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微信

订阅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智库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与实践 > 生态 生态文明 > 文章

曾贤刚:构建新时代生态经济学 建设新时代生态经济体系

作者: 曾贤刚,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发布日期:2020-09-19
  • 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 背景

生态经济学是一门研究生态经济活动和生态经济规律的学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生态经济学的创新发展必须更好地服务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目前,我国生态经济学创新发展的基础还比较薄弱,对重大生态环境问题的研究也不够深入,尚不能满足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因此,迫切需要构建新时代生态经济学,建设新时代生态经济体系。

2018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提出:“要加快构建生态文明体系,加快建立健全以生态价值观念为准则的生态文化体系,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的目标责任体系,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保障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以生态系统良性循环和环境风险有效防控为重点的生态安全体系。”这五个体系既是指导原则,也是方法论,进一步丰富了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也为生态经济体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画出了路线图。

新时代生态经济学,是以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运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生态学原理,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研究生态系统和经济系统所构成的复合系统的结构、功能、行为及其规律性的学科体系。随着我国进入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生态经济学在我国的地位日益凸显。

构建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必要性

构建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必要性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为了解决我国现实的生态环境问题。解决当代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是建设新时代生态经济体系的目的所在。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研究要坚持问题导向,解决具体的生态经济问题。否则,生态经济学就成了空中楼阁。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需要有能够正确对此加以解读的中国生态经济学——新时代生态经济学。

第二,这是由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决定的。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正确识别和处理社会主要矛盾,直接影响着新时代生态经济体系的发展方向。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为主线,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着力点是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质生态产品需要和生态产品供给的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第三,为了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生态系统的生态规律与经济系统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同时存在于生态经济系统之中。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国有资本属于全体人民共同所有,国有经济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对经济发展起主导作用。中国共产党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党领导人民发展经济,制定利国利民的长远规划。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是打破资本逐利性带来生态环境破坏的关键。

第四,是由新时代经济高质量发展决定的。为了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大力构建新时代生态经济体系。通过发展生态经济,降低经济发展的生态成本、资源成本和环境成本,提高各种资源的使用效率,建立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国民经济体系,减轻经济增长对资源环境的压力。

第五,是由中国的传统文化决定的。生态经济不仅有其物质基础和物质条件,同时也有其文化基础和条件。在文化的进化变迁过程中,产生了规范人们行为和思维模式的价值系统和道德秩序,并成为生态经济产生和发展的文化与伦理基础。因此,新时代生态经济体系必须放入中国的文化背景下去考察。在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蕴含着丰富的生态智慧,主要体现在“道法自然”“天人合一”“阴阳五行”“和合文化”等哲学理念上。这些传统文化的基本作用机制,将对新时代生态经济体系的构建产生重要影响。

构建新时代生态经济学需坚持的原则立场

当今中国正经历着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正处于经济转型的重要阶段,生态经济领域新问题、新矛盾层出不穷。这需要中国的生态经济学者以中国视角观察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实践,把握好“立足中国,放眼世界”这一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立场问题,提出具有自主性、创新性的新时代生态经济学。

笔者认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构建新时代生态经济体系奠定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不同国家在解决生态环境问题时往往会选择不同的道路,这是因为不同国家的生态资源禀赋、经济发展水平、制度背景、传统文化等不尽相同。中国生态环境治理道路,是既有别于西方的“先污染后治理”,又超越中国传统环保模式的绿色发展道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等理论的提出,体现了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理论自信。同时,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制度保障,包括实行生态补偿制度、建立生态绩效评价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等。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生态思想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历史产物,而中华文化是“中国实际”的重要组成部分。新时代生态经济体系既承袭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哲学思想,又吸收了马克思主义生态经济思想,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使命担当和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

在构建新时代生态经济学时,我们需要利用好四大资源:一是马克思主义的资源。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产物,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核心的生态经济理论是构建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思想指南。二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生态哲学思想资源,这是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宝贵财富。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经济实践,这是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创新基础。讲好中国故事需要形成新的理论概括、新的生态经济范畴并体现中国智慧,新时代生态经济的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不断创新和完善。四是国外哲学社会科学资源,这是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有益滋养。新时代生态经济学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的。在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前提下,应有选择地借鉴西方生态经济学理论。

构建自主创新的新时代生态经济理论体系,既要着力研究与解决中国自身生态经济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提出具有原创性质的理论观点,又要综合运用国内外各种生态经济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世界生态经济与可持续发展共同面临的重大问题,努力提出体现中国国情与中国智慧的生态经济学理论观点,给出解决人类生态环境问题和促进全球可持续发展的中国方案。只有这样,才能体现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原创性,才能真正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与中国风格的崭新的生态经济学。

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主要内容

新时代生态经济学必须从解决中国生态环境问题的实际出发,建立起有自己的概念、范畴、核心思想构成的系统性、科学性的理论体系。

第一部分是关于马克思主义生态思想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内容。新时代生态经济学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生态思想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生态文明思想是对可持续发展思想的超越。生态文明思想强调“五位一体”,即以“生态—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五维复合系统作为研究对象,在生态文明思想的指导下,统筹生态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之间的关系。“五位一体”的生态文明思想是研究生态经济规律和建立生态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又一次深化,进一步丰富和完善了我国生态经济学的理论体系,并为用新时代的生态经济理论指导实践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基础。

第二部分是关于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理论的内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生态环境是民生福祉”“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等是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当前需要对这些理论的提出、理论的思想内涵、理论的时代价值、这些理论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丰富和发展以及如何践行这些理论等进行深入阐释。

第三部分是关于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研究目标。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研究目标不仅要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而且强调生态环境是民生福祉。“生态环境就是民生”集中反映了习近平的生态民生观,这种“最公平”与“最普惠”性并非局限于“代内”共享,而是可以很好地实现“代际”共享;并非局限于国内民众共享,而是可以很好地实现全球共享。这部分研究内容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相关理论,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关这方面的思想和理论;另一方面是体现习近平生态民生观的生态服务均等化理论等。

第四部分是关于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的研究主体。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建立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首先,运用新时代生态经济学理论,结合其他相关理论,对生态产品市场、生态价值、生态产权等基本经济概念进行深入研究。当前对这些基本概念的理解比较混乱,只有在澄清这些概念的基础上才能对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进行逻辑清晰的系统研究。其次,对原材料类、环境容量类、舒适性类、生命支持性类等4类生态资源的产业化进行系统研究。同时,需要结合不同类型生态资源的特点对生态产业化的具体路径,如直接市场交易、政府生态购买、特许经营等进行深入研究。第三,对产业生态化进行研究,包括生态农业、生态工业和生态服务业的具体理论与实践等。

来源:《中国环境报》 发表时间:2020年8月7日