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第160期银湖沙龙:珠江东岸ICT产业大变局及深圳的应对策略

出版日期:2019-06-1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深圳的ICT(信息通信技术)产业非常发达,在全球占据难以撼动的龙头地位,被称为“硬件硅谷”。ICT产业目前在深圳的经济体系中占有相当高的比例,为深圳带来了大量高收入的工作岗位。然而,深圳ICT产业发展也面临着诸多的挑战,技术上正在逼近极限,发展速度存在不确定性。同时,深圳的土地价格不断推高,城市更新四处开花,导致大量ICT企业产能外迁。从去年开始,坊间流传一种说法,珠江东岸年营收超10亿元的ICT企业不是已经去了越南,就是在去越南的路上。另外还有不少企业去了印度。中美贸易战之下,美国对华为、中兴及其产业链的精准打击,会深刻影响深圳ICT产业的发展。针对这个问题,在5月25日举办的第160期银湖沙龙上,龙岗投资推广署的王识歧副署长分享了他对全球视野下珠江东岸ICT产业大变局以及深圳未来几年应对策略的思考。

一、中国ICT产业面临的外部经济形势

王识歧认为,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如果惯性发展,十年内GDP总量将超过美国。从国家利益出发,美国必然会像1985年发动美日贸易战、1986年升级为美日经济超限战(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打击日本芯片产业)那样,以种种理由和手段发动美中贸易战并升级为经济超限战。ICT产业是中国唯一具有国际领先水平且制造业产能达到万亿级的产业,必然成为美国的首要打击目标。无论结局如何,美国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中国GDP总量赶超美国的时间将大大拉长。但我们也不必悲观,经此一战后,中国综合国力增长速度将会显著快于GDP增速。

在经济超限战结束以后,全球将形成两套技术标准,两个经济体系。一个是美国技术标准、亲美经济体系,第一圈层包括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新西兰、挪威、以色列,第二圈层包括日本和其它大多数美洲国家;另一个是中国技术标准、亲中经济体系,第一圈层包括巴基斯坦、柬埔寨、孟加拉国、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第二圈层包括古巴和其它大多数非洲国家。印度、韩国和其它东南亚、中东、欧洲国家会选择在两个体系之间“骑墙”。前一个体系的ICT代表企业是苹果、谷歌、脸谱、思科、诺基亚、三星电子(其中诺基亚是美资参股企业,三星电子是美资控股企业),后一个体系的ICT代表企业是华为、步步高系、腾讯、中兴、传音、小米。国际政治与经济不是线性相关关系,例如孟加拉国和埃塞俄比亚两个亿人大国与中国的政治亲密程度远不及经济。

美国正在积极引导ICT产业链转入越南。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越期间表态鼓励美资企业投资越南。苹果表示计划2020年越南出货量达到全球出货量30%,并且要求中国供应商赴越设厂。思科网通设备代工业务已全部从中国转入越南,诺基亚面向非中国市场的网通设备代工业务也已从中国转入越南。三星电子越南出货量已达到全球出货量80%,并且要求中国供应商赴越设厂。 太原省普安市社安平工业区的三星电子厂区占地110万平米、雇工7万人;北宁省安丰县安丰工业区的三星电子厂区占地156万平米、雇工10万人;河内市黄梅郡的三星电子研发中心雇用2000名工程师。珠江东岸有不少企业老板反映,我现在不是很想去越南,但是不得不去,因为苹果、三星电子要求我去。

1.png

印度抬高ICT产品贸易壁垒。印度现在也重视发展制造业。2017年4月,印度政府大幅调整手机配件进口关税,手机充电器、电池和耳机的半散装件进口关税为零,作为手机配件一体入关的成品为12.5%,而成品单独入境税费则高达29.44%。从2017年12月开始,印度政府将网通设备、智能手机的基本关税从10%提升到了15%,2018年2月又上升至20%,4月份开始对包括电路板、摄像头模块、连接器在内的电子元器件征收10%的关税。

二、珠江东岸ICT产业集群的裂解重组

为什么珠江东岸能够崛起全球最强大的ICT产业集群?

王识歧分析认为首要因素是毗邻香港自由港。因为香港是自由港,依靠深港电子元器件水客的蚂蚁搬家,珠江东岸创业初期的ICT企业冲破了《瓦森纳协定》对中国高端电子元器件的封锁以及边境高关税壁垒。另外一个重要因素还是与香港有关。港商上世纪80年代在珠江东岸投资的企业有很多是做手表、塑胶制品、金属制品的企业,当然这些企业现在都倒闭或外迁了,但是他们为珠江东岸ICT产业培养了一批熟练工人。比如做手表玻璃的,改行做了手机屏;做塑胶制品的,改行做了功能手机组件;做金属制品的,改行做了网通设备或智能手机组件。芯片制造不是形成ICT产业集群的关键因素,例如中国芯片制造主要在长三角,ICT产品制造主要在珠江东岸;越南芯片制造主要在胡志明市,ICT产品制造主要在河太北成长三角。深圳ICT产业的起步,缘于毗邻香港地理区位+深港电子元器件水客+武汉工程师+衡阳技工+全国打工妹的奇妙组合。

现在情势发生了很大变化,珠江东岸ICT产业集群开始裂解重组,表现在:

三星电子、富士康转进越南的连带效应。为什么越南的ICT产业集群会落在以河内内排国际机场为中心的河太北成长三角(包括河内市东北部、永福省东部、太原省南部、北宁省全部和北江省西部)?是因为那个区域原来是越南军事工业最发达的地方,越南统一以后“军转民”变成了金属制品业,而且还有很多中专技校开设了金属制品相关专业,培养了大批擅做网通设备和智能手机组件的技工。另外是离中国边境距离近,关键组件和高工艺组件可以从珠江东岸采购,每天至少有100台大货柜车从珠江东岸走陆路运货去河太北成长三角。河太北成长三角的ICT龙头企业主要有三星电子、富士康、HMD(运营诺基亚手机)和仁宝(代工苹果)。珠江东岸三星电子、苹果、富士康的供应商立讯精密、领益制造、蓝思科技、伯恩光学、美盈森、裕同、瑞声、新东升、歌尔、神光、凯世帝、星电、瀛通、德赛电池、世一、富电电子、阿富特、凯赫威、富来电子已将部分产能转至越南河太北成长三角。

三星电子、富士康、步步高系转进印度的连带效应。北印度乔达摩菩提那加尔县(包括诺伊达、大诺伊达两个节点城市)的ICT龙头企业主要有三星电子、步步高系、传音。南印度班加罗尔—钦奈走廊(包括班加罗尔、蒂鲁帕蒂、斯里城、钦奈四个节点城市)的ICT龙头企业主要有华为、富士康、纬创(代工苹果)。珠江东岸三星电子、富士康、步步高系、传音、小米的供应商欣旺达、长盈精密、智慧海派、欧菲光、领益智造、裕同、合力泰、瀛通、财富之舟、龙旗已将部分产能转至印度的上述两个区域。

2.png

深圳大都市区中心地带“曼哈顿化”和华为母厂迁往松山湖的连带效应。现在有一种论调,就是深圳应该退出制造业。其理由是对标纽约、东京。但是深圳本部有1997平方公里,纽约才784平方公里,东京(扣除远离本土100公里以外的岛部)才1787平方公里。纽约退出制造业没错,纽约现在制造业占GDP的比重大概是8%,但是纽约市北边的威彻斯特县经济主要是工业。在行政区划上,深圳是一座城市;在经济地理学意义上,深圳是由五个城市组成的城市集合体。深圳应该对标的是“纽约市+威彻斯特县”(土地面积合计1898平方公里)和“东京都(扣除远海岛屿)+川崎市+相模原市”(土地面积合计2012平方公里),严谨的学者会在这个尺度下谈深圳制造业的去留。

在这种去工业化的论调下,深圳大都市区中心地带的“曼哈顿化”把很多ICT企业赶走了。这些企业往哪里搬?就是往深莞惠成长三角这个范围里去。华为、富士康、步步高系、传音、普联、TCL、三星电子都已经在这个区域内,它们以及苹果、中兴产业链上的企业都在往这个区域转移集聚。如兴飞科技将主要产能从宝安区大空港迁往博罗县,村田电子将主要产能从坪山区迁往石排镇,长盈精密将主要产能从宝安区大空港迁往松山湖,长城开发将主要产能从福田区迁往虎门镇。

 gaitubao_FkZtIulwy-uz5_znql2n17HheNmU.png

三、国内ICT产业链的空间布局重组

过去十年,在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产业梯度转移浪潮中,珠江东岸的很多ICT产业链上企业全国各地乱转,哪个地方要素成本便宜就去里。但是三年前,全球兴起了制造业短链革命,去年风吹进中国大陆国内ICT及周边产业的相关企业在华为四大工厂(东莞、上海、廊坊、西安)和武汉光谷的吸引下,向深莞惠成长三角、苏沪嘉中片区、京津走廊、西安市西南部、武汉市东南部转移集聚。这五个地方恰好是中国本部(内地十八省)的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例如富士康将手机组件生产线由郑州迁往武汉,大宇精雕将手机制造设备生产线由赣州迁回深圳,另外还有一些企业正在奔回深圳的路上。

部分ICT产能回归珠江东岸的原因一是ICT产业链上的供应商要贴近大客户,小批量多批次生产,共同研发、共同测试;二是部分企业转移到越南、印度,需从国内采购关键组件、高工艺组件和制造设备,珠江东岸相较国内其它地区具有跨国物流优势。

四、对深圳2020年经济的影响(略) 

五、越南河太北成长三角的灿烂前景

河太北成长三角正在重复珠江东岸的昨日故事,十年之内ICT产能达到与深莞惠成长三角同等规模是毫无悬念的事情。原因在于:

一是越南在中美两个经济体系之间做“骑墙派”。一方面越南政府要求三星电子把中国的供应商拉到越南生产,要求小米、欧珀在越南销售的手机实现越南制造,另一方面美国政府也要求中国的美资企业转到越南去发展。二是越南作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成员,与日本、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消除了潜在的ICT产品贸易壁垒。三是越南与欧盟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消除了潜在的ICT产品贸易壁垒。四是越南与印度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ICT组件出口到印度零关税。五是河太北成长三角经济水平比深莞惠成长三角落后10-12年,但劳动力的心理状态比深莞惠成长三角滞后18-20年。珠江东岸1999年的打工青年普遍会将部分工资寄给父母,2009年的打工青年普遍既不向父母寄钱也不向父母要钱,现在的打工青年普遍向父母索要生活费或婚房费。河太北成长三角现在的经济水平与2009年的深莞惠成长三角大致相当,但河太北成长三角的打工青年普遍都给父母寄钱,就凭这一点,他们的劳动力素质再过十年可能会整体高过我们。

六、深圳应对ICT产业变局的新策略

就应对全球ICT产业变局的策略,王识歧提出了三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建议:

一是稳固ICT产业,拓展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产业。ICT产业的国内市场是无须担忧的,因为根据WTO规则,中国可以采取安全例外措施,以保护基本国家安全利益或处于国际关系中的其他紧急情况下为由,实施知识产权强制许可。珠江东岸目前只有一个万亿级产业,即ICT产业;未来会出现第二个万亿级产业,非AIoT产业莫属。深圳应该在深莞惠成长三角范围内为ICT产业提供发展空间,重点安排ICT关键组件、高工艺组件和制造设备项目;在深惠发展弧范围内为AIoT产业提供发展空间,重点安排人工智能、数字分身、车联网、智慧城市、智能穿戴、传感器和机器视觉项目。

二是顺应经济发展规律,调整片区产业主题。深圳现有17个重点区域中,只有少数几个还定位发展制造业,去工业化的速度太快了。按照联合国、美国、德国的统计标准,全球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硅谷和欧洲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慕尼黑地区2017年的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均在27%左右,而在同样统计标准下深圳2018年的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仅为25%。深圳最大的隐忧是存在着整个社会被房地产商绑架的风险,房地产商的代言人只说东京的居住用地占比是55%,深圳的居住用地占比是23%,闭口不提东京的住宅平均2.7层,深圳的住宅平均8层以上,而且深圳工业园区的建筑面积中有25%是宿舍。应该缩小平湖金融与现代服务业基地覆盖范围,以匀出地块和山厦工业区、辅城坳工业区为主体新设深圳北部ICT产业基地;同时将国际低碳城丁山河以东片区划为坪地电子元器件产业基地,适时调出国际低碳城规划范围。

三是争取设立麒麟银行,预防美国金融制裁。美国将来可能会针对向华为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实施金融制裁,就像去年因渣打银行与伊朗客户交易而向其开具11亿美元的罚单一样。深圳应该未雨绸缪,设立一家不加入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和CHIPS(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使用人民币和欧元进行交易的商业银行,专为华为及其供应商、客户提供金融服务。具体运作模式可参照为中国与伊朗以石油为主的双边贸易专设的昆仑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