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中国外交 > 文章

郑永年:RCEP:中国的深度开放能够改变整个亚洲格局

作者: 郑永年,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讲座教授、人文社科学院代行院长、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 发布日期:2021-07-1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一、粤港澳大湾区:推动区域性规则的统一,构建南方共同市场

我认为区域性的发展,是需要构建一个庞大的“南方共同市场”。这就是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主,进一步将海南岛、台湾岛,福建省等均囊括进来。这个构想的一个重要基础是扩大经济发展规模,对内促进内循环发展,对外与RCEP经济圈联动,面向周边邻近地区,面向整个世界。

南方共同市场的建立中,内部规则统一是一个关键。规则统一是任何经济体发展的必然。目前来说,中国国内的市场分割离开,粤港澳大湾区内部9个城市在一些投贸易、土地规则等诸多领域都不统一。这就严重约束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进程。我们看欧盟的发展,就是建立在四个统一的基础之上,其中市场统一是重点之一。粤港澳大湾区也要形成统一的规则,否则可能会导致恶性竞争。

同时,我们要讨论的是,我们如何以一个较大的市场体量来争取更多的国际规则话语权。最近国际上发生的一些事件说明,我们国家的市场很大,但在规则方面没有话语权,就很容易被各个击破。我们有那么多的互联网公司,出了门却都是欧美的规则,他们善于把市场转化为规则。下一步中国与西方的竞争是规则之争,所以我们要从规则入手。大湾区处于内循环和外循环的交汇点,在这方面可以率先发力。内循环方面,要做好规则制度衔接;外循环方面,要使中国的规则国际化。先学习、接轨、容纳,然后再做加法,走向国际。

二、海南自贸港:发展产业,优化营商环境

海南自贸港是一个国家项目,是我们国家下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试点。现在海南是我国唯一的自贸港,但并不是说以后也是唯一的,而是先把海南作为自贸港的试点,如果成功了就可以复制推广,所以海南承担着一个国家责任。这也是为什么强调海南要对标世界上最先进的自贸港,向香港、新加坡等成熟的自贸港学习规划,这方面海南有后发优势。

现在海南的问题在于定位太多,做得太少,需要放低身段。虽然现在自贸港是国家项目,但政府能够发挥的作用是有限的。比如政府可以建机场,但决定不了航线,航线是经济总量决定的,经济总量越大航线越繁荣。现在海南搞自由贸易,经济体量太小,GDP不到全国的1%。所以海南需要有活跃的经济活动,需要有产业支撑。

怎么发展产业?这方面要向深圳学习。深圳以前是一个小渔村,设立经济特区为什么能成功?40年前,深圳的条件更差,但是敢闯、敢试、敢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杀出了一条血路”。现在海南也要大胆去先行先试,不要怕走弯路。当然近年来海南发展已经提速,但与新加坡、迪拜相比,经济活动还是不太多。深圳、浙江现在每年都吸引很多年轻人就业创业,海南也要向这个方向努力,就是怎么样改进和创造环境,让年轻人来自贸港创新创业。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优化营商环境方面,我认为最高标准的规则并不等于好的规则,行之有效的规则才是好的规则。不要过于理想化,第一步发展还是要制定可以落地的规则。可以考虑引入香港的规则,因为香港的经验已经很成熟。不用担心海南自贸港和香港会发生冲突、形成竞争关系,海南与香港、与粤港澳大湾区互联互通,利用湾区的辐射效应,发展起来可能会更省劲。

三、RCEP:中国的深度开放能够改变整个亚洲格局

RCEP的诞生是世界经济中心转向亚太地区的自然结果。在亚太地区,中国是第一大经济体,日本第二,印度第三,东盟整个经济在崛起。所以可以估计,二战后世界经济中心在大西洋,今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半世纪,经济中心都会在亚洲地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与经济规模的快速发展相比,亚洲地区在贸易规则制度化方面相对比较落后。所以RCEP走出来亚洲地区经贸制度化的第一步。这个第一步非常重要。

现在世界经贸秩序有没有持续?WTO会重新回归正常功能吗?我表示怀疑。尽管拜登跟特朗普的做法不一样,但美国推动的仍是所谓民主共同体,是一个意识形态共同体,美国的多边主义是意识形态的多边主义。RCEP形成的多边主义,是建立在共识基础上的,是利益发展的多边主义。RCEP是包容性的,成员国有不同的政治制度,不同的宗教文化,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以利益发展为基础的多边主义,更有利于亚太地区整合。

我的观点比较悲观。现在各种声音都在说多边主义,但问题是怎么执行。中美之间经贸关系那么密切,但仍然遇到波折。地缘政治对世界贸易的影响是非常大的。1875-1914年,欧洲各国经贸往来非常密切,贸易依存度很高,那种条件下仍然发生了一战。1980年代开始,全球贸易高度发展,但今天也遇到问题。所以我认为全球的贸易自由化不见得能够继续走得下去。

RCEP的一些成员国也是CPTPP成员国,最近日本人为地加入了美国因素,还有美国的印太战略。如果美国按照现在的趋势持续下去,很容易把RCEP消化掉。在美国看来,RCEP是中国主导的体系,印度又没有加入,这对RCEP将来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亚太地区一方面有经贸合作的客观需要,另一方面又面临两条路线之争,即经贸路线和军事路线。如果美国推动的印太战略最终成为一个经济战略,那对RCEP相互竞争我觉得没有关系。但如果美国把印太往军事战略的方向发展,形成一个小北约,实际做成人口更多、经济规模更大的北约的话,那么RCEP的作用会被削弱。所以我们要实事求是地看,怎么样去化解中美之间的军事竞争。

根据我的观察,二战后以美国为主的世界经济体制模型,是美国这一最大市场向欧洲开放、向日本亚洲四小龙开放,这样形成的。亚洲要一个真正的自由市场,中国的作用很重要。中国现在是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增速很快,经济总量超过美国不可避免。中国也是最大的贸易国。中国到了一个阶段,就是可以实行单边开放政策,会比美国做的更好,美国是对等开放。实际上在东盟10+1里面,中国对一些国家的早期收获,已经是单边开放。现在是开放的领域不够多,开放程度也不足。中国如果开放任何一个领域,都可以改变世界资本的流向。比如近两年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有数据统计两年内有六千亿美元流入中国资本市场,去年前十个月有两千亿美元流入中国。中国的深度开放能够改变整个亚洲格局。所以,中国要求美国做好事情比较难,不如自己动手去做。

四、谈中美关系:美国自己出了问题,中美关系是其牺牲品

美国现在反华力量比较强大,比如拜登说中国对美国构成最严峻挑战,对美国繁荣、经济安全、国家安全、民主、政治构成全方位挑战。布林肯说该合作的地方合作,该竞争的地方竞争,该对抗的地方对抗。最近几年,美国也连续出台了包括《战略竞争法》在内的一些针对中国的报告。美国在做的已经不是“阴谋”了,而是“阳谋”,只是我们还没适应。这一点我们应该感到压力,我们也应该像美国那样,踏踏实实地做针对性的前瞻研究。

我们需要分清楚两个事情:第一个是有些声音认为我们被孤立,事实上不对。尤其是新冠疫情后,我们提供了很多国际公共产品,通过实际行动增进了与很多国家的友谊。不过要注意的是,我们在行动上得到的好感不要被嘴巴消费了,不要帮美国做统一战线。第二个是所谓的制度之争造成中美双方相互被妖魔化。很多批评可以针对具体问题,不要提高到总体政治制度。如何改进我们口头的话语方式,是非常重要的。实际上我们其实做得很好,我去新疆考察,有些方面美国自己也做不到的。我们不要把规则看成是西方的东西,我们也有我们的规则,可以从规则上跟西方竞争。争取国际话语权,还是要回归客观,回归理性。

事实上,中美关系并不是一个好与坏的关系。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讲“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坏不到哪去”,这是当时的判断。现在很难简单用好坏来判断,还是要看具体往哪个方向发展。过去40年,中美合作空间很大,两个经济体越来越紧密。1914有同一个文明、同样政治制度的欧洲国家之间也会发生战争,更不用说中美之间。当然,东盟国家之间有不同的宗教和制度,也保持了相对和平。中美关系本身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现在是美国自己出了问题,中美关系是其牺牲品。

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的关键。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也是中国的核心问题,我们没有退让空间。以前说台湾海峡要保持现状,有一个基础是中美对此达成了共识。现在对台湾问题中美没有共识。美国人为地不断升高对台交往等级,特朗普这样做可以说是毫无理性、没有思考的,但拜登政府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来对付中国,在这方面大家不要有任何幻想。台湾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只能说统一的方式可以考虑,但是没有独立的方式,独立肯定意味着战争。实际上我们没有放弃用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现在针对台湾问题大家已经在讨论怎样减少损失和牺牲。所以这段时间需要密切观察。

来源: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研院,https://mp.weixin.qq.com/s/TOsffPH4RQJlfM7V0ytctQ 发表时间:2021年4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