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世界经济 > 文章

沈铭辉:“百年大变局”中的世界经济大势

作者: 沈铭辉,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0-05-15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百年大变局中最重要的变化是经济力量对比的变化,一批新兴国家的实力大幅上升。2010年以来,随着世界经济趋势性变化愈发明显,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组织和机构,纷纷发布对世界经济中长期发展的预测,预测的时间节点通常选择在2030与2050年。两个时间节点的选取,主要是出于全球经济排名发生根本性变化的考虑。一个普遍的看法是,中国在2030年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而印度则将在2050年超越美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中印两国的快速发展赋予了世界经济中长期预测的指标性意义,同时新兴经济体作为一个整体也将具有改变世界经济格局的潜力。

世界经济版图的改变

2030年,世界经济版图很可能因为中美两国经济权力的“交接”而发生改变。根据2019年世界银行数据,美国和中国共拥有世界23.1%的人口,国内生产总值(GDP)合计占全球40.2%,世行预测中美两国将为未来几年世界经济的增长贡献52.7%的力量。世行报告认为,世界经济力量的天平已经“缓缓地朝着正强势崛起的中国经济倾斜”。其实,多个国际组织已经指出,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经济规模在2014年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虽然购买力平价指数的经济学意义仍存在争议,但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通过近20年来快速增长积累的“量变”动能,迟早要在世界经济格局中产生“质变”效果。按照这一趋势,到2030年,以市场汇率计算的中国经济规模也将超过美国,印度则会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届时,世界前五大经济体将依次为中国、美国、印度、日本、德国,新兴经济体中的印度尼西亚、巴西、俄罗斯、墨西哥、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国的经济排名也将有所提升,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将由2015年的46%上升到2030年的66%,从而彻底扭转“欧美+日本”这一传统发达经济体主导世界经济秩序的局面。

到2050年,虽然部分国家面临内外部因素制约,发展前景存在不确定性,但一个被普遍认可的趋势是,世界经济力量将会持续从传统发达经济体向新兴经济体转移,从长期来看,新兴经济体在全球GDP中的比重将会持续增加。普华永道根据其在2006年开发的长期全球经济增长模型,预测到2050年中国、美国与印度会牢牢占据全球经济三强的位置,并与其他国家拉开明显差距。同时,印度尼西亚将会超越日本、德国,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届时,全球最大11个经济体中有六个是新兴经济体(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西、墨西哥、俄罗斯)。该预测虽然在具体排名上与其他预测有所不同,但2050年中美印成为全球经济三强的结论却是共识。

除了这三国以外,欧盟地区被认为是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经济板块。21世纪初,欧盟一度被广泛认为是区域经济一体化“范本”,也是最具潜力的共同市场组织,其经济总量、贸易总量和市场规模均居全球首位。但自2008年以来包括国际金融危机、“难民潮”、英国脱欧、新冠疫情等一系列事件沉重打击了欧盟一体化进程,也削弱了外界对欧盟的信心。如果欧盟能顺利化解这一系列危机并重新走上正轨,那么以当前趋势看,2050年其经济总量将与美国等量齐观,居全球第三或者第四,形成中、印、欧、美或者中、印、美、欧四大经济板块。

不确定性因素与优势并存

未来三十年,新兴经济体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一是国内改革存在不确定性。根据2018年数据,越南经济增速不及预期,国内改革遭遇“瓶颈”,依靠制造业的发展道路受到质疑。巴西经济自2014年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结束以来持续疲软,国内政局动荡,经济上出现“逆工业化”趋势,若要跻身2050年世界主要经济体行列,就需要在近年克服这些困难。2003年至2017年,土耳其经济表现亮眼,经济总量增长231%至7695亿美元,人均GDP增长176%至9647美元,许多研究机构把土耳其看作新兴经济体的表率。然而,2018年以来土耳其经济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陡然升高,债务水平高企,汇率波动加大,国家发展出现较大不确定性。

另一个是工业化进程能否顺利走完存在不确定性。实现工业化是一国真正变强的标志,也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抢占先机的基础。自互联网技术面世以来,全球范围内技术创新层出不穷,生物制药、人工智能、新材料、可再生能源、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加速发展,新科技革命不断催生新产品、新模式、新业态和新产业,并加速向传统产业渗透,给传统产业带来革命性变化的同时,也加剧了各国运用新技术、适应新模式的难度。以智能化、个性化、分散化、信息化为特征的新生产组织方式,将逐渐取代以劳动密集、资本集约、生产标准化为特征的“大工厂”生产组织方式,当前全球化所依赖的国际分工模式受到挑战。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很可能面临在工业化进程尚未结束时即遭遇新技术挑战的局面,这既是机遇,更蕴含危险。

此外,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国家也各有优势。其中发达经济体在资金、技术、制度上占有优势,而发展中国家则有人口、市场与发展潜力优势。虽然新兴经济体就个体看来面临一些挑战与不确定性,但作为一个整体仍具有趋势性的发展前景。普华永道报告预测,到2042年全球经济总量将会比2016年翻一番,在此期间全球年均经济增长率为2.5%,其中发达经济体为1.6%,而发展中经济体为3.3%,其中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巴西、墨西哥、土耳其七国能达到3.5%。到2050年,这七个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总量将占全球GDP近一半,而传统七国集团(G7)的占比将缩减至20%。

经济大变局中,既有乱局之忧也有破局之机。只有深刻把握时代发展变化趋势,才能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窥见百年未有之大机遇。

来源:第一智库,http://www.1think.com.cn/ViewArticle/html/Article_4FFA4A807C07BCF4B4EF9BFBD2A90C8B_48800.html 发表时间:2020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