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投资:基础设施投资降中趋稳,民间投资短期触顶(2018年第7期总第103期)

作者: 许召元,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投资专题组 发布日期:2018-09-30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1-8月份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降幅显著收窄,这主要受益于基础设施投资增速降幅减小,对总投资的拖累减弱。与此同时,民间投资增速提升的趋势也已止步,后期可能出现见顶回落的现象,需要继续提振民间投资信心激发投资潜力。

一、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降幅显著收窄

1-8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完成41.5万亿元,同比增长5.3%,增速同比下降2.5个百分点,环比下降0.2个百分点。与今年前几个月相比,降幅显著减小。例如,今年3、4、5月累计增速分别比上月下降0.4、0.5和0.9个百分点,而8月份为0.2个百分点。1-8月民间投资总额达26.0万亿元,占全部投资的62.6%,累计增速达为8.7%,比1-7月微降0.1个百分点。

图片1.png

图1:近期固定资产投资与民间投资增长态势比较(%)

数据来源:CEIC数据库

分地区看,东、中、西部地区投资都呈现趋稳的态势,只有东北地区明显下降。1-8月,中部地区投资增速为9.2%,在四大地区板块中最高,仅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东部地区投资同比增长5.7%,虽然低于中部地区,但自年初以来,一直保持稳定(1-2月的增速即为5.7%)。当然在东部地区内部,呈现较大的分化,比如北京、天津的投资均出现负增长。西部地区增速最低,1-8月份同比仅为2.2%,但仅比1-7月份下降0.1个百分点,进一步企稳的可能性较大。只有东北地区,投资增速已连续2个月下降,投资信心仍未明显恢复。

图片2.png

图2:各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比较

数据来源:CEIC数据库。

二、基础设施投资增速继续下降,但部分项目已经出现趋稳现象

8月份基础设施、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增速持续了年初以来的分化态势。其中,1-8月份基础设施投资10.5万亿元(包括电力燃气水),同比增长1.4%,增速环比下降1.1个百分点。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仍保持相对较高增速。其中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7.5%,增速较一季度(3.8%)提高了3.7个百分点,成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重要支持因素。房地产投资增速环比微降0.1个百分点,但仍然在10.0%以上。其他投资(主要是农业、采掘业、建筑和除交通、房地产和水利外的其他服务业)同比增长3.4%,出现止跌回升(图3)。

图片3.png

图3:四大类投资累计增速的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CEIC数据库

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仍然处于下行态势,但降幅明显收窄,已接近底部。判断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态势,尤其要注意分析其包含的各项投资的增长态势。

一是电力燃气水的投资增速下降已经触底。电力燃气水的投资今年以来进入负增长,这是2004年以来,除2011年1-2月有0.1的负增长外,首次出现较大的负增长。主要因为2015-2016年由于煤价低、电价高带来火电利润大幅度增加,引发随后火电投资较快增长,出现了明显的产能过剩。2017年开始严控火电项目,相关投资增速显著下降。今年1-8月电力燃气水投资同比下降11.4%,但降幅较1-7月收窄0.2个百分点。由于当前我国电力需求形势较好,特别是为控制污染,围绕冬季天然气取暖的投资可能加快,因此,预计电力燃气水的投资有望止降趋稳,稳中趋升。

图片4.png

图4:分类基础设施投资增速的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CEIC数据库

二是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增速有趋稳迹象。其中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投资今年以来一直保持高增长,增速达35%左右。1-8月公共设施管理业的投资同比增长3.0%,环比下降1.3个百分点。较上半年各月2.2-2.8个百分点的降幅明显减小(图5)。

图片5.png

图5: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增速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CEIC数据库

三、民间投资增速可能触顶回落,需要注意巩固

民间投资增速可能已触及短期内的峰值水平,四季度可能出现增速下降。判断民间投资的增长趋势,主要看制造业投资。尽管1-8月份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速继续提高,但从内部结构看,很多投资规模大,增长较快的行业,都出现了投资增速回落。例如,出口较多的计算机通信电子设备制造业1-8月的投资同比增长16.6%,比1-7月下降0.4个百分点,增速已连续两个月下降。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的情况类似,投资增速也出现下降。考虑到出口导向型企业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较大,其投资增速进一步下降的概率很高。此外,1-8月份金属制品、通用设备制造以及专用设备制造这3个投资拉动型行业投资增速均比1-7月份略有回落。

总体看,今年4季度我国基础设施投资增速由降趋稳,对投资增速的负面影响将大为减弱。但需注意民间投资增速触顶回落的可能。要进一步巩固已有改革成果,着力扩大民间投资进入垄断性或限制性领域的范围;采取有效措施,提高民间投资在服务业领域回报率,促进投资增速尽快企稳,支持宏观经济稳定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