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 文章

吴振宇:宏观调控下经济运行中的新问题和潜在问题

作者: 吴振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第二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发布日期:2004-08-24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一、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大幅下滑,GDP增长的环比折年率仅为2.3%

今年二季度我国GDP累计同比增长9.7%,当季同比增长9.6%。与一季度9.7%相比,二季度增长速度在同比层面上看似乎没有出现很大的波动。但采用季节调整等计量手段估算二季度GDP环比增长率,结果显示下半年经济走势必须引起充分警惕。

我国不公布GDP的环比增长率,利用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估算显示,剔除季节因素后今年二季度GDP环比增长速度仅0.55%,折算为年增长率为2.2%,而此前三个季度(去年三、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GDP环比增长率分别为:3.1%、1.9%和3.7%,折成年增长率分别为13%、7.8%和15.6%,平均为12.1%。今年二季度短短三个月时间,经济增长从前三个季度环比平均高达12.1%的速度下降到2.2%,说明一方面宏观调控取得了明显成效另一方面二季度增长速度下降势头确实过猛,负面影响不得不防。这也是海外人士不断担忧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原因之一。受非典影响去年二季度环比增长速度仅为0.68%,折成年增长率约为2.7%,即今年二季度经济增长下降程度与去年非典时期接近。也正是由于去年较低的基数,使今年二季度GDP增速在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仍保持了9.6%的同比增长速度。

今年二季度GDP同比增长如此之高的错觉是由于“同比增长率”这一统计指标所固有的特点引起的。由于季度和月度的同比增长率指标包含了许多附加信息,所以这类指标往往不能及时、正确地反映经济的最近走势。例如,今年二季度GDP累计同比增长率反映的是去年第三季度以来GDP的增长情况,包含了去年三、四季度和今年一、二季度GDP增长的全部信息。今年第二季度的GDP增长即使大幅度下滑,由于受前三个季度累计高增长的影响,在同比数据上这一波动也很难得到充分反映。即便是采用当季同比值,由于是与三个季度前的基数值进行比较,仍不足以正确、及时地反映当前的经济走势。此中道理就象今年6月份消费物价指数同比增长率高达5%,但是细分析,与5月份相比,6月份消费物价实际上是下降的。正是由于上述原因,欧美一些发达国家在观察经济短期波动或者说在对经济走势进行宏观调控时,更注重使用环比增长率。所以,我们今后在分析经济形势,进行宏观调控时,应更加关注经济环比增长指标。

二季度GDP环比增长速度下降较快是因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和工业增加值增长下降较快造成的。据测算,二季度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和工业增加值环比基本为零增长,这就决定了GDP环比增长速度必然会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

6月份当月数据显示,与4、5月相比,经济增长出现回暖迹象。6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在连续三个月环比负增长后开始正增长,工业增加值也由环比负增长或零增长转变为正增长,商品零售总额仍保持较为稳定的增长态势。今年后五个月只要宏观调控力度适中,坚持“区别对侍,有保有压”的方针;央行灵活掌握信贷计划指标,并通过采取一定的措施,确保有市场、有效益企业的正常流动资金需求,纠正商业银行对拟建、在建项目一律叫停的简单做法等,后两个季度GDP环比增长速度能恢复到2%以上,全年GDP增长速度仍有望达到9%左右,消费物价指数仍能控制在我们年初预测的3-4%的水平。

二、 紧缩政策下中长期贷款仍维持高增长,预示固定资产投资可能随时反弹。

中长期贷款是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它的变化情况往往反映或预示着固定资产投资的变动情况。虽然二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降很快,但中长期贷款的同比增速仍然较高,这说明企业扩张的愿望依然较强,也说明固定资产投资的资金供给“收而未紧”。这一情况预示固定资产投资反弹的可能性很大。

上半年各月中长期货款余额的同比增速平均接近30%,比全部贷款的同比增速大约高10个百分点;中长期贷款增长过快使其在整个贷款余额中的比例持续上升,1999年年底中长期贷款占贷款余额的比例为25.6%,2002年这一数字上升到37%,今年6月底这一数字更高达40.5%。今年4、5月份,新增贷款中的中长期贷款的比例更是高达63%和73%。虽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3月份的47.8%下降到6月未的31%,在一个季度内下降了约17个百分点,但从中长期贷款的增长情况看固定资产投资的资金供给仍然是宽松的。

土地审批和资金供给可以看作是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膨胀的两根缰绳。上半年依靠土地审批控制和其他行政手段,中央政府在短时间内就将急剧扩张的固定资产投资控制往了。由于在行政措施控制下的企业的扩张冲动并不会很快消失,所以中长期贷款的增幅下降并不明显。在前几个月固定资产投资环比零增长或负增长的情况下,中长期贷款依然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这必然使企业资金更加充裕,在投资惯性和新贷资金的利息压力下企业会寻找机会尽快实现投资。

为了稳定宏观调控的成果,避免经济大起大落,下半年宏观调控应该更多的依靠经济手段。其中,调整贷款期限结构应该成为下半年宏观调控的主要着力点。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共增加1.43万亿,同比少增3501亿元,期中短期贷款增加5441亿元,同比少增1684亿元;而中长期贷款增加7331亿元,同比多增738亿元。由此看来,上半年贷款收缩主要影响的是短期贷款,尤其是中小企业的流动资金贷款。贷款收缩结构偏离了宏观调控的目标,并给经济运行带来许多不良影响。下半年,如果能对贷款结构进行调整,一方面能进一步稳定宏观调控的成果,另一方面能够为企业提供充分的流动资金,此外调整贷款结构还有助于改进商业银行信贷的期限结构,可以产生一举多得的效果。

三、季节因素是5、6月消费价格指数环比负增长的主要原因,消费物价上涨势头未发生根本性改变

今年二季度,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增速较高引起大家广泛关注。4、5和6月份,消费价格指数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8%、4.4%和5.0%,上涨幅度较大。可是,如果我们分析这三个月的环比增长速度又会发现CPI指数在二季度呈现下降势头。在4月份环比增速上升0.5个百分点后,5、6月的环比增速分别为下降了0.1和0.7个百分点。由于环比值能够更加清楚的反映经济动态,所以看起来CPI指数的涨势已经逆转,消费物价的上涨压力得到缓解。但是,据我们测算最近两个月CPI指数环比下降更多是季节因素在起作用,CPI上涨的势头没有發生根本性改变。

利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CPI环比数据与历史同比数据,我们估算出了CPI的定基值,通过对该值进行季节调整后估算出今年二季度三个月CPI的环比增幅分别为:0.4%、0.5%和0.6%。可以看到二季度CPI指数仍缓慢上涨。由于在季节调整上的方法较多,为了避免因季节调整而带来错误的判断,我们直接分析CPI定基值在各月的变化情况。通过对1995年以来有关数据的分析,我们看到每年5月份CPI环比增长率平均下降0.4个百分点,6月份平均下降1.1个百分点。而今年5月份CPI环比下降了0.1个百分点,6月份仅下降了0.7个百分点,这证实5、6两月CPI剔除季节因素的环比仍是上涨的。对消费物价,我们仍需要仔细观察,不能认为上涨的趋势已经逆转。从本轮消费物价上涨的特点和季节特征来看,CPI同比增长率将在三季度未达到最高值,可能在6%左右,此后将会以较快的速度下降,预计全年涨幅在3-4%之间。

来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04年8月24日,http://www.drc.gov.cn/zjsd/20101118/4-4-286717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