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大国关系 > 文章

沈建光:中美关税之争的影响与推演

作者: 沈建光,京东金融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 发布日期:2019-09-1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近来中美贸易摩擦情势几经反转,给进程中的中美谈判磋商平添疑云。8月13日晚,中美双方经贸高级别磋商牵头人通话、美方推迟3000亿商品中过半商品的加征关税,贸易谈判似乎出现转好迹象。但8月23日,中方公布针对3000亿的反制措施,对原产于美国的750亿商品加征5%、10%关税,其后特朗普声称进一步提高对5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5%关税,又使得谈判前景暗淡。

然而,短短一日之后,中美双方表态又趋于缓和,中方副总理刘鹤强调以冷静的态度通过磋商和合作解决问题,明确提出“坚决反对贸易战升级”。此外,根据CNBC报道,特朗普亦表示,已准备好回到谈判桌前,美中两国将开始非常认真的对话。中美贸易摩擦扑朔迷离,这场始于关税之争的经贸冲突会对两国造成哪些影响?

经济学家们大多不喜欢关税,原因在于从经济理论来看,关税意味着贸易成本的上升。虽然短期来看,关税会带来政府税收的提升,但往往会造成消费者和生产者福利的损失,并从长期视角,带来产业链条上结构性的改变。此外,关税提高导致进口产品价格变化,被加征关税一方将面临出口竞争力降低、国内生产收缩;而提高关税也往往会招致反制,如关税战中后发国家对率先加征关税国家施行报复性关税,将带来双向负面冲击。

从历史经验来看,大国之间的关税之争一旦层层加码,参与国大多会以“两败俱伤”作为收场。最明显的例证便是上个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贸易战。1929年美国通过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限制对贸易伙伴国的进口,但关税提高随即迎来了贸易伙伴国的反制报复。从1929年到1933年,仅4年间由于各国纷纷提高关税,美国进口年平均下降22%,但出口反而下降更多,四年出口贸易平均同比下跌23.7%。美国经济也遭遇重创,名义GDP年均跌幅14%,失业率升至16%,全球贸易随之大幅萎缩。可以说,贸易战一旦陷入不断加码的恶性循环,采取贸易保护的各方均会遭受巨大损失。

当然,从以往经验来看,并非所有的大国关税之争都遭到了反制,始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日美贸易摩擦,日本便采取了自愿出口限制的手段作为妥协,加之其后签订“广场协议”,致使日元升值。但即便如此,妥协也并未换来经济影响的最小化,反而将日本经济带入危险之地。可以看到,日美贸易战中,日方不仅就出口美国商品设置增长范围和额度,特别体现在汽车领域,而且在外部压力加大的背景下,日元被迫大幅升值,导致日本央行不得不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降低利率,释放大量流动性。加之日元升值吸引大批热钱流入日本,日本国内一时流动性泛滥。随之而来的是资产价格飙升,泡沫形成。上世纪90年代初,由于强制打压泡沫的政策失误,又将日本经济带入了失落的三十年。

回到当下,自去年4月以来中美贸易摩擦持续至今,双方“你来我往”,加征关税越加频繁,额度“水涨船高”,从500亿、到2000亿、到3000亿,税率不断加码,贸易战有愈演愈烈之势。但与以往众多贸易战相比,作为中美贸易之间的顺差国,当前中国出口受到的损失似乎没有想象中剧烈。

一方面,虽然中国对美出口出现下降,但进口明显下降更多,说明前期两国关税加征的影响对于美国影响更加显著。例如,数据显示,今年1-7月,中国对美国出口下滑7.8%,金额减少208亿美元;但自美国进口下降更多,达到28.3%,金额减少277亿。

另一方面,虽然中美贸易出现明显下滑,但中国同东盟的贸易则十分活跃,对欧盟出口也保持较高增速,部分抵消了美国贸易下滑的影响。今年1-7月份,在中国与东盟十国的贸易中,中国向东盟出口达1950.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2%;中国与东盟贸易额仅次于中国与欧盟贸,相差539.6亿美元,但比中美贸易额多382.1亿美元。

在笔者看来,前期中美关税加征对美方影响更大,虽与人民币贬值、出口商与进口商分担部分成本有关,也与关税加征对中美影响效果存在差异有关。即美国进口变化往往直接反应税率的影响,而中国进口除了受到税率调整影响以外,中国进口商亦有主动缩减美国商品份额进口,甚至停止进口的行为出现。

从数据来看,笔者按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口径计算了美国四类关税清单(160亿、340亿、2000亿、3000亿)所涉商品的美国进口情况,发现前期160亿、340亿美元加征25%关税的商品,6月中国对美出口下降分别为47%和38%;2000亿美元10%关税商品中国对美出口已下降34%,而3000亿美元商品由于尚未加征关税,中国对美出口6月仍然维持10%的较高增速。

相反,中国对美进口则情况完全不同,无论商品是否在加征关税的清单之中,美国对华出口出现全面回落,6月500亿、600亿与未纳入加征清单的商品分别回落53%、36%和25%,说明中美关税战之后,加征关税可以解释部分对美国进口的下滑,而贸易阴影下,国内进口商,特别是国有企业或已主动缩减从美国的进口份额。

关税战至今,中国出口层面受到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明显,但并不意味着可以忽视贸易战持续升级的冲击。考虑到3000亿关税的影响还没有显现,中国对东盟国家贸易活跃也有一定转出口的成分,未来会面临更多政策监管压力,贸易战持续的负面影响会进一步体现。

除此以外,一旦贸易战持续升级,从长期来看,也会对中国吸引外商投资与产业链转移造成影响。数据显示,中美经贸摩擦已经影响到双边投资。2018年以来,中美双边FDI总量大幅下降,2018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仅为53.9亿美元,回落至2011年水平,较2016年464.9亿美元的峰值下降超过88%。

此外,正如笔者此前在专栏文章《中美贸易摩擦中的四大关键问题》中所提,寻求连任以及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符合当前特朗普的政治诉求,而避免中美之间由贸易摩擦升级至更广泛的领域,慎言中美金融战的爆发,符合当前中国经济平稳发展的大方向。因此,尽量将贸易摩擦控制在有限的范围内,积极推动贸易谈判,避免中美之间向更加不可测的方向发展,仍是需要积极争取的。

而避免中美贸易升级,促进中美谈判磋商,也与近期刘鹤副总理对待中美经贸关系的最新表态不谋而合。刘鹤副总理在2019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表示,“欢迎世界各国包括美国在内的企业在华投资和经营,将继续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保护产权,坚持在开放条件下推动智能产业发展,坚决反对技术封锁和保护主义,努力保护产业链的完整性”,以冷静的态度通过磋商合作解决问题,坚决反对贸易战升级,符合中美双方的利益。

来源:财新网,http://www.1think.com.cn/ViewArticle/html/Article_4FFA4A807C07BCF4B4EF9BFBD2A90C8B_46944.html 发表时间:2019年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