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世界经济 > 文章

张茉楠:美国升级外资安全审查制度加剧中美脱钩

作者: 张茉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0-05-27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中国对美直接投资锐减是中美进一步脱钩以及经济关系恶化的象征性指标,外资安全审查新规有可能给未来的中国对美投资带来“寒蝉效应”。

美国荣鼎咨询公司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近日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为2亿美元,相较中美贸易战期间的2019年季度平均值(20亿美元)大幅下降九成,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2019年也是中国对美投资连续四年下滑。

美国的投资政策是导致中国对美投资断崖式下滑的直接原因。过去数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一直密切关注有中国投资者参与的投资项目。虽然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委员会对中国投资者的审核相比奥巴马政府趋于严格,但中国投资者参与的投资项目至少有一半还是成功通过了审查。

然而,2018年《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的出台成为“分水岭”,标志着不仅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其美国产业与投资政策也日益走向保护主义,强化所谓的“管辖投资”。

在该法案中,中国成为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特别关注国家”。法案规定。委员会必须每两年向国会提交一份中国企业在美投资的详细报告,具体到投资类型、投资行业以及投资方的政府背景等。

《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名义上是立足于美国当下的“国家安全”,实质上是着眼于未来的高科技产业竞争。事实上,“国家安全”这一概念本身极其不明确,这也加大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在审查标准上的模糊性与人为干预的弹性。

特朗普政府对“国家安全”的定义早已超出传统范畴,其所列举的关键基础设施、关键技术、数据安全、政府控制等重点考量因素已远远超越WTO规则体系中对“国家安全”的审查要求,凸显出为中国“量身定做”的特征。

今年以来美国不断强化安全审查和投资限制力度。基于《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的规定,美国财政部于1月13日又公布投资新规,显著扩大了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管辖范围。2020年2月13日生效的法规赋予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外国投资者涉及特定领域,如关键技术行业、关键基础设施行业或敏感个人信息的非控股交易进行审查的权力。

4月4日,特朗普又签发第13913号行政命令,要求成立美国通信服务业外国参与审查委员会,并呼吁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在美运营的中国电信企业实施更严格的审查,从而进一步升级中美数字技术摩擦。

美国收紧投资审查产生了示范效应与连锁反应。特别是受新冠疫情冲击,一些国家担忧中国企业影响力扩张危及“战略安全”,决定将相关行业列入外资收购限制对象加以保护。

近一段时期以来,日本、澳大利亚、法国、德国、印度等国纷纷出台更多针对中国和中国企业的歧视性立法和政策,使得中国海外投资风险日趋增大。

世界主要国家外资审查制度收紧导致今年一季度全球上市公司并购交易下跌39%,至4980亿美元,创七年来最大单季跌幅。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并购交易用了八年才重回危机前水平,而今重振全球跨境投资或需要更长时间,且远比恢复生产与供应链更加困难。

本质而言,外资审查制度是对全球资本格局变化和经济全球化的一种回应。从历史经验看,任何一次大危机后,西方大国为确保技术优势都会强化国家技术主权与国家安全,强化国家主导力和同盟体系。

从“巴统组织”到“瓦森纳协议”,从“技术协同计划”到“五眼联盟”,再到对华科技遏制与科技战,这些排他性技术集团严重阻挠了科技全球化,这次新冠疫情也不会例外。

来源:中美聚焦网,http://cn.chinausfocus.com/finance-economy/20200521/41897.html 发表时间:2020年5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