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产业企业 > 文章

刘涛: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扩围宣示开放决心

作者: 刘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1-07-17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4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开幕式上以视频方式发表主旨演讲,向全世界宣示了中国扩大开放的决心,强调中国将积极参与贸易和投资领域多边合作,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推动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当天,国务院发布关于同意在天津、上海、海南、重庆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的批复。这是自2015年5月在北京率先实施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以来的首次扩围。

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扩围释放何种信号?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刘涛,他认为,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对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构建新发展格局意义重大。

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扩围意义重大

刘涛指出,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是近年来我国实施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重要部署,也是在全国范围建立多层次、宽领域服务业对外开放格局的重要举措。与现有的其他开放平台相比,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更有利于服务业开放发展,更有利于促进大型城市转型和实现高质量发展。

刘涛表示,从国际上看,服务业快速增长已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国际服务贸易规则面临重构,全球服务业开放重点正从传统的边境措施向边境内措施拓展,对各国加快完善法律法规和制度体系提出了更高要求。从国内情况看,服务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第一大产业,对于经济高质量发展意义重大,亟须加快破除制约服务业提质增效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

刘涛认为,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扩大高水平开放,对标国际先进贸易投资规则,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有利于在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等方面取得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也有利于我国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塑造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

“这次试点扩围选择天津、上海、海南、重庆,主要是考虑新增试点地区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发展基础较好,制度创新和治理水平相对较高,在所处的区域能够发挥较大示范和带动作用。”刘涛说。

我国服务业发展水平仍存差距

当前服务业发展和进一步扩大开放仍存在不少问题。刘涛认为,主要表现在五方面:一是服务业开放领域和范围还须进一步拓宽,开放度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二是运用法治化方式推动服务业开放的措施较少,对标国际先进规则推进服务业开放的力度有待加强、改革措施亟待精准。三是适应服务业高水平开放的管理制度不完善,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仍有不小的潜力。四是部分服务行业标准、资质等与国际接轨程度不高,专业服务领域缺少国际职业资质互认制度,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我国利用国际化人才提供专业服务的有效性。五是依托多样化开放平台深化服务业改革的作用发挥还不够充分。

从六方面重点着力实现服务业高质量发展

刘涛认为,未来我国服务业实现高水平开放和高质量发展,要适应全球服务贸易发展的新趋势,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和发展理念,坚持问题导向与目标导向相统一、扩大开放与防范风险相兼顾、近期与中长期相结合,以制度型开放为引领,着力建立与国际先进规则相衔接的服务业法律法规、管理体制、运行机制、政策体系,在持续推动服务业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开放中,加快形成科学规范、运行有效、成熟定型的服务业发展制度框架,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度优势。从推进路径上看,要对标两个层次的国际先进规则,分类推进服务业体制机制改革,强化具有牵引作用和联动效果的改革,推动重点开放平台加大改革探索力度。

为此刘涛建议,一要进一步完善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坚持在高水平开放中拓展更大发展空间和提高国际竞争力。二要完善外资准入前和准入后国民待遇制度,瞄准短板和弱项,持续改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三要强化服务业高水平开放的法治保障,加强与国际先进规则的对标,更多运用法治化方式推动服务业高水平开放。四要处理好服务业高水平开放与高效监管的关系,着力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体制机制和能力建设。五要完善多样化开放平台的组织协调机制,调动地方服务业改革创新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六要建立促进服务业开放发展的国际交流机制,加强对我国扩大服务业开放最新改革举措的对外解读和宣传。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表时间:2021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