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文化 文化产业 > 文章

欧阳一菲:强化网络小说影视化改编的文化自觉

作者: 欧阳一菲,常州工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讲师、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 发布日期:2020-03-23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古装题材网络小说在影视化改编过程中的文化自觉,为其发展拓宽了空间,同时“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也为网络文学的发展带来了一次新的机遇与挑战

由网络小说到影视剧,属于“二度创作”与“再创造”,价值的引领和文化的气息不应该是减弱的过程,而应该是不断提升、强化的过程,让价值引领更符合社会价值规范,让文化的气息更饱满、更地道

古装题材网络小说从其萌芽、繁盛到备受热捧,一直都与中华传统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从早期架空历史的古装题材,到后来炙手可热的穿越小说,再到近来日益红火的人物传记式古装题材网络小说,网络文学的成熟发展,离不开传统文化的浸染和滋养。近年来一些改编自网络小说的热播剧集,如《后宫·甄嬛传》《如懿传》《芈月传》《琅琊榜》《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长安十二时辰》和《庆余年》等,将宏大的中华历史、经典的诗词歌赋,以及传统的民俗风俗一一展现,加之剧作不同的类型风格、个性化的人物形象设计和精妙的文化内涵,表现出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风范,更提炼了“国风汉韵”的精髓,为网络文学的兴盛、中华文化的传承进行初步的探索。古装题材网络小说在影视化改编过程中的文化自觉,为其发展拓宽了空间,同时“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也为网络文学的发展带来了一次新的机遇与挑战。

让“架空”得以落地

古装题材网络小说在创作初期,更倾向于采用“架空”历史的写作方式,或是以穿越时空的模式建构整部作品。这种远离历史的创作方式,在网络小说的影视化改编过程中,找到了比较合理的解决办法。

网络作家流潋紫的《后宫·甄嬛传》就是从架空历史的网络小说回归历史题材影视作品的主要代表。原著中作者虚构了一个朝代,讲述乾元元年至乾元三十年间前朝后宫的一段腥风血雨的故事,而在影视改编中,则选择落地在清朝雍正年间,以清朝为历史依托,展现那段熟悉而又陌生的宫廷故事。

网络小说《庆余年》原本是一部穿越题材小说,讲述了现代一位生命垂危的病人范慎,机缘巧合穿越到虚构的庆国,开启了一段扑朔迷离的余生探险,小说也因此得名“庆余年”。而在影视改编的过程中,创作者采用“戏中戏”的叙事模式,将范闲在庆国的传奇经历,变换成某大学学生张庆撰写的一部小说的内容。这样的情节设计,既顺应了原著中“穿越”情节的叙事逻辑,同时与主人公张庆“用现代的观念,来剖析古代文学史”的研究理念相得益彰,且较好地缝合了网络文学虚构和正史之间的裂隙,为古装题材小说的现实回归进行了有力的探索。

除此之外,对历史事件的精准定位,也是近些年网络小说影视化改编过程中的一种新尝试。由郑晓龙执导的电视剧《芈月传》讲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太后”、战国时期秦国女政治家芈月,波澜起伏的人生故事,其中有关“完璧归赵”“围魏救赵”和“合纵连横”等典故得到精准再现,战国时期张仪、屈原和黄歇等人物也一一出现,实现人物传记和历史史实的高度融合。由此可见,“架空”历史的落地、穿越时空的逆转,以及名人典故的创新解读,成为网络小说影视化改编的一条重要路径,逐渐引导观众关注历史、尊重历史、反思历史,并以更理性、更全面的眼光认识现实和观察现实。

让古典诗词鲜活“出场”

上下五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成为古装题材网络小说创作的精神土壤。同时,网络小说又积极吸收并传递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艺术精髓。新兴的网络文学形态与优秀传统文化携手,共同探索前进的新路径。

近些年,由古装题材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尝试将古典诗词、词曲融入影视作品中,为传统诗歌的复兴和传播进行了一次新的尝试。当下,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古装题材热门剧集中,对经典诗词的再现方式主要有这么几种类型。

一是剧作的名字活用诗词典故。譬如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剧名,取自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中的词句。小说在出版时,也分别以七句诗词做各卷卷名,分别是“故园今日海棠开,只有名花苦幽独”“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荐华堂”“淡极始知花更艳,一片春心向海棠”“直令桃李能言语,何似多情睡海棠”“嫣然一笑新装就,春园海棠花独妍”“那人却道,海棠依旧”。每一卷的卷名都围绕“海棠”展开,与“绿肥红瘦”暗合,同时文风一致,文脉相承,增添了整部作品的文化底蕴。

二是经典诗词以台词的形式,在影视作品中高频出现。例如《后宫·甄嬛传》中,甄嬛参加选秀时向雍正解释自己的闺名由来,引用了北宋蔡伸《一剪梅》中的词句“嬛嬛一袅楚宫腰”,这句词暗合了甄嬛姿容娇俏、气质清冽,同时也借蔡伸的词作和品质,对剧中甄嬛父亲甄远道的个人抱负和赤胆忠心进行了烘托,对剧情的发展起到助推作用。除此之外,剧中人物都有相应诗句作衬,诗句与人物性格、命运紧密相连,例如沈眉庄吟诵的“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郑思肖《寒菊》),安陵容吟唱的“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乐府诗《金缕衣》),果郡王在七夕之夜的慨叹“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秦观《鹊桥仙》)等。

三是以名著中的典故作为影视剧的核心情节。如热播剧《庆余年》便引用《红楼梦》中《留余庆》诗词:“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以此作为剧集的情节铺垫,进而规劝人们秉持济困扶穷的思想观念,与剧集的主题思想高度契合。经典诗词在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中多样化灵活使用,既拓展了传统诗词的传播路径,同时也为受众理解诗词深意营造了一片沉浸式的空间场域,不失为一种新颖又广泛的传播方式。

让“考据热”不断升温

影视剧对大众文化消费的普及度相对较高,优秀的古装题材作品,某种程度上可以成为传统文化传播的有力载体。受众对影视剧作品中的习俗、服饰和礼仪等方面的“考据”,一定程度上赋予古装题材作品新的叙事维度,也对古装题材网络小说的写作提出了更高、更严格的要求。

剧集《长安十二时辰》中的许多细节,引发了一众网友的热议。该剧着力描绘了大唐盛世的繁荣景象,从人物服饰、发饰,到日常生活摆设,再到时代场景设置,都显得考究精致。剧中易烊千玺饰演的李必,其从后往前插发簪的莲冠造型发冠戴法,受到了大家关注。观众围绕“子午簪”和“卯酉簪”的产生时间和身份象征展开了深入的考据和探究。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增加了电视剧的欣赏维度。

此外,剧中雷佳音饰演的“不良师”身穿的“圆领袍”“六合靴”,随身携带的“缚索”“臂鞲”和“烟丸”等饰物用品,真实再现了唐代胡汉杂糅的风格特质。剧中女子的“花钿”“发髻”“襦裙”和“半壁齐胸裙”等服装配饰多与名画名诗中的人物场景相互呼应。“一箪食一瓢饮”皆成为传播传统文化的重要法门。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琅琊榜》等影视剧作品,对中华传统礼数、风俗的再现也很精致。女子之间日常见面互问“妆安”,行“万福礼”;男子则作揖,行“拱手礼”;晚辈向长辈请安问好,则行“叉手礼”。这些礼数纷繁多样,且运用的场合也相当考究,在《说文解字》《东京梦华录》《韩熙载夜宴图》等作品中都有具体的解说和图形的描述。

影视剧作品中亦有对传统食材、中药药理的研究和独到展示。例如《如懿传》里时常提及的紫参雪鸡汤、碧糯佳藕、牛乳糕和暗香汤等美食,在色彩搭配上别具匠心,就连落筷时,双箸触碰到“箸枕”的瞬间都显得格外香气诱人。这些设计不露痕迹地向观众传递着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带来视觉的享受。同时菜名的“谐音”“隐喻”也成为剧集情节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再如《芈月传》中对土茯苓、大蝎子草、紫苏叶和牛舌草等中药药材功效的解读,将中华传统文化和中医等元素更好地融为一体,使影视剧更具烟火气,开启了网络文学向现实生活落地的步伐。

由此可见,影视剧作品中的传统民俗细节,更能激发受众的观赏热情和心理期待。“考据热”的升温,某种程度上折射出影视消费对文化价值的渴望与追求,影视剧也因此变得更加多元、多维,成为传递传统文化的有效途径。

让创作理念始终走在正道上

融媒体背景下,网络为文学的传播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网络文学也有了更广阔的传播空间。古装题材网络小说在影视化改编过程中,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推广,也随之有了更多新兴的途径。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在视频网站播出时的“小知识”弹窗,及时、精准地向观众解释剧集中的“知识点”,实时弹幕、迷你小剧场等环节的设计,新颖又灵活,为传统文化向“新新人类”的抵达,开辟了新阵地。

微博热搜话题、朋友圈转发、贴吧推广以及客户端相关文化活动的助力,某种程度上成为影视剧作品中传统文化传播的新兴途径。同时,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逐渐开启了与游戏、动漫的联动,实现产业融合,为影视剧的跨产业传播提供了参考和经验,也为“国风汉韵”的跨产业传播提供了可能性。

正如有的学者所说,当下文学作品的文学价值和市场价值之间的关联模式愈发多样。“互联网+”和融媒体时代的到来,为文学、文艺和文化的传播带来了更多的可能,但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考验和挑战。网络小说作家需要秉持坚定的文化立场和文化自信,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地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传播和再创作,不应将一些伪科学、封建思想和玄学迷信引入创作,造成创作理念上的迷失。由网络小说到影视剧,属于“二度创作”与“再创造”,价值的引领和文化的气息不应该是减弱的过程,而应该是不断提升、强化的过程,让价值引领更符合社会价值规范,让文化的气息更饱满、更地道。

融媒体背景下,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在传播传统文化方面的策略和方式上更为多样,网络、文学、影视、游戏和动漫等产业的互通互动,将为网络文学、网络文化的未来发展做出新的探索。面对这样的新兴局面,我们需要满怀憧憬,同时也更需要时刻保持警醒。

来源:《光明日报》 发表时间:2020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