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 文章

陈昌盛:扩大消费要着眼我国居民储蓄结构特征

作者: 陈昌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 发布日期:2009-07-06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高储蓄率既是支撑我国高投资和高增长的重要因素,同时储蓄偏高导致消费相对不足,也成为影响我国内需增长的突出问题。当前扩内需、保增长,仅仅从高储蓄的总量层面出发很难制定针对性政策。需要着眼于居民储蓄的细分结构特征,搞清楚具体是什么部门、哪些群体、哪些年龄阶段的人在增加储蓄以及背后的动因。

高储蓄率既是支撑我国高投资和高增长的重要因素,同时储蓄偏高导致消费相对不足,也成为影响我国内需增长的突出问题。当前扩内需、保增长,仅仅从高储蓄的总量层面出发很难制定针对性政策。需要着眼于居民储蓄的细分结构特征,搞清楚具体是什么部门、哪些群体、哪些年龄阶段的人在增加储蓄以及背后的动因。

一、从收入分配结构看,近年国民储蓄率提高主要是企业和政府储蓄提高的结果,居民储蓄率仅小幅上升

从最能反映国民收入分配结构的资金流量表变化看,我国国民储蓄率从1992年的40.29%上升到2005 年的47.45%。从初次分配结构看,第一,近年劳动者报酬在增加值中的占比逐渐下降,1993年为62%,2004年仅为47%,2005年略有回升。第二,虽然居民储蓄率近年也有小幅上升,但总储蓄中居民储蓄占比则稳中趋降,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占比明显提高,贡献率在上升,特别是企业的储蓄率上升明显。

从二次分配结果看,居民初次分配收入与最终可支配收入比较变化不大,居民部门收入状况基本没有明显改善,收入调节主要表现为企业收入向政府部门的转移。与此同时,我国的基尼系数仍在上升,1990~2005年基尼系数从0.35上升到0.45,2007年进一步上升到0.48。这说明二次分配既没有在总量上改善居民部门的收入状况,也没有在结构上缩小收入分配差距,只是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差距拉大的速度。政府部门的储蓄更多地转化为政府投资和对国有企业发展的支持。

所以,近年我国的储蓄率上升,主要是企业和政府增加储蓄的结果;而居民消费相对不足,更主要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居民(家庭)储蓄得更多了,而是其收入相对下降了。

二、从城乡结构看,近年来农村居民储蓄率呈下降趋势,居民储蓄率上升主要由城镇居民储蓄率上升拉动

由于资金流量表无法反映各部门内部结构状况,要了解居民不同群体的储蓄行为差异,必须借助城市和农村抽样调查系统数据。从城镇和农村居民储蓄率变化看,在1999年之前,城镇和农村居民的储蓄率都是同向变动的。在1980~1989年和1997~1999年期间农村居民储蓄率明显高于城镇居民,1990~1996年城镇居民储蓄率高于农村居民。这与同期的物价变化趋势比较一致,由于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偏低,其储蓄行为对物价更为敏感,当物价走高时储蓄率降低更多;城镇居民则相反,其储蓄率在物价高涨期相对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自1999年后农村和城镇的储蓄率出现逆向变化趋势。农村居民储蓄率在1999年达到高峰28.6%以后,近年来一直呈下降趋势,而同期城镇居民储蓄率一直稳步提高,并在2005年超过农村居民储蓄率。

从收入来看,近年城镇居民名义收入平均增长速度高于农村居民,似乎可以解释城镇和农村居民储蓄的这种反向变动现象。但是,第一,收入增速差异无法解释农村居民的高收入户储蓄率下降和城镇居民低收入户储蓄率上升的问题。第二,历史上同样出现过城镇居民收入增长快于农村居民的时期,但是二者储蓄率没有逆向变化。因此,这种差异一定是来自支出侧,即1999年前后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在支出需求方面出现了重大系统性变化。

首先,1998年我国实施了新的住房制度改革,取消了福利分房。在居民支出项目中,城镇居民居住类支出明显增加,而同期农村居民居住支出保持相对稳定。而且由于住房制度的市场化改革,房地产市场迅速发展,单位面积房价与平均收入之间的倍数迅速增大,城镇居民为了未来购房支出不得不提高储蓄。

其次,1998年以来我国加快推进了国有企业的改革,很大程度上打破了原有的稳定就业制度,使城市居民的就业不确定性增加,而相应的就业及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相对滞后,使得居民储蓄倾向提高。

另外,近年来在“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带动农村”的政策指导下,我国明显增大了对农村的支持力度,包括取消农业税等,农民负担减轻,消费倾向提高,也是解释城镇农村储蓄率逆向变动的部分原因。

所以,在考虑拉动居民需求时,既要重视农村居民的消费激活,也要关注城镇居民储蓄不断提高的事实,进一步激活城市居民消费应该成为短期政策考虑重点。

三、从居民收入分组结构看,少数高收入户(20%)是居民储蓄的主要来源,大多数居民(80%)的储蓄率并不高

由于当前我国总体居民收入差距较大,不同收入家庭的储蓄率存在很大差距。根据国家统计局城市抽样调查数据,将不同收入家庭分为最低收入户(10%)、低收入户(10%)、中等偏下户(20%)、中等收入户(20%)、中等偏上户(20%)、高收入户(10%)和最高收入户(10%)7个组别,然后用各组户均人口规模加权处理,我们得到各组别对城镇居民储蓄的贡献率。结果发现,1995~2007年之间,20%的高收入户家庭(高收入户和最高收入户)对城镇居民总储蓄的贡献率平均高达64.4%,个别年份甚至达到76%。如果扣除这20%的高收入家庭,另外80%城镇家庭的储蓄率总体偏低,1997~2007年的平均储蓄率仅为8.77%,远远低于城镇居民平均23.5%的储蓄率水平。

农村的情况与此类同。按五等份收入分组看,20%的高收入者对农村居民总储蓄的贡献率平均为63.5%,储蓄的家庭分布很不平衡。如果扣除这20%的高收入户,另外80%的农村居民(家庭)的平均储蓄率仅9.2%,储蓄率并不高,也远远低于农村居民平均24.96%的储蓄率水平。

由此可见,从总量角度强调居民储蓄率偏高,往往掩盖了巨大收入分配差距下储蓄分布的结构差异。全国80%的家庭和居民并不存在所谓有钱不消费、储蓄过多的问题,居民高储蓄率只是少数高收入家庭过高的储蓄的反映。如果针对全体居民采取扩大内需政策,效果将十分有限,这也是我们近年来遇到的难题。因此,扩大内需的关键在于制定针对20%的高收入家庭的政策,一方面是促进富人的储蓄转化为消费,另一方面是加大收入再分配调节的力度,相应增加多数人的收入。

四、从年龄结构看,近年我国储蓄年龄结构呈“双峰型”,而不是一般的“倒U型”,25~35岁的高储蓄年轻群体推动了居民储蓄率的提高

根据生命周期理论和国际经验,人口年龄结构与储蓄率的关系一般呈“倒U型”。即年轻人和老年人储蓄率较低,而中年人储蓄率较高。根据国家统计局1990~2005年城镇居民调查微观样本数据分析和布鲁金斯研究所的相关研究,我国居民储蓄的年龄结构呈现出一些明显的新特征。

以调查户户主的年龄作为分类依据,在上世纪90年代,我国储蓄率的人口年龄结构符合一般的“倒U型”特征,40~60岁的人具有相对高的储蓄率。但是2000年以后,这种年龄储蓄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倒U型”特征不再明显,储蓄率的年龄结构呈现出明显的“双峰型”特征。即不再是中年人储蓄率更高,而是年轻人和相对年老的人储蓄率更高。2005年储蓄率大于18%的家庭户,户主年龄集中分布在25~35岁以及60岁以上,这是一个十分特殊的结构。

由此可见,近年居民储蓄率的提高,很大程度上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我国出现了一个年轻的高储蓄率群体。25~35岁年轻群体储蓄率之所以高,主要原因为:第一,这是初步受到良好教育的一代,人力资本的储备较高并且在改革开放中得以较好转化,工资收入一般高于平均水平,具有明显的转轨经济特征。根据样本数据,2005年30岁以上40岁以下的户主中,45.6%接受过大专以上教育;而在1995年这一数据仅为24%。第二,1998年后我国推进了住房制度改革,这一群体参与福利购房的比例较低,高额的预期购房支出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他们的储蓄率。计量分析表明,储蓄率中3~5个百分点可以用购房因素解释。而且城市家庭中有房户与无房户、房产价值高的户与房产价值低的户的储蓄率也存在明显差异,后者一般高于前者;特别是年轻的家庭,一旦买房后储蓄率通常会下降4~7个百分点。另外,这一群体多出生在1970~1980年,是我国计划生育前的一个婴儿高出生率时期,群体数量较大,从而提高了居民整体储蓄水平。

五、基本结论

通过以上分析初步得到以下结论:

(1)由于劳动者报酬在增加值中的占比下降,加上二次分配收入调节作用不足,近年居民储蓄率提高并不大。国民储蓄率的上升主要是企业储蓄增加的作用。居民部门不是消费相对少了,而是收入相对下降了。

(2)近年来农村居民储蓄呈下降趋势,而由于受住房、就业等制度改革的影响及收入增长较快,城镇居民储蓄率则呈持续上升趋势。居民储蓄率上升主要由城镇居民拉动。

(3)由于收入差距比较大,居民中20%的高收入户对居民整体储蓄的贡献率在60%以上,而大多数居民(80%)居民的储蓄率低于10%。

(4)由人口政策、住房制度以及转轨经济等因素的共同作用,近年我国储蓄的人口年龄结构出现了特殊的双峰形态,年轻的高储蓄群体的出现对推高居民储蓄率具有一定作用。其中,住房问题是短期内影响居民储蓄的重要原因。要激活消费、扩大内需,应该针对这些结构特征,分短期和中长期制定针对性政策。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09年7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