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世界经济 > 文章

鲁政委:从国际贸易角度看疫情如何冲击中国产业链的供需

作者: 鲁政委,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发布日期:2020-05-16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日前,海外疫情正从供给及需求两端压缩我国相关产业的发展空间。据此,本文从国内产业供给、需求对海外市场依赖度这两维度,观察我国各行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供需两维度观察海外冲击

随着我国经济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扩大,我国日益深度地参与到了全球价值链分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我国进口占GDP比重为14.5%,出口占GDP比重为17.4%,参见图表1。

一方面,从供给端看,在垂直化专业分工体系中,我国最终产品生产与出口需要依赖全球零部件进口。据此,本文构建最终产品出口的零部件进口依赖度指标,以衡量该行业对海外产业链的依赖度。具体测算方法为:首先,根据UN COMTRADE的HS4分位产品进、出口数据,分离出中间产品及最终产品;然后,计算该行业中间产品进口总值与最终产品出口总值的比值。该数值越高,表明该行业生产及出口对海外的中上游产业链依赖度越高。

计算结果显示,中间品进口占最终产品出口大于100%的有“焦炭、精炼石油产品及核燃料的制造”这一行业,其中间产品进口占最终产品出口总值高达2628.5%;随后为“农业、狩猎和林业”,该行业中间产品进口占其最终产品出口总值为517.6%;“无线电、电视和通讯设备和装置的制造”,其中间品进口占最终产品出口总值120.7%;“汽车、挂车和半挂车的制造”,该行业中间品进口占最终产品出口总值为111.5%。

不难理解,“焦炭、精炼石油产品及核燃料的制造”和“农业、狩猎和林业”这两大行业为原材料密集型行业,其主要进口煤炭、原油、大豆等原材料、再加工后有相当部分被用于国内消费,由此其进口总值高而出口总值低,共同决定了中间品进口占最终品出口总值高数值。“无线电、电视和通讯设备和装置”、“汽车、挂车和半挂车的制造”两大行业,因零部件具有单价高、附加值较高的特征,由此导致中间品占最终产品出口总值比重较高。

此外,“食品及饮料的制造”、“化学品及化学制品的制造”、“未分类的电力机械和装置的制造”三个行业,其中间产品进口占最终产品出口总值比重均在30%以上。相对而言,“医疗器械、精密仪器和光学仪器、钟表的制造”中间品进口占最终品出口总值比重为0.2%,“其他非金属矿物制品的制造”中间品进口占最终品出口总值比重仅为0.5%。其他行业如“纺织品的制造”、“金属制品的制造”、“家具的制造业”。“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中间品进口占最终品出口总值比重均低于10%,参见图表3。

另一方面,从需求端看,我国制造业生产活动同时服务于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在疫情影响下,海外市场萎缩对高度服务于海外市场的行业影响较为严重。

本文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全国投入产出表,计算每一行业出口总值占总产出比重,衡量其对海外市场的依赖度。数据显示,“办公室、会计和计算机械的制造”出口总值占总产出比重为52.8%,对外需市场依赖度位居第一;随后依次为“家具的制造、未另分类的制造业”,该行业出口总值占总产出比重为36.0%;“无线电、电视和通讯设备和装置的制造”出口总值占总产出27.3%;“医疗器械、精密仪器和光学仪器、钟表的制造”出口总值占该行业总产出为26.3%,“纺织品的制造”出口总值占总产出为24.5%,参见图表4。

综合供给和需求两侧来看:首先,根据数据分布特征,将分位数低于0.5定义低供给和低需求冲击,即当中间品进口占最终品出口比重小于13.9%为低供给冲击,而出口总值与总产值比重小于等于7.5%为低需求冲击。如图表5显示,同时处于高供给与高需求冲击的行业主要有“无线电、电视和通讯设备和装置的制造”,“未另分类的电力机械和装置的制造”,“未另分类的机械和设备的制造”;处于低供给冲击但高需求冲击的行业主要有“办公室、会计和计算机械的制造”,“家具的制造;未另分类的制造业”,“医疗器械、精密仪器和光学仪器、钟表的制造”,“纺织品的制造”,“橡胶和塑料制品的制造”,“木材、木材制品及软木制品的制造,但家具除外;草编物品及编织材料 物品的制造”,“其他运输设备的制造”,“金属制品的制造,但机械设备除外”;处于高供给冲击但低需求冲击的行业主要有“纸和纸制品的制造”,“电、煤气和水的供应”,“化学品及化学制品的制造”,“食品及饮料的制造”,“汽车、挂车和半挂车的制造”;处于低供给冲击与低需求冲击的行业主要有“渔业”,“其他非金属矿物制品的制造”,“基本金属的制造”。

疫情影响:挑战与机遇并存

疫情在海外蔓延从供需两端挤压我国相关行业发展,对不同的行业形成了不同的挑战与机遇。具体而言:

首先,从高度依赖于海外供给的行业看,主要有无线电、电视和通讯设备和装置的制造、汽车、挂车和半挂车的制造、未另分类的电力机械和装置的制造。对于高度依赖于海外产业链供给的行业而言,疫情蔓延或驱使其寻求进口替代。进口通道受阻及国内市场需求为构成进口替代的两大因素,当前疫情导致的进口通道受阻已为进口替代创造了条件之一,进一步从国内市场规模看:

第一,以半导体芯片为例,目前可得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芯片进口金额高达3000亿美元,约占我国全部货物进口总值的10.8%。进一步从境内销售额看,2018年中国境内半导体芯片销售额高达1584亿美元,约占全球消费总值的33.1%,为全球第一大芯片消费市场,参见图表6。根据第一财经4月7日报道,作为5G手机的核心部件,射频芯片市场大部分被美国和日本的几家公司占据,近期由于疫情升级,加大了这些厂商的停产风险,而在下半年全球5G手机就将集中上市,这给国内芯片企业带来了市场替代的机会。

第二,以汽车工业为例,汽车工业作为全球化程度最高的产业之一,为全球贸易金额最大的产业。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整车出口金额98000亿美元,占全球所有货物出口总额的5.1%,规模远超成品油、集成电路。手机和计算机等大宗商品。从我国国内市场消费规模看,2009年以来我国汽车销量连续十年保持全球第一,目前占全球汽车销量的比例接近30%,参见图表7。

其次,从高度依赖于海外需求的行业看,主要有纺织、医疗器械、办公室、会计和计算机械制造、家具制造及未另分类的制造业。考虑到疫情增加了全球医疗器械需求,医疗器械所受影响较小,但纺织、家具等劳动密集型行业或因外需萎缩而陷入困境。

最后,从生产及需求均在国内的行业看,主要有其他非金属矿物制品的制造、金属制品的制造但机械设备除外以及渔业。其他非金属矿物制品的制造及金属制品制造主要与固定资产投资需求更为相关。为对冲疫情带来的经济下行和失业上行压力,积极的财政政策或使基建投资或成为拉动需求回升的主力,这将带动其他非金属制品制造、金属制品制造等行业需求回升。

全文图表略

来源: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http://www.chinacef.cn/index.php/index/article/article_id/6824 发表时间:2020年5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