不是为了教师的评价。相反,评估倾向于以一种形成性的方式进行,以帮助教师和学生确定他们在社会与情感能力方面的优势和劣势。在许多国家,典型的期末评估包括对社会与情感能力的评估。例如,加拿大安大略省为成绩单提供模板,其中“学习能力和工作习惯”与科目的分数分开评估。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工作习惯可分为六类:责任心、组织能力、独立工作能力、协作能力、主动性、自我调节能力。教师对每一类学生的评价为“优秀”“良好”“令人满意”和“需要改进”。在1-8年级的成绩单中,学生学习能力和工作习惯发展的报告放在学生课程预期成绩之前。在9-12年级的成绩单上,有一个空白地方用来写每门学科的学习能力和工作习惯的评语。

社会与情感能力培养要形成合力(见左图)。学校、家庭、社区和职后培训都应该在提高个体的社会与情感能力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些能力,连同认知能力,是个人福祉和社会进步的关键要素。政策制定者可以使用这些信息来提高他们对能力差距的理解,并更好地设计解决这些问题的政策,而教师和家长可以拓宽孩子的能力需求的概念,并创造积极的学习环境。

来源:《光明日报》 发表时间:2019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