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大国关系 > 文章

金灿荣:美国接连对中国打出十四张牌,我们可以从三个方向着力

作者: 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 发布日期:2020-01-1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深受观察者网小伙伴喜爱的“政委”金灿荣老师陪伴我们一起度过了2019年,也迎来了2020年。刚刚过去的一年,世界局势风云变幻。金教授会如何总结2019年的国际局势和中国外交的成绩与挑战?面对美国的“组合拳”,我们如何打好“持久战”?在2020选举年,我们的“老朋友”特朗普的命运将会如何?新年第一天,听听政委怎么说。

观察者网:金老师您好,您能否为我们总结一下2019年的国际形势以及我们的对外工作?

金灿荣:2019的国际形势基本上延续了2016年以来乱象丛生的状态。具体表现一是贸易保护主义继续延续,中美贸易战,美欧贸易摩擦,韩日贸易摩擦等等,贸易领域很乱。二是思想领域也很乱,表现为两个现象:一个是国内政治方面,欧洲和美国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喜欢给人“贴标签”、“划成分”,这是一个简化的行为。

但人是很复杂的,有可能我的经济政策很激进而社会政策却很保守,身份政治就会简单地给你贴上一个“左派”或者“右派”的标签,把人给“简化”了。这就带来一个不好的政治后果,只站“队”不站“对”——如果你是我的队友,你做什么都是对的;如果你是对手,做什么都是错的。这就很容易变得没有是非,没有是非就会元神涣散,精神错乱。

在国际政治方面表现为极端化比较明显。我们中国媒体比较受西方影响,基本上集中讨论的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现在看来这不公平,因为别的宗教也在极端化。比如说今年有一个澳大利亚年轻人,白人至上主义者,到新西兰的基督城搞清真寺大屠杀,这个就是白人的极端主义。现在印度移民政策改革,明确排斥穆斯林,这代表了印度教极端主义也在上升。以色列犹太教极端主义也很盛行。

宗教极端主义必然带来政治极端主义,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理论基础就是种族主义,战后种族主义曾经是受到压制的,但现在种族主义有重新抬头的趋势,甚至在政治领域“登堂入室”——美国今年发生了很多歧视中国人的现象,它后面就有种族主义。

除了宗教问题,骚乱也特别多。比如说智利,本来11月初应该是在智利召开APEC峰会,结果因为智利全国性的骚乱而取消了,骚乱的原因是公共汽车票价涨了3毛钱人民币。我后来一查智利的人均GDP,2018年是15900美元,在拉美属于比较高的,比中国2018年的9700美元要高很多,结果为了3毛钱人民币而全国骚乱。另外还有伊朗、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印尼、土耳其等等,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骚乱。

这背后的现象是:3毛钱人民币只是一个导火索,这个国家实际上积累了很多矛盾,老百姓有火气,3毛钱就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各国的状况都不太好,国内矛盾很多,所以往往因为一个很小的、意想不到的事儿就会发生骚乱。

第四,地缘政治变得很混乱。比如说土耳其,行为变得更加无所顾忌,在美俄之间摇摆得很厉害。越境到叙利亚、伊拉克打库尔德人,最近又和希腊矛盾上升。伊朗和美国、沙特、以色列的矛盾上升,朝鲜和美国的关系目前看来要趋冷,美国在中国的沿海——东海、南海、台海频频闹事。

这就是乱象丛生的表现,包括贸易、思潮、国际政治、国内政治多个方面。总体来讲这是2016年以来国际政治趋向不确定,国际秩序松懈的必然结果。

中国应该讲是乱象当中比较稳定的部分,这一年中国的外交总体来讲非常成功。12月13日上午,王毅外长在外交部国际问题研究院年终会上关于中国外交今年的工作有很好的总结。应该来讲他的总结是最权威的。作为一般学者,我是这么总结的:

在大国外交领域,中俄外交是非常不错的,中欧关系有点麻烦但基本上控制得还好,主要的障碍来自于美国对我们的态度变化。

在周边外交领域,应该讲总体是不错的。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的周边外交特别困难,因为我们的周边客观环境非常复杂,但是我们做得不错,东西南北都有矛盾但是矛盾得到了有效地控制,就像一个人一身的病但是碰上了一个好大夫,把身体都调节得挺好。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的周边环境可能是建国以来最好的,咱们的外交水平比较充分地体现在了周边外交上。

中国外交的第三部分叫“与发展中国家外交”,这一块总体上发展得挺好的。

第四块是周边国际组织外交,应该说成绩也很突出,中国出任国际组织高管的数量在增加,比如,世界粮农组织新的干事长由中国农业农村部的副部长屈冬玉担任。另外还值得一提的就是中国的主场外交,像博鳌论坛、进博会、G20、“一带一路”峰会我们都办得比较成功,还有首脑外交,习近平主席的多次出访都很有收获。所以,总得来说,除了与美国的关系,其他几个部分中国的外交形势都是比较不错的。

中国外交今年最大的特点就是努力稳定中美关系。中美关系属于当前中国外交中矛盾比较突出的,中国花了很大的力气去稳定,一方面是积极应对中美摩擦,基本上做到了有理有利有节。总体上,我们不挑衅美国,局部做一些忍让,但是涉及到中国整体的核心利益当然是坚决捍卫。

王毅外长专门点到,我们今年是在美国搞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背景下积极维护联合国的权威,维护多边主义,高举自由贸易大旗,在气候变化方面积极做出贡献,我个人看中国外交今年在非常复杂的情况下表现得可圈可点。

观察者网:中美关系确实是今年中国对外关系中的一块“硬骨头”,最近有消息中美的贸易摩擦已经有了“第一阶段实质成果”,您怎么看?接下来一年中美关系还会遇到哪些困难,我们应该如何去应对?

金灿荣:我认为第一阶段协议现在应该已经差不多谈好了,只是关于文本怎么措辞还需要双方再对一下表,统一一下意见,所以中方还没有拿出文本,谈判本身应该已经结束了。基本上它的发展和我年中的预期是差不多的,我六七月份的预测是年底结束,现在看来就是这样。

但是贸易问题告一段落并不意味着问题就解决了,因为美国人说还有第二阶段、第三阶段……应该说中美关系从去年开始性质已经变了,去年初美国的两党形成了新的共识,那就是中国在美国战略中的定位不再是“有缺点的伙伴”,而是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

这个定位出来之后美国就开始行动,美国是个行动派,废话不多,以3月22日贸易战为起点,美国给我们打了一套“组合拳”。中美这一年多来——从去年3月22日到现在大概21个月——这21个月中美实际上是一个“混合战”,我梳理了一下美国这一年至少打了十几张牌:

第一张牌是贸易牌,征税,起点是去年3月22日。

第二张是科技牌,去年4月16制裁我们的中兴电子,打我们的高科技,今年他们打得更多了,华为、大疆都挨打了;

第三张是司法牌,他们竟然抓人,以不充分的理由抓孟晚舟,实际上是国家恐怖主义;

第四张牌当然是舆论战,不断地在网上通过水军、带路党散布错误信息,目的就是为了打击共产党的威信,败坏中国的信心;

第五张牌是金融战,切断美国银行和中国国有企业的联系,把中国定位为“汇率操纵国”;

第六张牌是台湾牌,他们现在在台湾问题上胆子越来越大,这里面的危险也越来越高;

第七张牌是香港;

第八张是新疆;

第九张是西藏;

第十张牌是南海,现在美国军舰闯入南海的频率越来越高;

第十一张牌是东海,试探我们的东海防空识别区;

第十二张牌是印太战略,原来美国在西太平洋的战略叫亚太战略,亚太战略的核心是建立在美国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的盟友关系上,印太战略是在原有的盟友关系基础上,他的战略往东南亚、南亚延伸,就是往西延伸,重点是拉三个国家——越南、印尼和印度,尤其是拉印度。

第十三张牌是沿着“一带一路”捣乱。中国很认真地在推“一带一路”,在沿途投了一些项目,往往资金量都不小,美国现在是自己有钱但是不投,不是说和我们在市场上竞争,而是专注于给我们捣乱。你投了他就用NGO、媒体来捣乱,有些地方他派律师去,审查我们的合同,给你搞所谓的审计。

第十四张牌是向中国施压,拉中国进各种军控谈判,导弹啊,核武器啊,要我们参加谈判。

这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牌。中美关系从去年三月到现在经历了一个“组合拳”、“混合战”,中美关系的性质某种意义上就变了,原来中美关系是既竞争又合作,比例是五对五,现在就变成了七分竞争,三分合作了。从现在开始有一个话就要改一改了,原来我们说中美关系基本上属于“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现在不能这么说了,现在得这么说:“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去那是肯定的,中美关系坏不到哪里去那是未见得的”。

美国特朗普政府内部有一批人,西方媒体把他们叫做“deep state”,隐形国家或者叫深层国家,或者叫幕后政府,有很多种翻译。他们真的想跟中国搞新冷战,甚至想发起局部热战,这群人是非常危险的,要很认真地去应对。

总之,中美关系从去年开始,由于美国把我们的定位定得很负面,所以美国打各种各样的牌整我们,因此它的基本性质就变了,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所以,大概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去年基辛格老先生讲的话:“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观察者网:基辛格先生的这个判断现在看来是很有远见的,2019年年初很多人,包括中美两国的专家学者还抱有比较乐观的心态,我们现在再回头看,可能那些比较悲观的预测反而都实现了。

金灿荣:不过中国也不用太慌张,我前面讲过咱们中国外交固然很重视中美关系,中美关系变差了对整个外交是有负面影响的,但是中美关系不等于中国外交,中国外交还有很多别的方面,总体上中国外交非常不错。

中国人没有必要悲观,应对中美关系下降我们可以从三个方向着力:

第一个方向是对中美关系精心地去维护,争取做到斗而不破,但是也要对美国有些人冒险试探我们的底线做好充分的准备。对其他国家我们要“广结善缘”,广交朋友,建立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

第二是国家能力的关键是组织能力,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存在,中国的组织能力是非常好的。关键的关键当然就是做好国内的事儿,中国是超大型国家,块头大意味着战略回旋余地大。

第三是我个人特别重视的工业化能力,因为我一直认为工业化是中国近代史的本质。我们的逻辑是近代历史的本质是工业化,工业化的核心是现代制造业,而中国属于少数能够掌握现代制造业的国家,而且是少数国家中最大的国家,这些因素决定了我们中国只要内部不出事儿问题不是很大。

内部不出事儿的关键还是经济要搞好,我们始终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党的基本路线,中国经济发展三十周年,有两个重要引擎,一个是众多的企业家,第二是广大的地方干部。两个主力军,两个引擎,现在还是要信任这两个集团,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我们现在的经济困难是可以克服的,咱们的经济如果能稳定,恢复到正常的增长,中国的底气就很足了。

观察者网:您刚才提到舆论战,总体上舆论领域“西强我弱”的形势没有得到扭转,在新疆、香港等一系列议题中我们很难在国际上有效反制西方媒体的谣言和打压。您认为未来有什么样的方法可以破解这种困境?

金灿荣:舆论战上力量强势的一方有天然的优势,文化都是从强势往弱势走的。中美之间目前还是美国的国力强,何况美国还是一个西方联盟体系的领袖,而中国是孤零零的一家,一对一他就比我们强,他的一个体系对你一个人那就更强,对不对?大态势就决定了我们综合国力处于弱势,在舆论上必定处于弱势。

从意识形态上讲,过去四十年新自由主义风靡全球,对中国的渗透也很多。可以说中国的学界、商界、政界,很多人都是接受新自由主义,奉哈耶克为师的。对政府是有怀疑的,对个人权利、市场有盲目迷信,所以就导致国家的力量对比中,美国对中国,中国处于弱势,意识形态领域我们也是弱势。

直到现在,站在中国立场说话的中国精英层都是不多的,像观察者网其实是属于少数派。中国的整个精英层大多数都还是在信奉新自由主义。本来你的绝对力量都不行,然后你们家内部又有分歧,这个仗其实是非常难打的,能够不失分就已经很不错了。

另外,我们现在体制内的很多官员知识结构落后,不太适应新媒体,另外有点官僚主义,胆小怕事儿不愿意承担责任,斗争精神不强,这么几个态势就决定了短期内我们很难改变舆论上的弱势。

那我们的优势是什么呢?就是中国故事本身挺好,中国的老百姓,也包括中国的精英层做的事儿是大国里面做得比较好的。还有一个优势是现在的西方很焦虑,他们老是犯错,比如说美国的特朗普,经常赤裸裸讲一些“美国优先”这样的话,他也是帮了一点忙的嘿嘿嘿。同时,在习主席的领导之下我们开始有一些斗争精神了,比如说现在的外交部发言人比以前更自信,会公开地怼美国。

但是这样弄得中国的“公知”很不爽,很多知识分子号称很理性,自称“理客非”(理性、客观、非暴力),“理客非”说白了就是掩饰他们的一种绥靖主义——说轻了他们是胆小,说重了就是一种绥靖主义——他们对于最近外交部的讲话风格挺不高兴的,但实际上中国的口气远不如俄罗斯外交部的大,大概这是我们的优势。

另外我们最大的优势是年轻人开始觉醒,现在五六十岁的那一批人对西方的崇拜感属于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跪下去以后一直没能站起来,所谓的“河殇”一代。但是年轻人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站起来的,是平视西方的,而“河殇”一代是仰视的,所以仰视的姿态习惯之后,站起来他们会觉得很不习惯,觉得不舒服了嘿嘿嘿。

我们只能说,这个事儿我们要慢慢来,因为大的趋势还是西强我弱,所以在舆论上必定很被动,短期内要改变也不现实,所以也不要有很急迫的期待,但是长期上我们还要有信心,事物本身的发展态势对中国有利。

观察者网:展望2020年国际局势,您有哪些忧虑和期待?

金灿荣:首先要关注美国。美国明年大选,虽然一般认为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很大,但大选的过程应该会是非常丑陋的。美国政治的极端化会更明显,这种极端化会不会影响外交值得我们关注。

美国现在有一个问题,他们什么问题都能吵起来,唯独在对中国强硬这一点上是高度一致的。我有点担心这个,担心美国的国内矛盾大了以后把矛盾外移给我们。王毅外长最近也讲了,美国有一个毛病叫“内病外治”嘛,这是我的一个担心。

另一个担心是美国经济的隐患比较大。因为这几年美国的财政纪律很松懈,金融政策很不负责任,发了很多货币,美国资本的融资成本非常低。钱来得很容易就会有一个后果,他们借钱搞项目,企业债现在很严重。如果企业债控制得不好就会有危机,而他们的这种危机也肯定会拖累整个世界。

欧洲方面,按照现在英国和欧盟的协议,明年的1月31日英国就会脱欧。脱欧之后,他们之间的经济关系、法律关系会有很多麻烦。英国内部呢,苏格兰想独立,这也值得关注。还有欧盟内部的经济,因为德国的经济今年表现是比较糟糕的,德国又是欧盟的经济发动机,因此欧洲的经济挺令人担忧的。另外老欧洲和新欧洲的矛盾也还是比较尖锐。乌东问题现在看来稍微有点好转,因为现在那个新执政的演员泽连斯基,最近和普京见了面,双方还表了态,但真要解决也还是比较困难的。

然后就是中东,中东看起来明年还会是比较乱的,土耳其和周边国家叙利亚、伊拉克都有矛盾,最近和希腊的矛盾又上升了,土耳其和希腊在控制未来油田方面是有矛盾的,和以色列也有矛盾。而伊朗和美国、沙特、以色列的矛盾还有可能激化。另外,在特朗普的坚持之下,美国要从阿富汗撤出4000人,撤出之后西亚和南亚的连接点阿富汗未来会怎么走我们还不清楚。总的感觉是中东会继续现在的乱象。

还有就是咱们亚洲,亚洲里面有个关注点就是美朝关系会不会恶化。金正恩先生讲啦,如果到了2019年底美朝关系没有新的突破,他新年就会有新的选择,一般来说新的选择就是对抗。所以大概美国、欧洲、中东、东亚,这几个点都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

观察者网:最近的特朗普的弹劾案,您的看法是什么,您觉得对于特朗普的弹劾能走多远?民主党用弹劾的方式压制特朗普,会有对明年美国大选起到效果吗?

金灿荣:应该没什么效果。弹劾在众议院肯定通过了,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到了参议院肯定会被搁置,肯定会无果而终。只不过现在民主党想把听证过程搞得很长,让特朗普难受。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也还是美国两党斗争的焦点,但是最后的结果肯定还是无果而终。

弹劾对于选举其实没有什么太直接的影响,只对非常少的一部分中间选民有影响,但对两党的基本盘是没有影响。结论就是,弹劾会进行,但本质上是一场“纸牌屋游戏”,选举截止到目前看特朗普的对手都很弱,政治上他是有优势的,他明年能不能连任,关键取决于美国的经济,只要美国的经济凑合,都不需要很好,他就能赢。当然,如果美国的经济出现非常大的问题,比如严重滑坡,那么特朗普的连任就会蒙上阴影。

来源:观察者网,https://www.guancha.cn/JinCanRong/2020_01_01_530142.shtml 发表时间:2020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