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国际关系 大国关系 > 文章

亚瑟·赫尔曼:朝鲜战争、华为和中国问题

作者: 亚瑟·赫尔曼,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0-07-27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70年前的今天(1950年6月25日),朝鲜军队越过北纬38度线如潮水般涌入了韩国境内。美国乃至整个西方都极为震惊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刚刚开始的冷战似乎突然进入了危险的热战状态。回想起当年那些曾参与这场战争并为此作出牺牲的美国老兵们,我们感到无比自豪。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场爆发在朝鲜半岛上的冲突至今仍未结束,朝鲜和韩国(以及作为韩国盟友的美国)并未签署和平协定。

中国领导人毛泽东通过对半岛冲突的“干预”,洗刷了在西方面前持续了100年的耻辱历史并重申了中国的大国地位。那是一场意义深远的战争,可以说我们至今仍然生活在那场战争的后续影响之中。

那场战争与5G以及中国科技巨头华为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有很大关系。在70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对美国和西方构成真正威胁的并不是朝鲜,而是中国。正如70年前美国不得不远赴东亚战场去保卫韩国的自由与安全一样,如今美国也必须保卫我们的无线通信技术阵地,这一技术将参与塑造21世纪的历史。

历史学家们经常讨论的“德国问题”在整个20世纪一直困扰着欧洲大陆,如今是时候讨论一下“中国问题”了,这个问题存在的历史比“德国问题”还要久。在1950年之前的一个世纪里,中国作为一个庞大帝国的衰落在亚洲引发了一系列事件:从鸦片战争到义和团运动,从日俄战争到法国对中南半岛的殖民,当然还有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以及此后日本对美国珍珠港的偷袭行动。

中国当年对朝鲜半岛的“干预”可以被视为中国崛起为世界大国的起点。从走向战场的志愿军身上,从1964年升起的蘑菇云中,毛泽东看到了中国的崛起;今天的中国不仅已经在军事领域崛起,而且其遍布全球的经济帝国主义力量已经在从澳大利亚到非洲再到美国超市的货架上得到了展现。

下面我们来谈谈华为问题。在中国人眼中,华为作为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商不仅是一家公司,它还是中国在成为全球最大、最具影响力的经济体之后所掌握的全球霸权的一部分。华为已经与全球90多个国家签署了5G商用合同和网络测试协议。在北京眼中,华为所取得的成就不仅意味着经济利益,而且具有地缘政治价值,这就是中国把与美国的5G主导权之争视为一场战争的原因。

北京和华为都已经注意到,美国经济正陷入衰退,美国社会充斥着暴力而且后疫情时代的美国充满了不确定性,他们因此相信自己必将取胜。

中国人得出这样的结论还是过于草率了。70年前,当朝鲜军队大举进犯时,美国和韩国军队不得不退守釜山,不久之后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的仁川登陆彻底扭转了战场形势。此后朝鲜和中国军队再次让我们陷入了困境,美国海军陆战队在长津湖地区进行了绝望中的殊死搏斗。不过麦克阿瑟和李奇微(Matthew Ridgway)将军再次扭转了局面,共产党军队最终被迫撤回到三八线附近,这正是不到一年前一切开始的地方。

麦克阿瑟很清楚,在此生最后一场也是最艰难的一场战争里,他的对手并非朝鲜人,而是中国人。在1950年11月写给国防部长乔治·马歇尔(George Marshall)的一份秘密报告中,麦克阿瑟提到了中国“干预”朝鲜半岛的动机。他写道,毛泽东正在“亚洲建立起一个全新的具有支配性力量的国家,这个国家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选择与苏联结盟,不过从其自身的思想和行为来说,这个国家已经变得越来越具有侵略性并展现出帝国主义特征,它渴望增强自己的实力,扩大自己的势力……如果中国获得了那种实力,我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在今天看来,麦克阿瑟的预言已经变为现实。我们必须把西方与中国在5G、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无人驾驶、量子通信等技术领域的竞争视为70年前朝鲜战争的一种延续,我们必须看清这一竞争的本质:这是西方和中国对世界未来的一场争夺。

1950年我们面对的是一场毫无准备的战争,在战场上我们几乎战败,但最后还是取得了胜利(in 1950 we faced a war we were not prepared to fight and nearly lost,only to finally prevail)。这一次我们也许没有麦克阿瑟那样的人物来主持局面,不过我们还有我们自己,我们还有遍布世界各地高举自由旗帜的朋友。我们必须参与这段历史的书写。

来源:观察者网,https://www.guancha.cn/ArthurHerman/2020_07_13_557342.shtml 发表时间:2020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