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宏观综合:着力提高宏观调控的针对性和有效性(2018年第6期总第102期)

作者: 许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综合专题组 发布日期:2018-08-31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今年以来,内有去杠杆、控债务、严监管、控房价和强环保,外有中美贸易摩擦升温和美元加息周期冲击,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短期下行压力。1-7月份基础设施投资活动降温,汽车等耐用消费品销售增长放缓,供需两端主要指标均小幅回落。房地产市场矛盾积累、股市连续下调、汇率贬值、信用债和P2P爆雷,市场预期有所分化。面对诸多风险挑战,需要综合运用财政、货币、金融等多种手段。更注重发挥财政政策培育内生增长动能的作用;充分考虑货币政策时滞效应和金融部门的顺周期性行为;以更加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缓和外部冲击。着力提高宏观调控的针对性、有效性。

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注重减税降负。当前,我国经济运行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积极财政政策应发挥更大作用。但减税还是扩大支出,各方面对此还有一定分歧。理想状况下,两类措施都体现为财政盈余减少或赤字扩大,并无差异。但在当前,减税可能优于扩大财政支出。一是我国广义税负较高。2018年上半年,包含公共预算、政府基金、国有资本预算、社会保障这四项收入在内,广义财政收入累计同比增长16.1%,较名义GDP增速高6.2个百分点。同期,广义财政收入与GDP的比值约为41%,过去两年时间上升了3.8个百分点。若继续扩大支出,给定财政预算赤字规模不变,势必削弱减税力度甚至不减反增,不利于提振信心。二是财政支出效率下降的挑战。过去几年,基建活动对投资增长的贡献较大,今年增速显著回调,一定程度上是对以往投资结构扭曲的纠偏。继续扩大财政支出,尤其是经济性支出、投资性支出,短期对总需求有一定提振,但也会拉低投资效率,同时推高地方债务。三是减税更有助于培育内生增长动能。过去三年,个人所得税收入年均增速超过17%,明显快于居民收入增长。对于居民部门减税,有助于改善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下降的局面,夯实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对企业减税,则有利于激励企业扩大资本支出,优化投资结构,进而增强中高增长的可持续性。

图片1.png

图1:广义财政收入快速增长

数据来源:Wind资讯,财政部,作者计算整理

准确把握货币政策的时滞效应。7月以来,央行综合运用公开市场操作、中期流动性便利和差别化准备金率等工具,改善货币市场流动性,短期利率降幅明显。7月份,存款机构七天回购质押利率和Shibor月均值分别降至2.6%和2.7%,较6月低0.17和0.15个百分点。进入8月份以后,短期利率降幅有所扩大,前两周存款机构七天回购质押利率和Shibor利率均值在7月的基础上再降0.22和0.17个百分点,利率水平大体上与2015年相当。但短端利率向长端利率传导,往往有一定时滞。影响因素包括金融结构、风险偏好、通胀预期、汇率弹性、跨境资本流动等。其中,7天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向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传导,大致有3个月时滞。根据以往的经验,忽视政策的时滞效应,很容易造成宏观调控力度失当。

图片2.png

图2:利率传导存在一定时滞

数据来源:Wind资讯,作者计算整理

注意缓解金融机构的顺周期行为。金融部门行为有一定的顺周期性,在景气上行的时候过度扩张,而在景气下行的时候过度审慎。这会导致信用过度波动,增加宏观调控难度。如果金融机构治理机制不完善,监管措施协调不够,道德风险、刚性兑付盛行,顺周期特征会更加突出。今年以来,金融去杠杆和严监管政策效果显现,影子银行、金融同业、资管理财等活动明显降温,企业债务违约,P2P平台风险暴露,金融资产负债表扩张显著放缓。7月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0.3%,扣除本外币贷款以后仅增长5.3%,增速同比分别下降3.3和12.6个百分点,波动幅度明显大于GDP,顺周期特征和正反馈效应比较明显。7月下旬以来,货币和宏观审慎政策已经有所调整,要准确落实政策效果,需注意缓解金融顺周期行为。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的同时,要加快呆坏账处置力度,完善资本金补充机制,改进金融机构治理,加强金融体系的投融资和风险管理功能。提升监管的法治化水平,增强监管标准的一致性,提高监管的透明度和可预期性,避免监管本身造成新的不稳定。

图片3.png

图3:表外融资顺周期波动特征显著

数据来源:人民银行,Wind资讯,作者计算整理

以更加灵活汇率形成机制缓和外部冲击。当前我国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外债比重不高且不存在明显的期限错配、货币错配,外汇储备超过3万亿美元,应对外部冲击有利条件不少。但7月份以来,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新兴市场债务风险逐步暴露,外需增长前景不明朗,开始影响企业家接单的信心。若能够主动顺应形势,应进一步扩大汇率波动幅度,实施更加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有助于缓和外部冲击对国内宏观环境的干扰,提升宏观调控主动性。同时也要注意到,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加大,对不少外贸企业会造成困扰。过去,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基本稳定,相当于政府提供了隐性担保,企业不用操心外汇风险。而现在波动幅度加大,很多企业缺乏有效对冲外汇风险的手段。应进一步加快外汇市场发展,增加外汇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为企业管理外汇风险提供更多工具。

图片4.png

图4:人民币汇率和利率走势

数据来源:Wind资讯

通过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国供求关系更加平衡,发展质量和效益持续改善,风险快速累积的步伐放缓,微观主体对高质量发展的适应性逐步增强,应对各种挑战的韧性较强,不需要采取大幅强烈的刺激政策。但当前经济运行内外都面临挑战,政策仍有预调微调的必要。准确把握宏观调控的度,实现既定调控目标,需要充分评估政策工具的传导效力,采取力度恰当的稳预期、稳需求措施,着力提高调控的有效性和精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