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四川、浙江互联网产业发展经验及启示

课题负责人: 张焕南,司海英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完成人员:组 长:张焕南 副组长:司海英 成 员:罗炜阳 张 磊 袁 雷 陈 放 执 笔:张 磊 袁 雷

近年来,四川省、浙江省抢抓机遇,积极布局,主动融入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进一步加快培育和发展互联网产业,催生了一批新业态、新模式,表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和巨大的发展潜力,日益成为国内互联网产业发展高地。

一、两地互联网产业发展基本情况

两地互联网产业发展起步时间不同,发展方向、特点有所差异,但产业发展前景看好,呈现出较强的竞争力。浙江省互联网产业发展起步早,产业融合趋势明显,是全国唯一的“信息化工业与工业化深度融合国家示范区”;四川省互联网产业,尽管起步较晚,但起点高,短短几年时间发展迅猛,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后起之秀。

综合起来看,两地互联网产业都呈现“三好一强”的特点:一是势头好。2014年前三季度,四川仅成都市移动互联网就产业完成产值2030.51亿元,同比增长30.2%,在各项产业发展中“一枝独秀”;浙江省以互联网为主的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收入超过1300亿元,增长17.5%。二是业态好。在推动互联网产业“百花齐放”的同时,积极瞄准新业态。成都市通过向数字娱乐—手机游戏产业“掘金”,在业界赢得了与北上广比肩的“手游第四城”声誉,并且在全球“手游”市场中崭露头角。浙江省致力于“互联网+X”的融合渗透,打造经济新亮点。杭州的国内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推出的余额宝,用户达到1.5亿人,成为互联网金融的“代名词”。宁波通过建立各类行业云服务公共平台,进入了以“互联网”思维改变各个行业、政府乃至社会的新时代,特别是宁波“微动天下”,立足于建设多元化、个性化服务的“掌上之都”,打造了全国首个智慧城市生活服务移动平台,给人以“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强烈震撼。三是效益好。2014年前三季度,浙江省纳入监测的1893家互联网企业,利税总额接近450亿元,同比增长33.4%;阿里巴巴一个企业,年平台交易额超过15000亿,日均纳税超2000万元,目前已经在纽交所上市,市值接近3000亿美元,几乎是浙江20多年来在境内上市的250多家公司市值的总和、市值最高的中国企业。由于互联网产业的高收益,2013年成都高新区单位面积经济产出跃居全国四位。四是带动性强。四川仅成都一家,移动互联网产值对全市高新技术产业增长的贡献率达57.3%;随着互联网与其他产业交叉、融合发展,互联网产业成为浙江促进经济转型的新生力量。据支付宝发布的2013年全国网络购物县(市)100强中,浙江占据了36个,网络消费逐渐成为拉动浙江居民日常消费的重要渠道。

二、两地互联网产业发展经验

(一)注重规划引领,产业发展的目标、定位、思路清晰。杭州市察于未萌,早在2008年电子商务企业界认识尚未明朗之时,就以超前眼光,将互联网电子商务列入杭州市重点扶持的十大支柱性产业之一,并制定出台《杭州市打造“中国电子商务之都”三年行动计划》。成都市高新区于2012年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意见》,结合自身发展实际,提出切实可行的战略定位、总体目标、发展思路和保障措施。与此同时,他们都注重强化规划的“刚性”指引用作,项目引进、业态创新、招商引资等等,严格按照规划执行。科学制定规划、严格执行规划,对他们的互联网产业发展发挥了基础性、先导性作用。

(二)注重加强企业孵化、积极培育市场主体。两地都把孵化培育企业置于产业发展的首要位置,下大功夫培育有优势、有潜力、有市场的企业和项目。互联网企业爆发性强、盈利性强,但成长周期长、投资大,对此,成都市高新区设立了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以10亿元为起点并根据实际需要逐年递增;对科技创业项目,设立大孵化专项资金,每年对通过评审的项目给予5-20万元创业启动资金资助、200平米、10万元以下以下场地租金补贴。这些政策,使民间投资互联网的创业热情被大大激发。仅一年时间,成都高新区移动互联网企业就超过400家,较政策出台前增加近1倍。他们都还极为重视龙头企业的培育和引进,浙江阿里巴巴、铭万、网盛科技等互联网企业素有“业界标杆”之称,成都近年来引进了腾讯、盛大、金山、巨人、触控科技、陌陌科技、天涯社区等一大批外地知名企业落户。

(三)注重以园区聚集企业,走集中集约式的发展道路。四川省通过政府主导,聚集了互联网企业聚集发展,其中成都高新区90%以上的互联网企业。这么做的好处是,一是能够形成产业链、产业集群;二是便于企业之间、行业之间资源共享,减少运营成本。作为全国民营经济的发轫地,浙江在办好政府园区的同时,则把重点放在通过市场引导民营企业自建园区。杭州恒生科技园总建筑面积19.4万㎡,总投资15亿元,推崇“三生态办公”理念,将自然生态、产业生态、区域生态高度融合,以“开放、平等、协作、分享”的互联网精神,创造高效技术交流和资源共享空间。民营资本介入园区建设,不仅减少了政府在资金、运营管理等方面的压力,而且提高了园区资源配置的效率。

(四)注重加强扶持政策的针对性,确保政策兑现和落地。两地的互联网产业成功,一方面取决于在整合政策资源,在项目(企业)的引进、重点企业扶持奖励公共服务平台的建设与运营、高端人才引进等方面出台了一批政策。浙江省一些城市对互联网高端人才实行个税地方留成部分返还,并解决其子女家属的户籍、就业、就学等问题。另一方面,很大程度上在于抓扶持政策落地执行上“说一不二”。为了把海南最有影响力的互联网企业天涯社区移动互联网总部引到成都锦江区,锦江区政府制订了大力度的针对性政策,一是通过“公司租赁-政府补贴”方式,免费提供办公场所;二是对天涯移动互联网国际智慧村项目,提供58亩位于城市核心区、环境一流、配套完善的优质土地供企业免费使用10年;三是提供5000万元注册资金以及1000万元企业扶持资金。同时,区政府主要领导和相关部门上门主动落实,全部提前兑现。与天涯在海南的处境两相对比,令人不禁感慨、值得反思。

(五)注重提供优质公共服务、营造产业发展环境。在解决融资难上,成都高新区专门针对移动互联网,在国内政府中设立了第一个天使投资基金(8000万元),提出建设集风险投资、债权融资等一体的“梯形融资”服务体系;在提供公共技术平台服务方面,成都高新区分别与百度、腾讯合作,建立“百度云开发者技术中心”、“腾讯开发者基地”,共同扶持开发者的发展、运营和推广。同时,两地还积极打造全国互联网产业发展舆论高地,营造良好产业发展氛围。成都连续举办中国(成都)移动互联网发展高峰论坛,以及WCG中国区总决赛、成都动漫展、金熊猫奖Cosplay大赛等各类国际性专业展会、赛事,仅去年游戏相关活动就达120场次。杭州市每年举办中国(杭州)电子商务发展论坛,今年还筹办了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等等。这些活动,都放大了他们的互联网优势,对吸引产业发展所需的资本和人才创造了有利条件。

三、两地做法、经验对海南的启示

(一)尽快完善全省互联网产业发展的顶层设计。切实将互联网产业作为构筑合理产业结构的一个重要抓手,立足于海南的生态优势、产业基础、发展定位,结合编制十三五规划,出台制定互联网产业发展规划,明确发展目标、产业重点、推进措施。推进互联网产业与特色农业、旅游业、健康养老产业跨界发展、融合发展、协调发展,发挥互联网产业对现有产业改造、提升作用。用好国家赋予的离岛免税以及离岸金融政策,研究推动离岛免税网络购物和互联网金融业态创新。

(二)加快互联网产业发展园区建设。把集聚、集中、集约的原则贯彻到互联园区建设的实际工作中去。综合考虑资源禀赋、现有基础、人才配套等各方面因素,将互联网产业作为海南生态软件园、海口美安科技新城以及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的优先发展的主导产业。在此基础上,加强省级层面的统筹,尤其是要引导市县树立“先做蛋糕、再分蛋糕”的发展意识,尽快研究解决飞地企业(注册在非园区市县的企业)产值、税收的核算问题,通过完善机制激发市县推动园区聚集调整的积极性。同时,发挥阿里巴巴、腾讯公司等知名企业的龙头示范效应,推动建设一批特色产业项目,以项目带动提升产业的集中度。

(三)大力培育市场主体。坚持将招商引资与发展壮大本土企业紧密结合,促进两者互生共荣、齐头并进。一方面注重引进来,发挥海南生态品牌优势,重点引进一批行业内知名企业、潜力企业,减少培育成本;另外一方面要像爱护房地产那样爱护本土的互联网产业,像善待外资企业那样善待本土企业。加大对天涯、凯迪等本地优质互联网企业的扶持和服务力度,帮助解决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扶持其做大做强,建立小微企业互联网企业孵化机制,促进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使新企业不断涌现,以增强产业持续发展的竞争力。

(四)以抓好优惠政策细化和落实为突破口,进一步营造互联网产业发展环境。尽快整合现有碎片化的互联网产业政策,出台省级层面的优惠扶持政策。资金扶持方面,从发挥政府资金“四两拨千金”的作用出发,由省财政出资、吸引风险投资基金参与,研究设立天使投资基金,满足企业不同成长阶段融资需求。人才引进方面,将保证互联网等高端产业人才优先落户纳入全省户籍改革,研究出台互联网等高端产业人才个税地方留成减免政策,推动将互联网紧缺人才住房问题纳入全省保障性住房建设,与知名高校、重点企业联办“网上大学”、畅通人才“保鲜”渠道。公共服务方面,出台政策鼓励电信企业加快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扩大公共场所免费wifi布点,统筹、有序开放政府、公共企业的数据资源,以博鳌亚洲论坛为平台,组织面向国际的互联网产业主题活动,尤其是要把政策执行力置于重中之重,将落实和兑现工作纳入部门绩效考核,并通过公开、公示等方式监督政策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