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 文章

陈昌盛:宏观政策需要关注新的平衡

作者: 陈昌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2-10-22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宏观政策要顺应增长阶段的转换,特别要防止过度宽松使经济重回以往高增长轨道的倾向,也要防止在多重因素作用下短期内增长速度过快下滑。

 宏观政策要顺应增长阶段的转换,特别要防止过度宽松使经济重回以往高增长轨道的倾向,也要防止在多重因素作用下短期内增长速度过快下滑。

近期出现了不少积极因素,有利于支撑经济短期回升。三季度表面看数据走低,但实际传递的是积极信号,7.4%应为年内当季增长底部。

一是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使国际经济短期向好。二是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总体都有改善。9月我国新订单指数、新出口订单指数分别回升了1.1和2.2个百分点。三是企业原材料购进指数已经止跌回升,而且大宗商品价格整体呈回升态势,预示着PPI很快将企稳,将推动企业回补原材料库存,推动库存需求增加。四是工业生产回稳,投资和消费短期也呈企稳回升态势。五是企业盈利环比改善有利于稳定企业预期。另外,去年四季度基数总体偏低。

2012全年增长格局初定,GDP增速约为7.8%。CPI将会围绕2%的水平窄幅波动,短期压力不大,全年CPI增速略低于3%。年初预期目标均能如此实现,但明年不能因此而乐观。

展望2013年,世界经济仍将处于金融危机后的调整恢复期,结构改革不到位和需求增长乏力的问题没有根本改变。美国今年底和德国明年的大选,使美国和欧盟经济政策的连续性面临不确定性。OMT和QE3短期内对稳定金融市场,降低市场避险情绪,提振需求预期都有积极作用,而对实体经济效果如何尚待观察,从QE2实施情况看并不容乐观。但由此引发新一轮为防止本币升值的全球性货币宽松竞赛则值得注意,对短期资本流动和物价上涨都将形成新的冲击。在货币宽松的同时,发达经济体财政状况依然捉襟见肘,债务压力限制了政府支持需求扩张的能力。宽货币、紧财政格局并不利于结构改革的推进。另外,地区冲突、宗教矛盾和主权争议等问题加剧,对大宗商品供给、资本流动和经贸往来可能形成负面冲击。日本罔顾历史事实挑起的钓鱼岛争端,对中日贸易乃至整个全球分工链的影响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同时,国内经济增长阶段转化的征兆却日渐明显。增长阶段转换实质是增长动力的转换,是原有竞争优势逐渐削弱,新竞争优势逐渐形成的过程。其间,企业、政府和居民都面临一个适应性调整问题,一是多数企业缺乏方向感,预期不稳定,找不到适宜的投资方向;二是政府调控的目标不容易确定,不知道经济会下降到什么程度,突破什么临界点整个经济体统将难以承受;三是企业经营模式不适应新的变化,原有的盈利模式不再像过去那样有效。经济运行上会表现为,原有平衡被打破,需要重新寻找并建立新的平衡,经济运行总体会比较脆弱。

就宏观政策与增长阶段转换的关系而言,宏观政策要顺应增长阶段的转换,特别要防止过度放宽宏观政策而使经济重回以往高增长轨道的倾向。同时要看到,增长阶段转换也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宏观环境,宏观政策也要防止在多重因素作用下短期内增长速度过快下滑。防止上述两种可能性,使经济在与增长阶段转换相适应的轨道上平稳运行,并促进增长动力转化,应当成为今后较长一个时期宏观政策的重要取向。不少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往往就是在这一个过程没有处理好稳定与转换之间的关系。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2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