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经济 产业企业 > 文章

廖群:疫情难撼我国的全球产业链主导地位

作者: 廖群,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发布日期:2020-03-27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以下简称为疫情)对我国经济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 尤其是导致企业大规模长时间停工停产,不仅阻碍了大量的国内市场供给,也切断了很多出口产品的全球供应。鉴于我国是“世界工厂”,在全球产业链中佔有主导性地位,这对全球产业链造成了重大冲击,从而引发了市场关于全球厂家及投资者从我国市场撤出,进而动摇甚至摧毁我国全球产业链主导地位的担忧。

这一担忧逻辑上不无道理,何况疫情前若干年就有企业由于成本问题从我国迁出至海外的现象。但是,仔细分析起来,担忧并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

应该认识到,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主导地位是现阶段我国经济综合优势的必然结果,不是一、两个单项因素所决定的,更不是一时的碰巧偶然,所以不会被疫情这样一个虽然是特大灾难但毕竟是单个事件且是暂时现象所动摇,更别说是摧毁了。

决定我国全球产业链主导地位的综合优势包括一系列的经济、人文与社会因素。首先是劳动力成本。产业是由产业工人建设的,产业工人的成本是产业运行的最重要成本, 进而是决定产业发展的关键性供给因素。去年我国的人均GDP已破1万美元,但与发达经济体平均比起来只是四分之一; 我国与发达经济体产业工人的成本之差应该也是这个比例, 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我国相对于发达经济体在全球产业链中的成本优势。第二是劳动力素质。我国产业工人的素质,从教育训练水平、学习能力、主动性、韧性、勤奋、吃苦、守纪各个方面衡量,与发展中国家相比是全面超越,与发达国家相比,除第一项教育训练水平外也是全面超越。这大大抵消了我国相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成本劣势,而又显着增强了相对于发达国家的成本优势。以上两大优势是我国得以确立全球产业链主导地位的根本性原因。第三是规模效应。不难理解,规模效应使得产业发展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效益更好,从而吸引更多的全球厂商使用和购买具规模效应的产品和服务。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佔全球GDP17%)和第一大製造商(佔全球製造业31%),具有全球最大的产业规模进而规模效应,自然进一步增强其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主导地位。第四是需求强势。应该看到,我国不但是全球产业链的主要供给方,同时也是主要需求方,即产业链产品的主要消费市场。数据显示,在20个主要行业中,我国有17个行业的销售额在全球销售额中佔比超过20%。以信息电子行业为例,我国的手机、电动车、半导体销售量分别佔全球销量的40%、64%和46%。产品当然喜欢流向离最终消费者最近的地方,这就加重了我国全球产业链主导者的角色。第五是产业发展环境优势,包括经济增长虽告别了高速而步入中高速,但仍为全球最快速之一;基础设施及物流系统的规模与质量全球领先;产业政策独特而有效;外贸环境已充分自由,外资政策持续完善;企业治理水平不断提升等。所有这些因素使得我国的产业发展环境不仅大大超越了发展中国家,而且整体而言优于发达国家,进一步促成了我国的全球产业链主导地位。

理解了上述综合优势后,就不难认识到,这次的肺炎疫情是不可能改变我国全球产业链中主导地位的。此次疫情的严重程度的确是百年不遇,但就对经济的影响而言,主要取决于疫情的持续时间。疫情持续时,抗疫措施不撤除,人们不能外出消费,工厂不能开工,经济就继续下滑。但如果疫情平息了,抗疫措施得以撤除,人们就外出消费,而且很可能是报復性地消费;工厂就復工,而且很可能是追赶性地復工,则经济就反弹,而且很可能是强劲地反弹。我国疫情3月份已基本平息,则其对经济的影响主要在1季度,特别是2月份。那麽就设身处地地想想,了解上述我国综合优势的厂家,包括海外与国内的,会轻易地因为如此的疫情就决定迁出我国市场吗?在当今全球化时代,现代化厂家都高度依赖全球产业链, 那么迁出我国后去哪裡寻找产业链替代呢? 哪个国家有能力替代呢 ? 现在疫情已是全球“大流行”,其他主要经济体正受疫情恶化困扰,我国反而成了疫情最快平息的地方,那麽因疫情迁出我国而去疫情肆虐的这些经济体吗?当然有人会说,越南、印度、印尼、柬埔寨等国家疫情较轻,又是这些年来我国企业外迁的主要目的地,可去这些国家。不错,一些企业在疫情前已外迁去了这些国家,可是该去的都去了;因为疫情再去的也有,但鉴于上述理由应该不多。实际上,对于过去10年来我国产业外迁去这些国家的迁出程度,市场的估计往往过高。要知道,在人们认为快速外迁的这10年,我国的製造业增加值与出口总额在全球的占比非但没有下降反而大幅上升,分别从17%和9%上升至31%和13%,说明外迁并未对我国的“世界工厂”和全球产业链主导者的地位形成大的挑战。数据还表明,2018年越南和印度的製造业增加值仅分别为我国的0.9%和9.9%,不到百分之一和十分之一,听起来都难以置信,但却是事实。所以现在担忧越南和印度抢去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主导地位是不是太早了呢?其他发展中国家就更不用提了。

同时,还应认识到,产业供应链有自我巩固与扩张的特性,即供应链一旦形成,会吸引更多的厂家加入,从而供应链进一步延长与夯实。产业链的主导地位也是如此,往往导致赢家通吃。这部分地是由于上面提到的规模效应,而对我国的主导地位而言又与市场对于我国经济增长前景的憧憬有关。既然预计我国经济将继续以中高速度增长,自然也期望我国在全球供应链中供需两端的份量都进一步增加,进而主导地位进一步增强。且今后是信息经济时代,信息技术将赋予产业链新的模式与生命力,而我国又在信息经济中领先全球,将更加巩固我国的产业链主导地位。

综上所述,此次的肺炎疫情将难以撼动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主导地位。当然,这不是说我国的全球产业链主导地位不会受到任何挑战或不会有任何变化。劳动力成本的确在上升,在产业链高端的佔据程度仍然不够,美国及一些西方国家对我国产业链主导地位抱有敌意,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在觊觎这一地位等等,都在形成挑战。这就要求我国进一步改革开放,同时坚持“发展是硬道理”,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并促进产业快速升级,从而战胜这些挑战。

来源: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http://www.chinacef.cn/index.php/index/article/article_id/6635 发表时间:2020年3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