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财政金融 > 文章

许伟:关于财政政策乘数效应的辨析

作者: 许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9-08-13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如何评估财政政策刺激效果,即如何估算财政乘数,日益受到关注。实际上,关于扩大财政赤字可行性的讨论,很大程度上也与财政乘数大小紧密相关。虽然实证分析的文章逐年增多,数量方法更加规范,基础数据更为丰富,但财政乘数大小仍没有定论。换句话说,各方围绕财政乘数的争论一直就没有平息过。基于不同理论框架,使用不同实证方法,得到的结果往往迥异。即便是对同一个国家,若涉及不同约束条件和外部环境,估计值也相差较大。

理论上,财政收支变化对总产出的影响并不确定,往往取决于使用的分析框架和前提假设。财政政策刺激效果如何,大致可以按照政策传导是沿着供给端还是需求端来区分,通常文献都认为,后者效果更为显著。古典经济学认为,财政支出或者税收的短期变化,对经济总量不会有显著影响,尤其是财政收支变化被预期到的话。政府当下扩张赤字、增加债务意味着未来会增加税收、偿还债务,私人部门若能意识到这一点,其支出将不会有太大变化,这即是李嘉图等价原理;传统凯恩斯经济学的观点则是,财政乘数和消费者倾向相关。消费倾向大,意味着单位财政支出能够拉动更多的总需求,财政乘数也就越大,反之则越小;在新古典模型当中,财政支出或税收变化,主要通过供给端起作用,即影响私人财富和资本存量以及私人部门劳动供给决定,进而影响社会总产出。通常,由于存在“挤出效应”,财政乘数往往比较小;当然,如果在上述模型当中引入垄断竞争、价格和工资粘性、信息不对称等因素,能够得到大一些的财政乘数。如果名义利率触及零下界,即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财政支出的乘数效应更为显著。例如,艾格森(Eggertsson)2011年的一项研究就估算,名义利率为零时,财政乘数超过2(即财政支出扩张一单位,GDP增加2个单位),但名义利率为正的时候,财政乘数不足0.5。

使用不同实证方法得到的结果也存在显著差异。大体上看,有三类比较的规范方法,可以用来估计财政乘数效应。第一类方法是基于国别或者跨国宏观时间序列数据,利用结构化向量自回归方法(SVAR)估计GDP、就业等变量对财政赤字变化的响应。根据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拉米(Ramey)教授研究,如果能够统一数据处理过程,这种方法估计得到的财政乘数都小于1。不过,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杰瑞米(Jeremy)与其合作者,今年利用统计和叙事方法相结合的方式,识别了17个OECD国家过去近50年的财政扩张,并在此基础上估算了财政乘数。他们发现,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方案对经济活动有明显提振作用,财政乘数在1以上,而且在经济陷入衰退时刺激效果更为显著。第二类方法则先构建新凯恩斯的动态一般均衡模型,再利用实际经济数据推断模型参数,之后使用“冲击——响应”估算财政乘数。这种方法有一些明显优势,能一定程度上规避GDP变动反过来对财政支出的影响,同时方便进行反事实分析。由于引入了工资粘性、不完备金融市场等因素,估测的财政乘数通常较SVAR方法稍大。

除了以上两种宏观层面的方法,近期也有不少研究引入自然试验或者工具变量等微观应用计量手段。一般先仔细识别外生的财政收支变化(比如国防支出等),然后估计外生变化对GDP或者就业的冲击。这种方法更为规范,一定程度上能控制GDP变动反过来对财政支出决策的干扰,而且不少研究估计得到的财政乘数都大于1。比如,哈佛大学的Chodorow-Reich教授根据2009年美国复苏和再投资法案(ARRA)实施的情况,从区域层面估计财政乘数大致在1.7以上。当然,还有2019年克拉克奖的获得者中村惠美(Nakamura),她与合作者利用国防采购在各州的支出数据估算了美国的财政乘数,结果在1.5左右。不过,拉米教授对微观方法估计得到的结果是否可以作为宏观乘数,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他认为,宏观分析并没有“免费的应用微观午餐”,区域层面的分析往往会排除掉整体变化,刻画的是区域间财政乘数的差异,而非全国层面上的财政乘数。

此外,发展阶段、经济周期、汇率制度等外部环境或约束条件也会影响财政政策的乘数效应。大多数实证结果都支持,经济萧条情况时扩大财政支出的效果大于经济景气阶段,封闭经济体的财政刺激效果大于开放型经济体,固定汇率制度下的效果大于浮动汇率。同时,美联储波士顿分行的一项研究认为,高收入国家的财政乘数与中高收入国家差不多,而欠发达国家往往因为国家治理能力较差,财政乘数较低。当然,也有部分研究更进一步分析了财政收入筹集方式、支出结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协调等实施层面的因素对财政乘数的影响。部分结论表明,提高基础设施投资有效性,或给予边际支出倾向高的群体减免返还,财政扩张效果可能更佳。

总的来看,要评估和比较财政政策的乘数效应,可能要首先明确研究的理论前提以及各种实证方法的优劣。进一步,若将财政乘数的估算结果作为当下或者未来政策的参考,必须要先了解过去的环境与当下或者未来的差别,并充分考虑经济发展阶段、经济周期变化、对外开放程度、汇率制度、国民收入分配格局、财政收支结构、货币政策空间等因素。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表时间:2019年8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