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综研观察:做好自己的事应对多变的世界格局

作者: 郑天骋,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博士后工作站 出版日期:2019-06-1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2017年以来,特朗普政府、美国国会、美国国防部等部门先后发布了八份正式报告,均把中国定义为了“主要竞争对手”,声称中国的科技发展搭了美国的“便车”,并认为一个科技发展的中国对美国具有威胁。历史上,美国已经多次对“竞争对手”国家实行贸易保护措施,主要手段便是对该国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从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的一系列措施看来,美国试图通过单边主义手段重构当今世界的经济与贸易体系,不惜付出代价也要确保美国的绝对领先地位。

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中国无论是硬实力还是软实力与美国相比还有巨大的差距。因此在中美贸易角力长期持续的大背景下,中国最根本的制胜策略还是在于打好改革攻坚战,“做好自己的事”,坚持并深化开放,保持充分的市场吸引力和企业竞争力。

“做好自己的事”涉及到需求侧升级和供给侧改革,具体可以分为以下四步:一、以优质消费为龙头,带动经济社会全面升级。二、放宽市场准入,增加中国市场的国际吸引力。三、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推动产业向高端跃迁。四、处理好国企与民企关系,达到“竞争中性”。

第一,以优质消费为龙头,带动经济社会全面升级。目前我国在全球贸易体系里充当了生产国的角色,而西方发达国家多为消费国,这体现出我国产能有余而消费力不足的特点。现时,我国的人均GDP达到了一万美元大关,正在向两万美元冲刺,然而老百姓却不得不在境外购买婴儿奶粉——这正是我国在消费端(需求侧)未能在质量上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实例。

“消费”对于人民来讲是一种行为,从衡量我国发展水平来看则是个指标。从贸易角度看,发达国家都有从生产国逐渐转向消费国的先例。从外部环境看,中美贸易摩擦中,美国指责中国“重商主义”,只愿卖(出口)产品,不愿买(进口)产品,其背后也反映了我国消费力偏弱的因素。所以,增加消费有助于解决中国的国际收支减缓与流动性过剩的问题。从大国韧性来看,我国的经济增速的三驾马车之一“净出口”受到了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强化“消费”这一马车有利于稳定经济增速,提升经济质量。从社会治理角度看,增加高质量消费可以满足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扭转部分国民“国内赚钱国外消费”的偏好。从绿色发展来看,我国在过去的时间里“重生产,轻环保”已经积累了不少问题,而绿色消费能倒逼绿色生产,有助于形成绿色发展的新局面。

第二,放宽市场准入,增加中国市场的国际吸引力。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短期内的目的在于动摇国内外投资者信心,中长期的目的则在于降低中国市场的吸引力,逼迫跨国企业迁出中国,影响中国吸引外资的能力。

在美国的压力下,现有的世界价值链体系或被迫做出某种调整,但只要中国持续深化开放政策,中国市场仍将保持对于各国投资的吸引力。吸引更多的外资外企留在中国,一方面可以维护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另一方面也可让国内企业与世界先进水平接轨,从而保持其竞争力。扩大市场准入,可以使中国吸引更多外资,留住更多外企,更高效的连接中国与全球的经济脉络。

第三,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推动产业向高端跃迁。在目前美国的核心技术与相关产品被限制向中国出口的情况下,中国应当完善自身科技政策,加快科技体制的改革。在高科技领域,有必要进一步补充和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政策,技术授权、转让和使用的规则和机制应当公开、透明。要参照WTO的相关制度,做到知识产权保护和管理与国际接轨。还要建立起完善的科技评价制度,目前我国科技界有以“论文”和“专利”数量论英雄的倾向,而这种过度量化的评价导向对重大科技创新并无益处。所以,必须对现有的科技评价制度进行改革,以原创性科技成果的产出为导向,鼓励科技突破和创新。

我国的科技发展比起西方发达国家起步晚很多,在坚持基础创新的同时,也应当继续推进我国与日本和欧洲等地区的科技合作,学习西方先进技术,实现科技共赢。中美持续角力使我国在多个科技领域面临着限制出口问题,同时还面临着产业迁移的挑战。故此,有必要利用我国的制度优越性,集中力量穿越科技被“卡脖子”的深水区,以高科技产业为依托,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主导,实现贸易自由化,优化贸易和产业结构,最终推动我国产业向高端跃迁。

第四,处理好国企与民企关系,达到“竞争中性”的良性循环状态。在我国,民企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民企对于中国经济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世界经合组织OECD把“竞争中性”解释为“在国企与非国企并存的时候,国有企业不因其与政府部门的联系而拥有额外的竞争优势。” 在公有制为主体的中国,现时民企仅在“融资难”方面,就较国企就有较大的劣势。可见,我国尚未达到国企和民企的“竞争中性”。事实上,在我国国企与民企的关系方面,我国的确有改进的空间。国企和民企的关系应该是相互促进的,处理好国企与民企关系,达到“竞争中性”,既有利于中国“稳就业,抓创新”,也有利于中国更深入的参与全球投资和经贸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