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社会 人口就业 > 文章

阎志强:城市老年人的机构养老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基于2017年广州老年人调查数据的分析

作者: 阎志强,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教授 发布日期:2019-05-15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机构养老为老年人安度晚年提供了一个重要选择。我国正在积极健全“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已出台政策措施鼓励举办养老机构。近年来,广州人口老龄化进程加速,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2010年的9.74%提高到2015年的12.39%。利用新资料分析广州老年人的机构养老意愿状况及其影响因素有助于进一步研究和规划广州养老机构发展及其机构养老服务的持续发展问题。

一、资料来源和概念说明

本文所用数据来源于2017年3月中山大学人口研究所主持的广州市老年人生活状况调查。该调查依据分层随机抽样原则,对广州市11个市辖区中的8个区的3000个老年人(城市2000人、农村1000人)做了上门问卷调查。本文主要使用城市2000个老年人样本数据分析城市老年人的机构养老意愿状况及其影响因素。

本文中,老年人指60岁及以上年龄的人。老年人的机构养老意愿包括老年人住养老院意愿和对养老院服务项目需求意愿两个方面。影响老年人机构养老意愿的因素很多,本文仅从老年人家庭规模、居住安排、教育程度、原职业(指退休前的职业)、健康状况、经济状况、养老观念(养老方式选择、与已婚子女居住偏好、以房养老态度)等方面进行初步分析。

二、老年人的机构养老意愿状况

(一)住养老院的意愿

“您是否愿意住养老院?”

总体上将近10%的广州老年人愿意住养老院,不愿意和看情况的比例相当,但城、乡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呈现非常显著的差异。大部分城市老年人没有排斥未来住养老院的可能性,而绝大多数农村老年人明确表示不愿意住养老院。因此实际上城市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比农村老年人强烈得多。

(二)对养老院服务的需求意愿

“如果住养老院,除了基本生活照料服务,老年人最希望养老院提供什么服务?”

老年人最希望养老院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城乡间有明显差异,城市老年人住养老院的主要服务需求是医疗保健和临终照护。农村老年人最希望的服务更集中于医疗保健,其次是康复护理。城市老年人对养老院提供精神慰藉和人文关怀服务有较大需求。

三、城市老年人机构养老意愿的群体差异

(一)老年人住养老院意愿的年龄和婚姻状况差异较明显

城市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几乎没有表现出性别差异,但年龄、婚姻状况差别比较明显。低龄老年人住养老院意愿较强,未婚、离婚老年人住养老院意愿很强。

随着年龄增大,愿意住养老院的比例降低,不愿意住的比例相应提高。就老年人口的主要婚姻状况而言,城市有配偶老年人比丧偶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强。

(二)老年人对养老院服务需求意愿的性别、年龄、婚姻状况差异较明显

城市老年人最希望的养老院服务存在较明显的性别差异,女性老年人比男性老年人更希望养老院提供医疗保健、临终照护服务。

城市老年人最希望的养老院服务随着年龄增大有“两增两减”现象(康复护理增加、临终照护增加、休闲娱乐减低、医疗保健减低)。处于婚姻弱势(未婚、丧偶、离婚)的老年人对医疗保健、临终照护服务的需求较强。

四、城市老年人机构养老意愿的影响因素

(一)家庭人口规模

家庭规模大小对老年人住养老院意愿及其养老院服务需求意愿有一定影响。

按同住人口数划分,老年人家庭规模1-3人为小家庭、4-6人为中等家庭、7人及以上为大家庭,三类家庭的老年人分别为60.8%,37.4%、1.8%。

大体上生活在较小规模家庭的城市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更强。小家庭的老年人对养老院服务的需求意愿更集中于临终照护、医疗保健;中等、大家庭老年人的服务需求多样化一些,且对医疗保健服务的需求更大(超过40%)。这反映了家庭人力资源数量与养老机构专业服务具有互补与替代作用。

(二)居住安排

根据老年人与同住人口的关系,可以把老年人的居住安排划分为独居、老年夫妇户、与儿子住、与女儿住、与儿女住、其他6类。城市老年人的居住安排最主要的类型是与儿子住(37.6%),其次是老年夫妇户(25.1%),第三位、第四位分别是与女儿住(17.7%)、独居(11.9%),与儿女住、其他的居住安排比例较低(分别为3.8%、4.0%)。

老年人的居住安排状况对其住养老院的意愿和对养老院服务的需求意愿有较明显的影响。与女儿住的老年人愿意住养老院的比例最高(15.1%),其次是独居和老年夫妇户的老年人,这表明与女儿住、不与子女住(独居和老年夫妇户)的老年人更愿意住养老院。

独居老年人近半数最希望养老院提供临终照护服务,与女儿住的老年人对临终照护服务的需求意愿明显高于与儿子住的老年人,这或许是对家庭养老性别分工传统的一种反应。

(三)教育程度和原职业

老年人的教育程度和原职业对其住养老院及其养老院服务需求意愿有一定影响。

从教育程度看,初中及以上教育程度的老年人愿意住、看情况的比例较高。高中教育程度的老年人愿意住养老院的比例最高(18.1%)。

教育程度较高的老年人更倾向于需求临终照护、休闲娱乐服务。

原职业对老年人住养老院意愿的影响最主要表现在农民与非农职业之间,农民愿意住养老院的比例很低、不愿意住的比例很高。在非农职业中,科教文卫工作者、商业服务人员愿意住的比例较高,但商业服务人员不愿意住的比例也较高。

原职业是农民的老年人55.6%最希望医疗保健服务,希望康复护理的比例也较高,对临终照护服务的需求远低于其他职业的老年人。

(四)健康状况

广州城市老年人的健康状况主要是良好、一般,分别为48.3%和50.5%,表明绝大多数老年人具有正常的生活自理能力。需要别人照顾的老年人愿意住养老院的比例最高(20.0%)。

三种健康状况的老年人都对医疗保健服务有较高需求。需要别人照顾的老年人对康复护理服务的需求意愿较强。

(五)经济状况

广州大部分城市老年人有可靠的收入来源,经济基础稳定。2017年93.3%城市老年人的主要生活来源是离退休金,依靠家庭其他成员供养的仅占5.5%。老年人对经济状况非常满意、比较满意的分别为4.7%、38.4%,感到有困难的占5.7%。

依靠离退休金生活的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明显强于依靠家庭其他成员供养的老年人。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比例很低的依靠最低生活保证金(0.6%)、财产性收入(0.5%)生活的老年人有明确的较强的住养老院的意愿。

经济状况满意程度属于非常满意、感到有困难的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相当明确,愿意住、不愿意住的比例都较高,这可能与他们具有的不同类型养老院的入住资格和支付能力有关。

依靠离退休金生活的老年人对养老院服务的需求集中于医疗保健、临终照护,依靠家庭其他成员供养的老年人除了最希望的医疗保健外,服务需求比较多样。经济满意度最高的老年人对医疗保健的需求很高。

(六)养老观念

(1)养老方式选择

“您认为哪一种养老方式最好?”

养老方式从养老责任和主体大致可分为自我养老、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三种,从居住特性看前两种属于居家养老、第三种属于机构养老。老年人选择“自我养老”的为42.8%,其次是“与子女住在一起”的家庭养老(30.8%),第三是“政府建立的免费或低价养老院”为主的社会养老(26.3%,其中2.1%的“社会建立的收费养老院”)。

广州老年人养老方式选择对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产生明显影响。选择家庭养老和自我养老的老年人愿意住养老院的比例很低(分别为4.2%、4%)。持有社会养老观念的老年人住养老院意愿最强,其中选择“政府建立的免费或低价养老院”老年人超过三分之一愿意住养老院,近半数持看情况的想法,是机构养老服务的现实和潜在的对象。

(2)与已婚子女居住偏好

“您认为老人与已成家的子女应该如何住好?”

老年人与已婚子女的居住方式可分为同住型、分住附近型、分住较远型。老年人的选择集中于分住附近型(63.5%),其次是同住型(33.7%)。

分住附近型的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最强,愿意住养老院和看情况的比例均为最高,与同住型的差异最大。

同住型的老年人对养老院各项服务的需求程度与选择家庭养老方式的老年人高度一致。分住附近型的老年人对医疗保健服务、临终照护的服务表现出同等程度的较高需求。

(3)以房养老态度

“如果把房屋出售/出租/抵押以换取养老金,您愿意吗?”

广州城市老年人对以房养老持谨慎态度,愿意以房养老的比例为3.2%,看情况的比例为71.5%,不愿意的比例25.3%。

以房养老偏好不同,住养老院的意愿有较大差异。愿意以房养老的城市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最强,近半数明确愿意住养老院。

从选择态度看,愿意以房养老的老年人更希望养老院提供医疗保健服务和休闲娱乐服务。

五、总结

2017年广州城市老年人的机构养老意愿状况的主要特点是: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比较强,但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除了基本生活照料服务,老年人最希望养老院提供医疗保健和临终照护服务。

老年人机构养老意愿存在群体差异,低龄老年人住养老院意愿较强,未婚、离婚老年人住养老院意愿很强;女性老年人、婚姻弱势的老年人更希望养老院提供医疗保健、临终照护服务,年龄较大的老年人对康复护理、临终照护服务的需求增加。

家庭规模和居住安排、教育程度和原职业、健康状况、经济状况、养老方式选择偏好等因素影响了老年人住养老院的意愿强弱以及对养老院提供服务的基础性、专业性和情感性方面的需求程度。

老年人具有多样性、多层次的机构养老服务需求意愿,特别是对医疗保健和临终照护服务有高度期待。医养结合对满足老年人更高层次需要以及养老机构长期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城市应进一步改革体制机制,鼓励扩大资本和人力资源投入,加快发展养老机构医养结合服务,促进机构养老服务在扩大供给规模的同时提质增效。

来源:人口青专公众号,https://mp.weixin.qq.com/s/klaymaKJch19FHytKbx6Hw 发表时间:2019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