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财政金融 > 文章

杨军、董婉璐:中国农产品贸易变化新特征及其政策启示

作者: 杨军,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董婉璐,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博士后 发布日期:2020-01-20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一、研究背景

随着近年来贸易开放度、便利化水平的快速提高和供需形势变化,中国农产品贸易是否延续前期的变化趋势及规律?是否发生系统性改变?回答上述问题,对于认识当前农业发展所处阶段和面临的重大问题都具有重要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过去40年,中国农业经济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1978—2017年,中国农业GDP年均增长4.29%,是同期人口年均增长率(0.93%)的4.65倍[1]。农业生产的快速增长和调整不仅有效满足了国内人口增长和人均收入快速提高所导致的食物消费数量的大幅增长和快速升级[2],而且在2004年之前基本保持农产品净出口地位,即便此后转为农产品净进口却依然保持较高的食物自给率,这对保障世界食物安全作出巨大贡献[3]。前期研究表明:随着贸易开放度的不断提高,中国农产品贸易将朝着体现资源禀赋比较优势的方向调整,即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出口和土地密集型农产品进口将快速增长,在农产品贸易中的重要性逐步提高[2,4,5]。然而,随着近年来农产品贸易开放度和贸易便利化水平的显著提升、跨境电商的迅猛发展,国内外市场运行环境和效率发生显著改变。同时,随着中国人均收入达到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水平,并且继续保持较高速增长,国内食物消费将快速升级[6,7],可是我国以“小农为主”的生产模式并未发生根本改变,对高质量农产品需求的快速增长与现阶段农业生产模式难以转型之间的矛盾加剧,将导致农产品贸易变化特征及规律发生显著性改变,亟需深入分析研究。此外,贸易作为复杂交织的供需力量角逐的最终表现形式,其变化规律对于准确判断农业供需问题及相关政策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从总体变化来说,中国农产品贸易快速增长,进口增长显著高于出口,在2004年首次出现贸易逆差,而且此后逆差呈增长趋势,在2017年逆差扩大至335.4亿美元。如图1所示,中国农产品贸易金额从1992年的202.5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 377.5亿美元(以2000年不变价格计算,下文同),年均增长8.0%。其中,农产品出口金额从137.9亿美元增长到521.1亿美元,年均增长5.5%;农产品进口从64.6亿美元提高到856.5亿美元,年均增长10.9%。

中国农产品贸易变化具有明显的阶段性,可区分为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1992—2001年):贸易呈增长趋势,但是增长较为平缓。出口和进口分别从1992年的137.88亿美元和64.62亿美元,增长到2001年154.11亿美元和113.06亿美元,年均增长1.2%和6.4%;在此期间农产品贸易一直保持顺差,但是顺差从73.26亿美元缓慢降至41.1亿美元。第二阶段(2002—2012年):在2001年加入WTO以后,中国农产品贸易快速增长,显著高于前期水平。农产品出口和进口在2012年分别达到462.3亿美元和830.1亿美元,年均增长率为10.5%和19.9%。由于进口增长显著高于出口,农产品贸易在2004年首次出现了贸易逆差且呈增长趋势。第三阶段(2013—2017年):农产品进出口增长速度明显放缓,贸易逆差基本保持稳定。

本文研究目的是分析中国农产品贸易演化趋势和规律,重点关注近年来的新趋势和新特征,提炼新时期中国农产品贸易变化规律,为国家制定相关农业发展战略和贸易政策提供理论依据。研究采用联合国贸易统计署公布的贸易统计数据库(UNCOMTRADE),对中国1992—2017年的农产品贸易进行了统计分析。为了使数据在年度间可比,根据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将所有以美元计算的贸易额都折算为2000年不变价格。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农产品标准分类方法,将农产品贸易按照产品分成五个大类——谷物、油籽和植物油,园艺产品,动物产品,加工农产品和纺织原料农产品。同时,根据Chen et al.[5]的分类方法,进一步将谷物、油籽和植物油以及纺织原料农产品定义为土地密集型农产品,而将园艺产品、动物产品和加工农产品定义为劳动密集型农产品,以研究不同禀赋特征的农产品贸易变化。

(图略)

二、农产品贸易变化趋势及特征

以下将从出口和进口两个方面,分别讨论中国农产品贸易的变化趋势和演化特征。

(一)农产品出口变化特征

加工农产品在中国农产品出口中占据主导地位,阶段性变化特征明显。如图2所示,在加入WTO之前,加工农产品出口缓慢增长,从1992年的41.07亿美元,增长到2001年的57.38亿美元,年均增长3.78%;由于增速高于其他农产品,其占农产品出口份额由28.79%提高至37.23%。2001年加入WTO后,加工农产品出口快速增长,2012年提高至210.16亿美元,年均增长12.53%,占农产品出口份额持续提高至45.46%。然而,此后出口基本稳定,2017年出口为221.23亿美元,年均增长仅为1.03%,占农产品出口份额小幅降至42.46%。加工农产品出口主要集中在肉和鱼制品、水果和蔬菜制品等两类产品上,两类产品占加工农产品出口份额不断增长,从1992年的32.50%上升到2017年的56.00%。

园艺产品是中国第二大类出口产品,出口在加入WTO后一直保持强劲增长。园艺产品出口在2001年之前增长缓慢,从1992年的27.80亿美元增长到2001年的31.96亿美元,年均增长为1.56%。加入WTO之后,出口增长明显加快,2012年达到114.99亿美元,2002—2012年均增长12.35%。虽然在2012年之后园艺产品出口增幅有所减缓,但是依然保持较快增长,2017年达到158.66亿美元,年均增长6.65%,是这一时期出口增长最快的农产品。这表明中国在园艺产品生产上保持较明显的比较优势,依然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在园艺产品出口中,蔬菜和水果所占份额不断提高。蔬菜水果出口从1992年的16.42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15.46亿美元,年均增长8.11%,占园艺产品出口份额从59.05%增长到72.77%。虽然咖啡、茶和香料等出口也持续增长,从1992年的5.69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20.62亿美元,但是占园艺产品出口份额呈下降趋势,从20.46%下降到13.00%。

(图略)

2012年之后,动物产品出口大幅度降低,而且出口主要以水产品为主。加入WTO之前,动物产品出口缓慢增长,从1992年的34.31亿美元增长到2001年的45.15亿美元,年均增长3.10%;占农产品出口份额由24.88%小幅提高到29.29%。2001年加入WTO以后,出口快速增长,2012年增长到118.48亿美元,年均增长9.17%;由于出口增长低于其他农产品,占农产品出口份额反而降至25.63%。2012年之后,动物产品出口显著减缓,2017年出口为122.52亿美元,在此期间的年均增长率仅为0.67%,占农产品出口份额进一步降至23.51%。动物产品出口以水产品为主,水产品出口从1992年的16.79亿美元提高到2017年的87.94亿美元,占动物产品出口份额从48.94%上升到71.78%。2015—2017年,水产品占动物产品出口的平均份额为74.38%,接近3/4。

谷物、油菜籽和植物油,以及纺织原料的出口金额和占农产品出口份额都不断减少。谷物、油籽和植物油的出口从1992年的21.91亿美元下降到2017年的15.36亿美元,占农产品出口份额从1992年的18.73%下降到2017年的2.95%。值得一提的是,部分油籽和植物油的出口表现出增长趋势。例如葵花籽出口在2001年加入WTO之后明显增长,从2001年的0.18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3.29亿美元,年均增长19.8%。纺织原料出口从1992年的8.87亿美元下降到2017年的3.29亿美元,占农产品出口份额从6.44%下降到0.63%。中国纺织原料出口的主要产品是蚕茧和蚕丝,在纺织原料出口中所占份额从1992年的44.95%上升到2017年的78.25%。

(二)农产品进口变化特征

谷物、油菜籽和植物油在中国农产品进口中占主导地位,进口在2001年之后快速增长,但2012年之后增幅明显减缓。如图3所示,谷物、油菜籽和植物油进口从1992年的27.40亿美元增长到2001年的43.45亿美元,年均增长5.26%,占农产品进口份额呈下降趋势,由42.40%降至38.44%。在加入WTO后,进口增速显著提高,2012年达到410.37亿美元,年均增长22.64%,占农产品进口份额增长至49.17%。2012之后,进口基本稳定小幅降低,2017年进口401.26亿美元,年均降低0.45%,占农产品进口份额降至2017年的46.85%。在谷物、油菜籽和植物油进口中,大豆占有极为重要的份额,而且比重不断上升。大豆进口由2001年的27.33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278.91亿美元,年均增长15.63%,占谷物、油菜籽和植物油进口的份额由62.89%提高到69.51%。谷物进口在2010年之前增长十分有限,从2001年的5.89亿美元增长到2010年的11.87亿美元,年均增长8.10%;然而此后进口快速增长,2017年进口达到45.04亿美元,2011—2017年均增长20.99%。

(图略)

动物产品进口在加入WTO前后都呈现快速增长,虽然2012年后增幅减缓,但是依然保持强劲增长,是进口增长最快的农产品。加入WTO之前,动物产品进口由1992年的6.83亿美元,增长到2001年的24.95亿美元,年均增长15.48%。在加入WTO之后,依然保持快速增长,2012年进口达到111.82亿美元,年均增长14.61%。2012年之后,增速减缓,2017年进口168.01亿美元。2013—2017年均增长8.48%。1992—2001年,动物产品进口增速显著高于其他产品,占农产品进口份额由8.55%大幅度提高至21.38%;2001—2012年,虽然动物产品进口保持高速增长,但是低于其他农产品,份额也不断下降,2012年降至14.83%。然而,2012之后,占农产品进口份额快速上升,在2017年达到19.62%。

加工农产品进口在加入WTO后快速增长,2012年之后依然保持较高增速,增速与动物产品基本相同。加入WTO之前,加工食品进口增长缓慢,由1992年13.90亿美元提高到2001年的19.04亿美元,年均增长3.55%;然而在加入WTO后,进口快速增长,2012年达到111.62亿美元,年均增长17.45%。2012年后进口增速减缓,但是依然保持较快增长,2017年进口为167.61亿美元,2013—2017年均增长8.47%,增速与动物产品基本相同。1992—2012年,加工农产品进口增速低于其他农产品,占农产品进口份额不断下降,由21.51%降至13.45%;然而,2012之后,占农产品进口份额不断上升,2017年达到19.57%。

园艺产品进口规模相对较小,但是增速较快,占农产品进口份额呈增长趋势。园艺产品进口从1992年的2.53亿美元增长到2001年的7.67亿美元,年均增长13.12%;加入WTO后,进口增长加速,2012年进口达到57.40亿美元,年均增长20.08%。2012年之后,园艺产品进口增速明显放缓,2017年进口72.53亿美元,年均增长4.79%。1992—2001年,园艺产品进口增速高于其他农产品,占农产品进口份额由3.91%提高到6.78%;虽然2002—2012年园艺产品进口增速显著提高,但是基本与其他农产品一致,份额基本不变,仅小幅增至6.92%。2012年之后,园艺产品进口增速高于其他农产品,占农产品进口份额增长至2017年的8.47%。中国园艺产品进口主要是水果和蔬菜,二者进口在2009年之后增长十分显著,尤其是水果。水果进口从2009年的13.81亿美元提高到2017年的44.99亿美元,年均增长15.91%,占园艺产品进口份额从51.21%提高至62.04%。

纺织原料农产品进口波动很大,2001年加入WTO后快速增长,但是2012年之后急剧萎缩。加入WTO之前,纺织原料农产品进口增长缓慢,由1992年的13.96亿美元增长到2001年的17.96亿美元,年均增长2.84%。但是加入WTO后,进口快速增长,2012年进口138.90亿美元,年均增长20.44%。2012年之后,进口却急剧萎缩,2017年降至47.04亿美元,仅为2012年的1/3,年均降幅为19.47%。相应地,棉花占农产品进口份额也呈规律性波动。1992—2001年,占农产品进口份额由21.60%持续下降至15.88%;2002—2012年,基本保持稳定,2012年为16.73%;2012年之后大幅度下降,2017年已降至5.49%。纺织原料农产品进口与纺织服装产业发展紧密相关,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中国经济结构发生显著性改变,劳动密集型纺织服装行业逐渐萎缩,纺织原料需求随之大幅度减少[8,9]。

三、按照资源禀赋分类的农产品贸易变化

为了更为深入地分析中国农产品贸易变化新特征,根据农产品生产所需的资源禀赋密集程度,将农产品分为土地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农产品[2,5],并对两类农产品的进口、出口和净出口变化展开分析。

中国农产品出口朝着以劳动密集型农产品为主的方向调整,加入WTO前后的变化是连贯一致的。这一变化符合中国农业生产的资源比较优势,近年来的变化趋势与前期一致,符合已有理论判断。但进口农产品的禀赋特征变化相对复杂,值得进一步研究。

2012年之后,进口农产品的禀赋特征发生显著改变,变化趋势与前期理论判断并不一致。如图4所示,进口农产品的禀赋结构变化可以分为四个阶段:1992—2002年,土地密集型农产品占农产品进口份额在波动中下降,由1992年的64.00%降低到52.99%;劳动密集型农产品进口份额由36.00%提高到47.01%。2002—2008年,土地密集型农产品占农产品进口份额显著提高,2008年达到70.63%;劳动密集型农产品份额降至29.37%。2009—2012年,土地密集型农产品和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占农产品进口份额基本稳定,土地密集型农产品的进口份额小幅降至66.17%,而劳动密集型农产品进口份额小幅提升至33.83%。然而,2012年之后,发生了显著的结构变化:土地密集型农产品进口份额持续降低至2017年的52.34%,劳动密集型农产品进口份额提高至47.66%。这一变化趋势与前期“中国农产品进口以土地密集型农产品为主导,而且特征日益明显”的理论判断并不一致,甚至完全相反。

两类农产品的净出口变化也佐证了农产品贸易特征正发生深刻改变。如图5所示,1992—2001年,中国在劳动密集型农产品上具有贸易顺差(净出口为正),在土地密集型农产品上处于贸易逆差(净出口为负),而且顺差和逆差基本稳定。2002—2012年(加入WTO后的第一阶段),土地密集型农产品的贸易逆差快速扩大,由2001年的42.78亿美元提高至2012年的530.62亿美元;劳动密集型农产品的贸易顺差也快速增长,由2001年的82.83亿美元增长到2012年的162.79亿美元;但是,劳动密集型农产品顺差的增幅显著低于土地密集型农产品逆差,农产品贸易在2004年首次出现贸易逆差(44.90亿美元),不断扩大至2012年的367.83亿美元。2013—2017年(加入WTO后的第二阶段),变化趋势发生显著改变。土地密集型农产品的贸易逆差不断减少,2017年降至429.65亿美元,相对于2012年的逆差减少19.03%;与此同时,劳动密集型农产品的顺差也持续降低,2017年降至94.27亿美元,相对于2012年减少42.09%。由于土地密集型农产品净进口的减少与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净出口的减少基本相同,农产品贸易逆差基本稳定,2017年贸易逆差为335.38亿美元。

(图略)

导致2012之后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净出口快速下降的原因是出口增长乏力,而进口保持较快增长;土地密集型农产品净进口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棉花进口急剧萎缩。如图6所示,2002—2012年(加入WTO后的第一阶段),劳动密集型和土地密集型农产品的进口增速相对于前期(WTO之前)都显著提高,但是土地密集型农产品进口的增长速度更快,由1992—2001年的年均增长4.49%提高到2002—2012年的22.04%,增速提高近4倍(3.91倍);劳动密集型农产品进口年均增速由9.27%提高到16.64%,提高0.80倍。正是增速变化的巨大差异导致土地密集型农产品在农产品进口中的份额快速上升,土地密集型农产品的贸易逆差急剧增长。同期,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出口增幅也显著提高,年均增速由1992—2001年的2.99%提高到2002—2012年的11.46%;土地密集型农产品出口继续减少,年均降低0.46%,农产品出口日益以劳动密集型农产品为主导。值得注意的是,2002—2012年,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出口的年均增幅(11.46%)低于进口(16.64%),这也是加入WTO后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净出口增长乏力的原因(见图5)。2013—2017年(加入WTO后第二阶段),出现了与前期趋势完全不同的变化。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出口和进口的年均增长率分别降至2.52%和7.76%,进口增速是出口的3.08倍,导致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净出口变化趋势出现反转——由不断增长转为持续下降,2017年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净出口已降至2001年加入WTO时的水平。同时,土地密集型农产品进口由前期高速增长转为负增长,年均降低3.98%,这使得土地密集型农产品的净进口出现反转——由迅速扩大转为不断减少。其中,纺织原材料进口降低是土地密集型农产品进口减少的重要原因,占这一时期土地密集型农产品进口减少的90.98%。

(图略)

四、农产品竞争优势变化特征

为了深入探讨中国不同类型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变化,采用贸易竞争力指数(TC指数)进行分析,依然将重点放置在农产品贸易变化新特征上。TC指数的介绍参见Wobster et al.[11]。

2012年以来,中国农产品总体竞争力变化与前期趋势不同,而且不同劳动力密集型农产品的竞争优势演化趋势分化明显。如图7所示,2001—2012年,中国农产品TC指数不断下降,由0.15降至-0.28;然而2012—2017年,农产品TC指数小幅上升,2017年为-0.24。不同劳动密集型农产品的TC指数变化趋势差异明显。园艺产品的TC指数,2001—2008年稳定在0.60左右,2009—2012年持续下降至0.33;2013—2017年小幅上升至0.37。这表明中国在园艺产品上依然保持较强的国际竞争优势,而且竞争优势近年来还略有提升。加工农产品TC指数,2001—2007年不断增长,由0.51增长至0.56;然而此后却持续降低,2017年降至0.14。这表明虽然中国在加工农产品上依旧保持微弱国际竞争优势,但是优势在迅速丧失。动物产品的TC指数,在加入WTO后持续降低,由2001年的0.29降至2017年的-0.16。这表明动物产品已丧失国际竞争优势,而且竞争劣势在不断强化。

2012年之后,谷物、油菜籽和植物油的TC指数基本稳定,但是纺织原料农产品的TC指数上升明显。如图7所示,中国谷物、油菜籽和植物油,以及纺织原料农产品的TC指数在加入WTO后快速降低,分别由2001年的-0.47和-0.65降低至2012年的-0.93和-0.94,接近于-1。2012年之后,谷物、油菜籽和植物油TC指数保持稳定,在2017年依然为-0.93。由于纺织原料农产品进口大幅萎缩,其TC指数明显提高,2017年为-0.87。

(图略)

2012—2017年,园艺产品和纺织原料的TC指数变化趋势与前期不同,也是导致中国农产品TC指数小幅上升的原因。如果把加工农产品、动物产品,以及谷物、油菜籽和植物油等三类产品作为第一组产品,它们的TC指数在2012—2017年持续降低,由-0.30降至-0.35;如果将园艺产品和纺织原料农产品算在一起,作为第二组产品,其TC指数在同时期上升极为显著,由-0.24增加至0.15。在此时期,中国农产品TC指数由-0.28小幅提高至-0.24,增长0.04;第一组产品和第二组产品对中国农产品TC指数变化(0.04)的贡献率分别为-120.01%和220.01%,其中,园艺产品和纺织原料农产品的贡献率分别为43.67%和176.34%。

五、主要结论和政策启示

2012年之后,进出口产品结构发生显著改变。中国农产品出口以劳动密集型性农产品为主,而且特征日益明显。农产品进口的产品结构发生显著改变,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占农产品进口份额由2012年的33.83%显著提高到2017年的47.66%。中国劳动密集型农产品的净出口“由不断增长转为持续下降”,土地密集型农产品逆差“由迅速扩大转为不断减少”。导致中国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净出口变化反转的重要原因是出口增长乏力,而进口却依然快速增长。

农产品贸易的新特征对中国农业政策具有重要启示,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和高度关注。第一,加工农产品和动物产品等劳动密集型农产品进口的快速增长,而出口却极为乏力;进口的快速增长是否意味着国内快速消费升级与“供给侧”调整滞后的矛盾加剧,以及如何合理加速供给侧调整?第二,农产品出口以劳动密集型农产品为绝对主导,如何构建系统性机制帮扶小微企业和农户适应并有效利用国际大市场?第三,中国经济结构动态演变将对农产品贸易产生深刻影响。

此外,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对中国的农产品贸易及其结构也将产生一定影响。例如,在针对美国的反制措施中,几乎所有从美国进口的农产品都在中国加征关税的产品范围之内;同时,从美国进口农产品占中国农产品的份额较高,而且谷物、油籽和植物油的进口占主导地位。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谷物、油籽和植物达到157.38亿美元(当年价格),占自美国农产品总进口的68.47%,占中国同类农产品进口的27.6%(超过1/4)。因此,提高进口关税必将制约进口增长,而且进口金额大、进口关税低的农产品遭受到的负面影响更突出,将在短期显著改变中国农产品进口增速、结构和国别分布。

来源:第一智库,http://www.1think.com.cn/ViewArticle/html/Article_4FFA4A807C07BCF4B4EF9BFBD2A90C8B_47947.html 发表时间:2020年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