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世界经济 > 文章

关照宇:新冠疫情下日本还会继续吞下“负利率毒丸”吗

作者: 关照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0-05-10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27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称,保持金融系统稳定是非常重要的。不会将进一步调低负利率排除在将来的政策选项之外。在疫情加剧影响下,大规划开闸放水牌又重新出现在了日本金融决策者的桌面上,负利率王炸可能被加码推出。负利率通常被视为是促进经济增长的最后努力。基本上,当所有其他类型的传统货币政策均被证明无效且可能会失败时,该方法才会被实施。

自2014年6月欧洲央行首次将隔夜存款利率调至-0.10%以来,西方经济中利率为负值的债券、存款乃至贷款等资产规模迅速扩大。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已超17万亿美元,约相当于全球GDP的20%,其中典型情况如三分之二的欧洲债券到期收益率为负值。

而日本央行2016年1月29日宣布将利率从0.1%降至-0.1%,进入负利率时代。将商业银行在日本银行经常账户存款分为三个层级,分别适用正利率、零利率和负利率。政策实行后,长期国债收益率转为负值,收益率曲线平坦,金融机构盈利空间收窄,金融体系风险加剧。不得不提的是,当时日本出台负利率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安倍决心要解决日本老龄化带来的结构性问题。人口老龄化几乎能够影响到日本社会的各个领域,包括劳动力和金融市场、对住房、交通和社会保障等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家庭结构和代际关系,甚至威胁着公共保健体系、养老金和社会保障体系。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目前,日本是全球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65岁以上人口比例达到了27%,排名世界第一,而意大利23%、德国21%位居第二和第三名。4年过去了,负利率的政策效果远没有达到预期,而如今面临的问题更4年前要复杂的多。

就在黑田喊话当天,日本央行决定了追加货币宽松、取消每年国债购入额不超过80万亿日元的最高限额。此外,针对企业为筹集资金而发行的商业票据(CP)和公司债的购买上限增至20万亿日元,为原来的300%。这一举动其实已经显示了日本金融国家队,为了稳定利率开始了一场大规模自救行动。

新冠病毒爆发以来,日本经济遭受重创,作为东亚邻国的日本与韩国属于较早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也是经济受到冲击比较大的经济体。特别是对于日本来说,奥运会延期的确定,更使得经济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根据日本一些机构推算,举办奥运会原本会给日本GDP带来接近2万亿日元(100日元约合人民币6.3元)的提升作用将会在今年消失。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永滨利广、针对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可能带来的经济效益表示,如果参考以前举办奥运会的国家经济的上升率,推算举办奥运会将会给日本GDP带来1.7万亿日元的经济效益。

与此同时,国际能源市场动荡,让日本“缩的更快”。日本作为全世界石油进口排名前五的国家,没有“缺席过”任何一次石油危机,“日本把石油藏在海底作为战略储备资源”的文章在网络上也被广为流传。那日本是否能在这场国际油市动荡中完成抄底?结果可能正好想法。

油价下跌会降低日本的采购成本这是显而易见的是,但是对于日本经济来说,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时解决通货紧缩问题。日本20多年救经济就是在跟通缩搏斗。日本经济界的共识是真正可怕的不是通涨而是通缩,极难克服。其实日本在之前已经用了7年的时间来刺激货币了,2020年2月份的通胀水平也达到了0.6%,本来的趋势也是变好的,而油价的大幅下跌更是大幅削弱了其物价进一步上涨的动力。若这场史诗级的抗疫大战与石油大战双管齐下持续的话,低欲望的日本陷入无欲望的日本,负利率政策也很难见效。

从此次政策框架来看,“负利率”的调整是日本央行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负利率现象蔓延,意味着日本经济体内部的存量资产日渐稀缺,反映出日本经济体普遍处在资产生成能力不足的状态。但是在面对新冠疫情的战时状态,祭出负利率的毒丸政策意欲为经济增长战略赢得时间,但是埋下的隐患也势必是日本社会来买单。

来源:人大重阳网,http://www.rdcy.org/index/index/news_cont/id/678146.html 发表时间:2020年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