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社会 人口就业 > 文章

原新:世界人口负增长的趋势展望与影响应对

作者: 原新,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发布日期:2021-07-2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世界人口负增长何以在本世纪开启

在科技迅速发展和生活质量改善的条件下,未来死亡率水平和潜在模式相对稳定,死亡率水平趋同是世界人口发展的基本共识,因此华盛顿大学与联合国人口预测方案关于死亡率水平的假设基本一致。但关于生育率水平的假设却不相同,华盛顿大学假设的总和生育率均低于联合国相应水平,华盛顿大学认为世界人口总和生育率将在2034年实现更替水平,联合国则认为是在2065-2070年,这是华盛顿大学得出“世界人口即将在2065年开始负增长”预测结论的主因。

世界人口负增长的基本特征

1.人口年龄结构加速老化

少儿人口和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先增后减,占总人口比重持续下降。世界0-14岁少儿人口从2018年19.9亿人,持续增至2024年,达到20.1亿人峰值,之后缩减,2050年减至18.1亿人,2100年为12.5亿人。少儿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一路下行,2018年为25.7%,到2050年降至19.0%,2100年为14.2%。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从2018年47.3亿人持续增至2057年,达到60亿人峰值,之后缩减,2100年减至46.2亿人。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持续下行,从2018年61.2%降至2050年58.5%,2100年为52.5%。

老年人口和高龄人口数量持续增加,人口老龄化和高龄化程度加剧。2018年,世界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0.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为13.1%;2043年,比重达到20.3%,迈入深度老龄社会,届时老年人口18.9亿人;2082年,比重达到30.1%,进入超级老龄社会,届时老年人口为28.5亿人,较深度老龄社会增加近10亿;本世纪末,老年人口超过29.2亿人,老年人口规模随总人口规模下降而略减,但占总人口比重依然攀高在33%左右。2018年,世界80岁及以上高龄老年人口为1.45亿人,占老年人口比重为14.4%,占总人口比重为1.9%;2046年,老年人口中的高龄老年人口占比首次超过20%,达到4.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为4.3%;2100年,高龄老年人口为8.7亿人,在老年人口中占比接近30%,在总人口中占比为9.9%。

2.区域和国别人口发展不均衡

欧洲和东亚地区走在人口负增长的前列,南亚和东南亚地区陆续跟随,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中亚地区在本世纪末之前仍快速增长。在2065年世界整体步入人口负增长时代之前,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文莱、日本、新加坡、韩国、西欧国家、北欧国家、阿根廷、智利、乌拉圭等组成的高收入国家队伍或从2042年开始人口负增长;中欧和东欧地区在预测起始年之前已出现人口负增长;东亚、南亚、东南亚、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北非和中东、大洋洲地区分别从2025年、2050年、2053年、2056年、2085年、2097年开始人口负增长;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中亚地区将是21世纪世界人口增量的主要来源地。

人口大国数量持续增加,但有进有出。人口总数超过1亿人的人口大国,2018年为13个,人口合计48.2亿人,占全球人口的62.4%;2050年增至18个,人口合计61.6亿人,占全球人口的64.5%;2100年增至21个,人口合计57.4亿人,比2050年有所减少,但占全球人口比重升至65.3%。新增国家主要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北非和中东地区,相较2018年,2050年多出的5个人口大国,刚果(金)和坦桑尼亚属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埃及属于北非地区,土耳其属于中东地区,仅越南属于亚洲地区;相较2050年,2100年多出的6个人口大国,尼日尔、乍得、乌干达和马达加斯加属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阿富汗和伊拉克属于中东地区。部分亚洲国家退出人口过亿大国队伍,相较2050年,2100年退出的3个国家(孟加拉国、越南和日本),全部属于亚洲地区。

预测期内88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呈现减少态势,107个呈现增加态势。总人口降幅超过50%以上的国家和地区有23个,多数位于东欧、西欧、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少数位于东亚和东南亚地区;降幅低于50%的国家和地区有65个,多数位于欧洲、东亚、南亚、东南亚地区。升幅在50%以上的国家和地区有61个,多数分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亚、北非和中东地区;升幅不足50%的国家和地区有46个,少数为发达国家,多数来自中东和非洲地区。总体而言,人口减少的国家和地区中,仅6国位于非洲地区;人口增加的国家和地区中,仅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美国、英国、爱尔兰、挪威、瑞典、丹麦等10余个发达国家,其余主要为非洲国家和地区以及中亚五国。

3.人口与经济发展关系差异化

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持续下降,2023年降至9.19亿人,规模退居世界第二;2077年降至4.41亿人,退居世界第三;2100年降至3.44亿人,仍居世界第三。印度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先增后减,2023年达到9.37亿人,超过中国,居世界第一;2041年达到10.62亿人峰值,此后转降;2100年降至5.52亿人,但仍保持世界第一。尼日利亚的劳动年龄人口持续加速增长,在2040年之前将赶超美国、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巴西等,位列世界第三;本世纪后半叶爆发强劲增势,2077年达到4.44亿人,赶超中国,升至世界第二。美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变动温和,2018年为1.94亿人,2036-2062年保持在2亿人以上,本世纪后半叶虽然出现下降,但到2100年仍高达1.77亿人。

世界人口负增长的主要影响

1.人口负增长与人口老龄化相伴生

联合国预测认为,人类社会将在2045年跨入深度老龄社会,但21世纪末仍未进入超级老龄社会;华盛顿大学预测认为,人类社会将在2043年跨入深度老龄社会,在2082年迈入超级老龄社会。日益提速的人口老龄化推动人口结构变迁,劳动年龄人口表征的劳动力资源提前缩减,技术进步面临双向挤压且紧迫性增强,社会保障可持续性问题突显。

2.人口负增长与低生育率陷阱相叠加

根据华盛顿大学参考方案,56个国家和地区的总和生育率在21世纪上半叶已开始低于1.5,并将持续到21世纪末;中欧、高收入亚太和东亚地区的总和生育率亦从21世纪上半叶开始低于1.5,从国别和区域视角显露低生育率陷阱风险,人口规模较小且无外来人口流入的小型国家,人口负增长时代面临着严峻的国家人口安全问题。

3.人口负增长与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相制约

总量变迁视角下,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地球承载人口数量相对减少,可能有利于实现人口与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个体消费升级视角下,个体对资源和环境的占用性增强,在技术进步不能完全适应人口负增长时代到来时,若仍未及时开发高替代性的新能源,仍未实现劳动生产率的大幅提升,可能导致人均资源需求和消费不断增加。

积极应对世界人口负增长形势

1.积极应对人口负增长时代的老龄社会问题

充分认识到老龄社会问题的本质是经济问题。“积极应对老龄社会问题”应上升到全球共识,通过技术进步和激励创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推动女性平等事业,实施延迟退休制度,开发性别和老年人力资本红利,推动劳动参与率向劳动生产率转型,激活人口质量红利;优化移民机制,调整劳动力空间结构,开发资源型和资本型人口红利。

充分认识到老年人问题的本质是民生问题。构建养老、医疗和长期照护保险的制度支柱,把适老化从传统的老年宜居建筑和住宅建设维度,拓展到老龄社会的环境适老化建构维度,包括硬环境和软环境层面。

2.分类实施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家庭计划政策

低生育率水平的国家和地区要采取促进人口增长的广义家庭计划政策,及时修复生育率水平,提供生殖健康咨询和技术指导,构建妇幼保健服务体系,让民众“生得出”;完善生育休假制度,消除生育对女性职业发展的负面影响,减轻生育行为带来的家庭收入波动,让民众“生得起”;完善抚幼和抚育设施,进行税收减免,让民众“养得好”。生育率水平较高的国家和地区要及时采取实现适度生育水平的家庭计划政策。

3.全面推动人口与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突破数量规模框架,从结构视角诠释环境人口容量、适度人口规模和最优人口规模等概念;以创新驱动技术研发,加大对可再生和清洁能源的投资,优化能源消费结构;根据人口需求格局变化,加强资源开发和环境保护方面的国际制度性合作。

来源:人口青专会公众号,https://mp.weixin.qq.com/s/bgI_Et4a8V-UmwWPwrbEMg 发表时间:2021年5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