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社会 社会保障 > 文章

杨三喜:七岁孩子不会1+1,暴露儿童福利体系短板

作者: 杨三喜 发布日期:2019-05-23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据媒体报道,河南濮阳人刘某刑满出狱后办杂技团并获得执照,收容孤儿或困难家庭孩子练杂技,许多孩子习得一技之长。但是,多名在学龄段的孩童因各种原因弃学,七八岁不会简单加减法,回答不上来“1+1等于几”的问题。

从义务教育法的规定来讲,每个公民都有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接受义务教育既是权利,也是义务,具有强制性。不久前,针对一些社会培训机构擅自招收适龄儿童、少年,以“国学”“女德”教育等名义开展全日制教育、培训,替代义务教育的学校教育等现象,教育部出台规定,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违法招收义务教育阶段适龄儿童、少年开展全日制培训,不得以“国学班”替代义务教育。此举就是为了切实保障国家义务教育制度实施,纠正严重影响适龄儿童、少年成长发展的违法违规行为。

国学班、读经班等不能代替义务教育,杂技班当然也不能。毫无疑问,这些七八岁的孩子应该在学校里接受正规的教育,而不是只在杂技团练习杂技,到晚上才能接受短暂的非正规学习指导。对这些苦孩子来说,掌握一门吃饭的手艺固然重要,但保证其接受义务教育是最基础的前提。否则,就算有了一技之长,将来也可能会成为文盲或者半文盲。

不过,话容易说,事难做。批评指责杂技团没有办学资质,没有让孩子们接受必要的教育,甚至质疑杂技团举办者的经历都是合理的。可是,如果没有这个杂技团,这些孩子依靠自己或者困难的家庭,能有更好的选择吗?他们的成长困境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收容孤儿,抑或是保障孩子们的入学权利,是政府的责任而不是杂技团的职责。在问题曝光之前,当地政府部门是否尽到了相应的职责?孩子们在杂技团的生活状况令人担忧,无法接受正规的教育,但实际上杂技团却在一定程度上为这些孩子提供了本应由国家兜底的社会福利。这背后是当前我国儿童福利体系不够完善,儿童福利制度落后于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

2017年,媒体曝光四川成都一家格斗俱乐部“收养”来自凉山等地的数十名“失依”儿童,并存在用孩子进行商业牟利的行为。媒体的曝光引发了社会对这些孩子命运的关注,也引发了凉山当地政府的行动,不少孩子被凉山当地政府接回。但是,仍有不少人担心格斗儿童回去后的境况。一些孩子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不愿意回去。“我读书也不是很好,回去成绩什么的,以后找工作也难嘛。所以在这好好练,出个好成绩。”

如果没有健全的制度作为支撑,不能解决好生存与发展的困境,这些孩子离开俱乐部回到凉山之后的处境的确可能更艰难。凉山州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之一,属于国家级深度贫困地区,贫困和儿童高“失依率”高,孩子们回老家后的境况可想而知。

杂技团孩子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不能用单纯的批评指责心态来看待,必须综合各种情况加以考虑,而当中最关键的,莫过于当地政府部门切实承担起责任,解决好这些孩子生存和发展的困境。而保障好各类困难儿童的各项权益,更呼吁弥补儿童福利体系短板,建立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呼应的儿童福利制度。

来源:光明网,https://pl.ifeng.com/c/7maDxBmCS8W 发表时间:2019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