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中国外交 > 文章

梅兆荣:2019中德关系回顾:合作与矛盾并存

作者: 梅兆荣,中国前驻德国大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会长 发布日期:2020-01-1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综观2019年中德关系,既有令人鼓舞的进展,也不乏德国某些政客和媒体干涉中国内政的行径和杂音。总体上看,中德两国务实经贸合作保持了前进势头,互利共赢仍是主流,但意识形态分歧和利益矛盾进一步凸显,不确定因素令人关注。

两国高层领导频频接触和保持沟通,反映了双方对增进相互了解的高度重视和推进互利合作的积极努力。

今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后于3月、6月和9月在巴黎、大阪和北京的多、双边场合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进行了三次会晤,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交换意见,特别是9月默克尔访华期间,双方就经济领域合作取得共识并签订11项协议,体现了中方新一轮开放举措在中德关系中得以优先落实。其中,德国宝马汽车在与中方合资企业中的股比提升,巴斯夫化工巨头在中国建立独资企业,以及两国对电动汽车领域的合作意愿尤其令人瞩目。

此外,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分别访德,德方负责财政、经济和科研的三位部长以及联邦议院副议长相继访华,都对增进相互了解和促进相关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具有积极意义。与此同时,两国之间人员往来频繁,平均每年超过150万人次,对增进民间的相互了解发挥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更令人高兴的是,两国贸易保持了积极的发展势头。德国在过去43年中一直是中国在欧洲的最大贸易伙伴。目前,中德贸易额约占中欧总贸易额的三分之一,超过英、法、意三国同中国贸易额的总和。自2016年起,中国已连续三年成为德国在全球范围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按中方统计,2018年中德双边贸易额为1838.8亿美元,同比增长9.4%,2019年1-9月中德双边贸易额为1384.3亿美元,同比增长9.7%。对于机械、汽车和化工等德国的支柱产业,中国是其最重要的海外销售市场。据一位德国友人告知,德国三大汽车公司60%的利润来自中国。

在投资方面,德国是欧盟对华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截至2019年9月底,中国累计批准德国企业在华投资项目10689个,德方实际投入金额347.7亿美元,主要投资集中在汽车、化工、发电设备、交通、钢铁、通信等领域,而中国对德投资累计存量为149.4亿美元,其中今年1-9月新增全行业投资12.5亿美元,较2018年有所下降,这主要与德方限制中资企业并购德国高新技术和关键性基础设施企业有关。德国也是欧洲对华技术转让最多的国家,截至2019年9月底,中国从德国引进技术25166项,合同金额862.7亿美元。所有这些都表明,中德经济保持着互补性强、合作共赢和空间大的特点。

然而,与其他一些西方国家相似,德国对中国快速崛起的“不适应”和“焦虑感”日益凸显,甚至视中国为“制度竞争对手”,在投资、高新技术转让、产业政策等方面对华防范和戒备不断加强,在世贸组织改革、知识产权保护、产能过剩、国有企业补贴等问题上策应美国对中国进行指责和打压。

今年年初,德国工业联合会还出台了名为《合作伙伴与制度竞争者——如何应对国家操控的中国经济?》的政策文件,突出反映了德国在经济技术领域的对华政策思想。该文件开明宗义宣布,其目的是为德国和欧盟的政策制定者提供应对中国制度挑战的“解决方案”,声称中国“挑战”的实质和具体表现是:过去中德贸易结构具有“互补性”,即中国提供日常消费品和科技含量较低的中间产品,德国则提供高回报率的技术产品和高附加值的消费品,现在则演变成了中德制造企业在多个领域直接进行竞争,而竞争之激烈并非仅仅因为中国企业家充满活力,大部分原因是中国政府的支持、指导和提供金融支持,是“政府补贴、保护主义、强制外企转让技术、政府干预、中国市场规模、政府对技术的鼓励等等”。为此,该文件提出了四大应对措施,即“强化欧盟的竞争力”“建立强大团结的欧洲”“运用有效的经济政策工具”“与志同道合者开展国际合作”,这其中还包括“与美国协调立场”,把外交攻势聚焦东欧、中亚、东南亚、拉美和非洲国家,以及加快实施欧盟2018年9月推出的欧亚大陆互联互通战略,以此作为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欧洲版替代方案。

此外,该文件还建议吸纳西巴尔干国家入盟,以阻碍其向中国靠拢。虽然该文件出台后不久,德国工商总会即发出了不完全赞同的声音,强调“中国是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每句话都要仔细斟酌”;一些媒体评论也指出,“德国是中国崛起的最大得益者之一”,但德国工业联合会作为德国工业界最重要的院外游说组织,其对德国政府的影响力不容低估。

事实上,从德国和欧盟一些高官和媒体的对华言论中,我们看到了该文件的“回声”。例如,欧盟前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卸任前对中国的定位就与该文件的精神完全契合。她认为,中国是欧盟在一些领域的合作与谈判伙伴,也是“追求技术领导地位的经济竞争对手和推动不同治理模式或制度竞争的对手。”

尤其令人瞩目的是,一段时期以来,德国一些媒体和政客围绕涉疆、涉港和人权问题大肆污蔑攻击中国,德国外长马斯不顾中方的强烈反对,执意会见乱港暴力煽动者黄之锋,以示对其乱港暴力行径的支持和鼓励,公然干涉中国内政。

众所周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建立职业技术培训中心,吸收无业男女青年进行技术培训,使他们有工作、有收入、能养家、不被极端势力诱惑,这是打击极端恐怖势力的有效措施。近三年来新疆未再出现极端分子恐怖暴力事件,即是证明。

迄今前往参观考察的上千外国客人,也众口同声称赞这一反恐利民措施。正如9月8日德国《商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的,德国某些媒体的涉港报道完全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以偏见妖魔化中国”。德国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的一篇评论也指出,一些政客喜欢利用媒体发表抹黑中国的言行,旨在迎合媒体需要,以增加其知名度和政治资本,这就是当今德国社会的一种“时尚”。对这种卑劣行径,中国有权进行反制。

盘点2019年的中德关系,不禁让人深深感到,德国对华态度充满了两面性、复杂性和多样性。对此中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但中国从国际大局和中德两国的长远利益出发,仍坚持不渝地努力推进两国“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希冀德方同中国一道,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求同存异、合作共赢的原则,继续为两国的共同繁荣、两国人民的福祉、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携手共进!

来源:中国网,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3_216133.html 发表时间:2020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