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世界经济 > 文章

施训鹏:负油价可能加速美国和欧佩克合作 全球石油消费国利益或受损

作者: 施训鹏,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澳大利亚能源转型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 发布日期:2020-04-28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国际石油市场惊现历史性事件!

4月20日美市尾盘,美国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5月原油期货报价首次跌至负值,一度达-40美元/桶低点,收盘报-37.63美元/桶。

此次负价格有多重因素的影响,主要原因是供求失衡。美国的生产商没有及时根据新冠病毒导致的需求暴跌做出调整,挤占了库存容量。此外,由于5月份合约即将到期,交易员面临着在没有库容的情况下购入实物原油。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交易员被迫仓促平仓。

除了上述美国市场的直接相关因素,最近2个月以来非市场因素导致的石油市场不确定性也起了叠加作用。2020年3月6日,欧佩克+与俄罗斯就进一步限产的谈判破裂后,沙特随后单方面发动价格战,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布伦特原油价格跌破25美元每桶。但是,当全世界都预期原油价格将在20美元/桶的低价位徘徊的时候,4月2日夜间,美国总统特朗普推特发布了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为有望达成减产协议,结束这场石油价格战的消息,从而使得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跃升到36.29美元/桶。最终虽然欧佩克+达成了历史性的协议,但是,期间了经历了俄罗斯否认达成协议,墨西哥意外拒绝,以及美国关键时候挽救协议等曲折的过程。

这些非常因素对市场参与者是巨大的干扰,可能是导致了美国石油生产商未能及时做出反应的因素之一。不少市场参与者难免寄希望4月12日欧佩克+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石油国家达成的有史以来最大的石油减产协议能够提振油价。出乎意料的是,油价在此后一周内仍进一步下跌了20%多。尽管欧佩克联合最可能团结的石油生产国家做出了历史性的减产决定,仍意外未能阻止油价下滑。

最后,美国石油市场传统上受益欧佩克减产,也可能是一个驱动因素。伴随过去十年钻井技术的进步和美国页岩油的发展,美国重新成为世界头号石油生产国。作为“摇摆生产者”,美国页岩油不断填补欧佩克的减产空间,从价格和量上,都受益于欧佩克的减产行为。不排除有些生产商存在侥幸心理,希望再次从这次历史性的减产协议中获得获利。

美国页岩油的这种行为也引起欧佩克和俄罗斯的不满。虽然分析人士认为,沙特3月初发动价格的意图是惩罚俄罗斯放弃欧佩克+的联盟,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牺牲欧佩克+其实是俄罗斯打击高成本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策略。

这次油价下跌,确实痛击了美国页岩油行业。Whiting石油公司成为第一家主要的页岩油破产公司。 由于美国页岩生产商未来四年需要偿还大约860亿美元的债务,它们因价格下跌而破产将对美国就业市场造成重大干扰。

页岩油发展带来的这种市场局面,也促进了美国政策的调整。美国在历史上是自由市场坚定的支持者。而欧佩克旨在协调和统一成员国之间的石油政策,其公开和经常性的价格操控和自由市场的精神背道而驰。美国也认为这种石油卡特尔是对美国经济的威胁。特别当美国是原油净进口国的时候,低油价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发展。

随着国内页岩油产量的大幅增加,美国决策者越来越需要避免低油价,以保护其页岩油产业及其相关的经济和就业。在避免油价过低方面,美国和欧佩克的利益终于一致。

美国的利益转变促使了美国政府和欧佩克在此次历史性协议中的合作。除了特朗普本人发挥调停沙特和俄罗斯纷争外,美国还通过分担墨西哥减产的大部分责任,挽救了该协议。

负油价以及随之而来的不利冲击,可能会进一步加速美国和欧佩克之间的合作。虽然美国政府不能直接控制石油公司生产决策,也不大可能加入欧佩克+联盟,但是,美国政府以及特朗普本人,可以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左右欧佩克的决策。特朗普自2016年参选美国总统以来,多次以一己之力,干扰国际原油市场价格,成为影响油价的“特朗普因素”。美国的个别企业,也可能会更加积极和欧佩克协调立场。

美国如果和欧佩克合作,可能会损害石油消费国的利益。中国2019年进口原油超过5亿吨,任何人为的托市,都会导致中国进口原油支出的增加。

由于现有的石油消费集团——国际能源机构(IEA)未能反映中国和印度等主要新兴经济体的诉求,中国可以利用G20等平台,联合其他主要石油消费国家,提出自己的合理诉求。

来源:新浪意见领袖,http://finance.sina.com.cn/zl/china/2020-04-23/zl-iirczymi7953664.shtml 发表时间:2020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