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 文章

刘守英:征地需公平补偿 十倍标准存误

作者: 刘守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经济时报社社长 发布日期:2013-03-05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对第47条做了修改,修改后的草案明确了集体土地征收将按照公平补偿原则。目前该草案仍在修改中,按照正常程序,还要经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两次审议才能通过,因此新版《土地管理法》最快也要在6月才能公布。

“征地制度不改革,不仅对农民权益造成侵害,也存在巨大的政治风险和经济风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副部长刘守英日前在中国发展出版社春季新书发布会上表示,大家热议的“十倍”的说法,应该是按现在给农民实际补偿六万的基础上提高十倍,而不是按土地管理法规定的两千基础上提高十倍。

征地十倍补偿系误读

针对日前学者提出修正案中征地补偿数额可能提升为现行标准的十倍,每亩补偿数额将达六十万,刘守英认为,这是因土地补偿实际补偿额与《土地管理法》规定标准不同而产生的误读。“现在《土地管理法》规定的征地补偿标准是两千块钱,包括给到农民手上一亩地是六万块。目前大家热议的‘十倍’的说法,应该是按现在给农民实际补偿六万的基础上提高十倍,而不是按土地管理法规定的两千基础上提高十倍。”刘守英说道。

刘守英认为,即使提高征地补偿标准提高十倍,现有土地管理法关于倍数补偿的规定,也已不适应变化的经济形势。倍数补偿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产物,无法反映出土地的发展前景,同时也未考虑到土地的区位因素。

目前实施的《土地管理法》,于1986年正式公布实施,随后在1988年、1998年和2004年作了3次修订,内容有所完善,但在刘守英看来,“按原用途补”标准,成为对农民土地权益侵害最为严重的条款,“这种思路的要害在于剥夺了农民分享土地增值收益的机会,农民只能按土地的农业用途获得补偿,不能获得土地用于工业化城市化产生的增值收益”。

“原用途补偿使政府能够低价征用农民土地和从土地出让中获得巨大收益。土地非农收益的分配关系的矛盾,根子来自土地原用途补偿。”刘守英说道,从2003年以来公开的媒体报道、检索的117件征地重大案件中,基本上都是群体性案件。

确立“公平补偿”原则

在提请全国人大审议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中,补偿原则将由原用途补偿改为公平补偿,在刘守英看来,这是一个有重大意义的改革,实际上是一个向市场经济体系下征地制度靠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

刘守英认为,按原用途的补偿没有考虑区位的因素。土地在不同区位,它的价格是不一样的,所以补偿的原则也应该不一样。公平补偿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考虑未来土地的发展前景,同时也考虑到土地的区位。

刘守英表示,按原用途补偿的这套办法,尽管看上去为政府低价征地提供了低成本征地方法,但在整个城中村及城乡结合部的土地征收中,基本上是无法依循这一原则的,需借助政府的强势征收,完全陷入讨价还价没有制度规章的境地,实际导致征地成本越来越高。公平补偿原则确立以后,未来就必须按照不同区域的市场价格来确认土地价格。“在区位价格高的地方,你的补偿价格就应该高,区域价值低的地方,那就按该区域的市场价格补偿。这样才能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刘守英说道。

在提请审议的土地管理法修正案中,先补偿安置后征地的征地程序变更及增加社保补贴,计入养老保险账户保障措施,被刘守英认为是保障农民合法权益的积极举措。“虽然修正案与我们期待的还有差距,但总体来讲,修正案在面临巨大的争议和利益博弈情况下,就47条本身能做出如此的修改,已经迈出极大的一步了。”

而对于如何完善房屋补偿的同地同权,公平补偿到底什么含义,刘守英呼吁尽快推进土地管理法修正案的通过并出台关于修正案的实施细则。“本届政府已经向人民庄重承诺,土地管理法修订是征地改革重要的内容,而且也列入了全国人大的议程,所以土地管理法修正案应尽快出台,否则土地问题将不断积累,危及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刘守英说。

来源:《经济观察报》,2013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