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宏观经济 > 文章

罗雨泽:高质量推进园区建设,强化双循环国际合作支点

作者: 罗雨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 发布日期:2021-02-15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的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美国大选一波三折,中国提出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及西太平洋签署的全球最大自贸协定RCEP为世界所关注。正如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要求我们,应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经济全球化仍是大势所趋,但路径和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需要变中求稳、稳中求进,安全、互利、高效地开展国际合作。经贸园区,作为经济大海中的“航空母舰”,有望成为我们积极稳妥推进互利共赢国际合作的重要载体和抓手。

经贸园区是企业发展集聚地,与单个企业相比至少具有三大优势:一是具有规模经济,大家可以共用基础设施和分享公共服务,分担成本、分散风险,节省资源并且便于集中管理。二是具有范围经济,可以通过处于不同领域、不同环节的企业集聚,形成完善的产业配套,既有利于以较低成本形成更丰富的产品组合,又有利于开拓市场。三是具有聚变经济,通过知识外溢、思想碰撞催生新知识,促进技术创新、产品创新和管理创新等加速。国际园区拥有更多优势,就像母国和东道国一起孕育的孩子,继承了双方的基因,它对母国企业而言可以营造一个相对熟悉的局部营商环境,对东道国而言,可以打包招商、系统移植投资母国的各种资源和发展经验。当然,这是以相关方保持友好稳定国际关系为前提的。

经贸园区是更易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功能平台,应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指导园区转型升级。园区创新发展,需要抢抓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充分利用信息技术、大数据技术、智能技术等,提升园区项目的技术含量和园区管理的现代化水平。园区协调发展,需要与东道国经济发展阶段相一致,与东道国产业发展需要相一致,与周边城区发展水平相一致,既要前瞻谋划,又不能一味求高求新,注重性价比、适用性。园区绿色发展,必须考虑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遵从较高的环保标准,做到可持续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园区开放发展,对境外园区尤其重要,它本来就是国际经贸园区的发展基因,母国和东道国需要合力创造贸易、投资、人员、资金、数据等要素便捷流动的条件,并通过实施金融信贷、给予用地支持和签署避免双重征税协议等方式,为园区发展营建宽松优越的环境。母国需要多规范,使对外投资的企业符合当地的法律法规、风俗习惯;东道国需要多包容,给予特殊优惠政策或国民待遇的同时,文化上也要给予宽容理解。园区共享发展,园区建设不是经济社会孤岛,必须当好社会公民,树立正确的社区理念和价值观,在促进和贡献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营建友善和谐的社会环境。这五个方面构成有机统一体,既不能过度强调某些方面而忽略其余,也不能没有优先次序、平均用力,需要结合实际情况、实际需要进行权衡取舍、综合统筹。

经贸园区是复杂经济系统的一个子系统,需要协同多层级管理。分为三个层面,一是园区层面,管委会需要选择科学的管理模式,第一种是作为政府派出机构,经济区与行政区合一。第二种是市场化模式,由企业自主开发、自主管理。第三种是政府与企业混合模式,两者有所分工。对于这三种基本模式,政府和市场发挥作用的边界不同,各有优缺点,适应于不同政府体制、发展阶段和商业环境。二是国家层面,需要在授权和规范之间做好平衡,园区既然是企业密集区,主要承载的是经济发展和商业活动功能,需要赋予特殊的政策、实施特殊的管理。与此同时,它又是经济系统的一部分,需要考虑整体空间布局和区域发展协调。我们国家已建立大量的、各种类型的经济园区,国家层面需要考虑整体布局优化,园区需要探索差异化错位发展、特色发展,具体的政策需要因区施策,进一步提高政策的针对性。三是国际层面,目前的园区多已国际化,国家之间需要加强政策沟通,增强政策协同,共同探讨相关国政府所应遵循的国际规则,通过制度构建减少国家关系波动对园区互利共赢发展产生的不良影响,确保国际产业安全合作。

面向未来,三大要素决定园区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一是不平衡性继续存在且有加剧态势。如世界资源分布的不平衡、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技术进步的不平衡都需要加强国际合作。二是变中求稳的需要。面对世界动荡和不确定性上升,需要为企业营造一个相对稳定的局部环境。三是实现集约化发展的要求。应对气候变化成为广泛共识,生态环保的要求不断提高,微观经济活动更加重视集约化,园区能够很好地满足这一需要。

各国需要更加重视园区合作,共同打造好互利共赢的开放合作平台,使其成为内外循环衔接的重要节点,甚至是关键枢纽。各国需要加强沟通,推进园区制度化建设,完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原则规则,实现相关方优势更好地结合。各国需要更加重视园区发展模式创新,顺应宏观环境和技术趋势的变化,在加强规范的同时,赋予更大的探索自主权。

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建议》提出,于国内改革,中国将继续完善自由贸易试验区布局,赋予其更大改革自主权,稳步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建设对外开放新高地。于国际合作,中国将继续推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秉持绿色、开放、廉洁理念,深化务实合作,促进共同发展,继续推进战略、规划、机制对接,加强政策、规则、标准联通。由此可见,我们已对新一轮园区开放创新探索作出部署,“一带一路”下一步合作有了更加明确的方向,RCEP的成功签署也带来重大利好,园区发展迎来新的机遇。

将园区作为衔接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节点枢纽,将园区作为“一带一路”产能合作和高质量共建的重要抓手,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共赢基本原则,凝聚共识,汇聚合力,协力打造运行高效、安全稳定的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合作网络,必将成功开拓国家经济循环和国际经贸合作的新局面。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发表时间:2020年1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