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 文章

刘勇:2010年我国区域经济展望与对策

作者: 刘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与区域经济研究部 发布日期:2010-04-1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预计2010年,各省区合计的经济增长将保持在11%左右,各省区增长范围大约在16.0%~9.0%之间;中西部经济增长速度将继续超过东部,“远西部”经济发展水平将继续超过各省区平均水平,区域协调发展势头将继续得到保持。建立布局均衡的重点开发区空间格局,对促进我国区域经济普遍增长和协调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重点开发地区是重要的主体功能区之一,是区域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和带动区。为保持区域经济协调发展良好势头,建议加快区域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优化区域经济布局,调整区域经济结构;完善区域经济政策,改进土地财政税收政策。

为应对世界金融危机,2009年我国出台了以“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为目标的4万亿元一揽子扩大内需的经济刺激计划,包括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扩大内需的十大重点发展领域,十大产业振兴调整规划和若干新兴战略性产业的发展规划,以及12个国家级区域发展规划(包括珠三角、海西经济区、中部地区、横琴、江苏沿海、辽宁“五点一线”、关中-天水、鄱阳湖、图们江、黄河三角洲、广西、海南旅游岛等)。这些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使我国经济迅速克服了外需急剧减少带来的巨大冲击,成功避免了经济大幅度衰退的局面,年内率先实现了止跌回升的“V”形态势。

进入2010年,我国还将继续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并努力防止可能出现的恶性通货膨胀,全力加快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的调整,确保国民经济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势头。抵抗世界金融危机,我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功不可没,在后危机时期,还将继续发挥其独特的缓解外部冲击和影响的作用。

一、2010年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的基本趋势

一是我国区域经济增长将继续保持回升势头,各地区经济增长速度,将超过上年,中西部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势头,东部地区经济增长速度将明显回升。

2010年我国区域经济增长将止跌回升,各省区合计的经济增长将保持在11%左右,略高于上年,各省区增长范围大约在16.0%~9.0%之间;中西部经济增长速度将继续超过东部,“远西部”经济发展水平将继续超过各省区平均水平,区域协调发展势头将继续得到保持。

2010年国家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大内需的重点仍然是中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和民生工程。未来中西部地区将是我国工业化、城镇化的主战场。目前我国东部地区工业化、城镇化水平已经比较高了,2009年我国东部地区(包括东北地区)可能达56.8%,已经走过了所谓45%~55%的城镇化高峰发展时期;以二产和三产合计就业人员比重看,工业化也高达70%,基本进入工业化后期阶段。而中西部地区城镇化率可能仅为40%左右,正处在快速发展时期;工业化水平仅为53%,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因此,总体上看,未来我国工业化城镇化的重点将向中西部(特别是大中部)转移。这些都将有利于中西部地区继续保持经济快速增长。

后危机时期,我国出口下降的趋势将得到极大的缓解甚至有一定程度的增长。东部外向型经济地区将进一步扭转出口下滑态势,初步恢复出口增长的势头,经济增长速度将得到明显加快。年初沿海地区出现的“用工慌”有所缓解,有关方面估计,上年因金融危机返乡的大约2000万农民工将有50%~60%会重返沿海打工,预示着沿海外向性经济的迅速复苏。当然,沿海经济的复苏需要一个过程,而且即使出口形势会大幅度好转,但一般认为也不可能完全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因此,东部沿海地区经济增长速度会明显提高,但可能还不会超过快速发展的中西部地区。

二是在完善的多层次区域经济体系指导下,将形成我国国家级重点开发地区的空间布局。

在完善的区划体系条件下建立重点开发地区空间格局,是今后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的一项重大任务。重点开发地区是重要的主体功能区之一,是区域经济发展的核心区和带动区,建立布局均衡的重点开发区空间格局,对促进我国区域经济普遍增长和协调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目前我国已经先后出台了几十个国家级重点发展地区的规划(仅2009年就出台了12个),今后我国重点开发区空间格局将呈现如下基本特点。

东部和东北部地区将继续产业结构升级并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同时将形成“三大五小”重点发展地区的空间格局:“三大”是指京津冀北、长三角和珠三角:“五小”指辽宁沿海的“5点一线”、山东胶济沿线、苏北沿海、海峡西岸和琼州海峡地区。其中一些热点地区包括:辽南城市群、图们江地区、曹妃甸开发区、天津滨海新区、黄骅港、黄河三角洲、胶济(半岛)城市群、苏北沿海、长三角(包括了沪苏浙三省区及安徽的一部分)、海峡西岸、珠三角、琼州海峡(包括海口与雷州半岛和湛江经济区)等,未来哈大地区、黑东地区、长吉地区等也可能成为热点地区。

中西部则将出现三类重点发展地区(或称热点地区):一类是资源富集地区,如内蒙古西部、陕北、山西、宁东地区、新疆塔里木盆地、青海格尔木盐湖开发,未来还有横断山脉地区等;二类是老工业基地,如中原城市群、武汉城市圈“两型社会”建设、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建设、成渝地区城乡一体化改革实验区、关中-天水开发区;三类是区位和农业相对优越地区,如北部湾、天山北路经济区、青海湟水河流域、西藏“一江两河”地区、昆明环滇池城市圈、贵阳城市圈、环鄱阳湖经济区、皖江经济带等,未来还有伊利河谷、喀什地区等。

三是加快城镇化步伐,建立坚实的区域经济框架体系。

首先,城镇化是大规模普遍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有效途径,是解决我国一系列短期以及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的有效抓手。从区域经济的角度看,城镇和乡村是区域经济的两大基本功能区,而城镇又是区域经济的主体框架,加快城镇化步伐,建立区域经济框架体系,将有力地促进我国区域经济更加健康、协调和快速地发展。未来我国城镇化要走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坚持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将城市群作为推进城镇化的主要手段和形式,以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为重点,以人口100万~200万人的中间规模的城市建设为抓手,形成高度集约化和紧凑型城镇建设模式,为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协调和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的推动力。

首先,要建立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完善的城镇体系。按顶层设计的思路和要求,未来我国城镇体系如下:总体上,城镇化率达70%以上,城镇人口达10.5亿人(按最新的中国人口高峰15亿人计算),形成一个大体上的“2000+18000(城市与建制镇)”的城镇体系。

具体的城镇格局和城镇人口分布为:第一层次的城市,以现有31个省会城市和沿海大型港口城市(也就是统计年鉴中所列的35个城市)为基础,将这些城市都建设成城市人口达500万人左右的大城市,可容纳1.7亿城市人口;第二层次的城市,以现有300多个地级市和地区行署镇为基础,将这些城市和建制镇都建设成城市人口达100万人左右的城市,可容纳3.0亿城市人口;第三层次的城镇,以现有的2000多个县级市和县城为基础,将这些城市和建制镇都建设成城市人口达20万人左右的城市,可容纳4.0亿城市人口;第四层次的城镇,剩下的建制镇城市人口要达到1万人左右,可以容纳1.8亿左右的城市人口。由此形成“2000+18000(城市和建制镇)”的城镇数目“金字塔”形分布和城镇人口“纺锤”形分布的合理城镇体系,可以基本满足我国高度城镇化和更集约城镇化的要求。

其次,将城市群作为推进城镇化的主要手段和形式。加快辽中城市群、京津冀北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吉中城市群、鲁北城市群、鲁东市群、宁绍舟城市群、海峡西岸城市群、粤东城市群、关中城市群、中原城市群、成渝城市群、武汉城市群和长株潭城市群等15个城市群的建设,促进合理的“大分散、小集中”的区域空间结构的形成。

最后,以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为重点,以人口为100万~200万人的中间规模城市建设为抓手,形成高度集约化和紧凑型城镇建设模式。一方面,我国城镇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就是中小城镇,或人口为100万~200万人的中间规模城市,另一方面,中间规模的城镇既能有效克服城镇规模过小带来的规模不经济、就业机会不多和收入难以提高等问题,又可以有效避免城市规模过大带来的所谓“大城市病”,中小城市或中间规模城市已经成为世界城镇化发展的主要潮流。

二、若干对策建议

一是加快区域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进一步完善区域经济运行机制,加大区域协调发展的市场机制、合作机制、互助机制和扶持机制落实力度。就市场机制而言,要努力做到不断深化区域分工的广度和深度,加速市场一体化建设步伐,让市场机制在资源的空间组合配置中起到基础性作用。关于合作机制,重点是筹划大型跨区域性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城市群的建设力度,形成若干以超大规模城市为核心竞争力强的产业经济合作带。关于互助机制,要进一步利用全国各地援助四川汶川震后重建形成的区域互助网络的契机,推进区域互助长期接对关系的形成,促进互助活动的经常化、双向化和互利化。关于扶持机制,重点是在扶贫新标准的指导下,进一步加大老少边穷地区多渠道的扶持力度,加大对资源枯竭性城市和地区的扶持力度。

二是优化区域经济布局,调整区域经济结构。

从新三大地带的角度看,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呈现出东西部高、大中部低的“V”形格局,大中部成名副其实的中间塌陷状态。由于大中部是我国人口最多、发展水平最低、增长潜力最大的地区,因此,我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核心问题实质上是大中部地区的振兴和发展问题。优化区域经济布局,调整区域经济结构的重点应该是大中部地区,必须要采取更加有针对性的措施,促进大中部地区整体振兴和发展,为我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做出关键性的贡献。

三是完善区域经济政策,改进土地财政税收政策。

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区域转移支付制度,努力在公共服务均等化方面取得实质性成效,如提高社会保障统筹层次,全面推广农村社会保障体制等。制定和完善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扶持政策,鼓励东部和外资到中西部投资。改进土地税收财政政策,尽快制定和开征房地产税,规范土地出让收入的用途,做到既能够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又能缓解房地产泡沫的压力。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2010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